讓我的美國夢不僅僅是為我自己

從我的幸運數字八說起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日】(明慧記者徐菁編譯報導)這是一篇大法小弟子在申請著名的美國芝加哥大學時上交的作文。作文命題是:數字通常在小說、電影和人們生活中佔重要的意義。如果你能選擇一個包含了你生活中所有的重要事件的數字,那個數字是甚麼?為甚麼?這位小弟子的作文讓招生老師落淚,也讓芝加哥大學提前錄取該作者,並讚歎:「你就是我們需要的學生!」今天我們編譯出全文,與讀者分享。

幸運數字八

文/Elaine 陳

六月三十日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但是,這個日子既不是公假日,也不是人類登上月球或贏得戰爭的日子,甚至都不是可用微波爐加熱的意大利通心粉被發明出來的日子。然而,在一個微不足道的角度上,從這天起,一切都變了樣。這一天,我父母的美國夢實現了。我於六月三十日出生了。

在我出生的八年前,我的父親來到了美國;同時因為八在中國文化中是最幸運的數字,我集父母殷殷期盼於一身。數字八的圓滿與對稱預示著一個充實和平穩的生活,這也是我盡力給父母和我自己的生活。

但這個數字八還有另外重要的一面,這重要的一面是針對我自己的,它使得數字八的完美有了瑕疵。我已經有八年沒有回中國了,因為八年前中國政府發起了對我的信仰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法輪功是一項平和的修煉方式。如果我去中國,連我都有可能被中共拘留。但我現在安全地在此地,在美國。更重要的是,我所有的親屬目前都生活在中國,生活在一個群體滅絕的環境中。

我從小就聽父母講述他們在中國的生活以及他們在文革─中國式大屠殺─中所承受的政府的騷擾。我聽到過我的祖父母如何被迫跪在碎石上數小時並遭鞭撻的故事;我聽到過我的姨媽因為農機故障而斷臂的故事;我聽到過我的媽媽沒有足夠的食物,我的父親每天清晨光腳步行幾英里去上學的故事。同時我也聽過我的父母離開中國後找到自由的故事。我聽說了所有這些故事,但從沒有親身經歷過。

但我經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對法輪功的歧視直接影響到了我。這是對我的信仰、我的追求、我的價值和我的生活的攻擊。所以我要反擊。從中共把法輪功定為其敵人的那天起,我已花了無數的時間力圖糾正這一暴行。我參加過集會、遊行,給國會參眾兩院寫信,給報紙寫文章,發傳單,與多人交談,在請願書上簽名,在中國大使館外抗議等等。雖然我害怕在公眾面前講話,但我還是站在了中國駐芝加哥領事館門口,用高音喇叭告訴所有人中共的真相。我做的這一切不是為了我自己,我甚麼都不缺,我只是想把父母給我的一切回贈給中國人民。

我幾乎沒有付出就得到了許多。我的父母在中國生活貧困,來美時甚麼都沒有,只有身上的衣服,人生地不熟。他們只是為了我和我的弟弟有個更好的將來。我的義務不僅僅是要報答我的父母為我所做的一切,還要預付我所得到的生活─一個八年前在我出生前開始的生活。

現在,當我展望我的未來時,我情不自禁地更加擔心自己能為那些還在為自由的理念而爭鬥的人們做些甚麼。我的父母為我提供了我今天的生活,作為報答,我為他們提供一個更好的未來。八年後,我可能已開始了我生活中的另一篇章,但我希望能賦予他人如同我給予我父母的希望和充實。我的美國夢想不再是僅僅為了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