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中的五個堅持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我是七十四歲的老年婦女,有幸於一九九八年七月得法,隨師修煉八年多。為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我去北京天安門;用各種方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參加大法弟子的各種法會……雖然我曾多次遇到企圖迫害我的便衣特務,他們多次為我拍照,跟蹤,但每次都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正念正行,化險為夷平安回家。

修煉前,我十多種疾病纏身,在一九九六年及一九九八年先後兩次因突發心臟病送入醫院搶救。而我修煉大法僅十二天,一切症狀一掃而光。我在修煉的路上,久不久會遇到病業的情況,有時很嚴重,好像活不成了,但大法在心中,有師在,有法在,也都一一平安度過。

我比起許多精進的同修,還有許多差距。現僅把我點滴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切磋,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從修煉中體會到要真正做到:堅修大法緊隨師,就必須做到五個堅持。

一、堅持每天學好法,逐步做到溶於法中。八年多來不管在甚麼情況下,我都堅持學法。時間充裕就多學,時間少,困的眼睛睜不開也要背《論語》《洪吟》的詩句,讀幾段《轉法輪》。雖然我從修煉至今只通讀《轉法輪》三十三遍。於二零零六年約用了三個多月背了一遍《轉法輪》,背了一遍《洪吟》。師尊每次發表的新經文,也基本背下來,這就打下了修煉的基礎。

這樣就使自己遇事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如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去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我由於顧慮影響家人和工作單位所以一直沒去北京),七月初當我知道乘火車不用身份證,且可以當天回來。當時我愛人正住院準備出院,我感到師恩浩蕩,粉身碎骨也不足以報師恩!(當年的思想)我把所有證件留下,只帶數百元人民幣,幾件換洗衣服就買火車票北上。買不到去北京的車票就買去長沙的,在長沙去北京的車票只有站的,也買。買了幾張報紙準備坐地板,上火車後由於師尊呵護買到了臥鋪才睡了一覺。在天安門廣場我遇到便衣特務的查詢。說要帶我去公安部門,我一點都不怕,我想我來了為了證實大法死都不怕。我站起來準備跟他走,但他又改變主意對另一便衣說:「我懷疑她是法輪功。」我不吭聲。後來他們一直跟蹤我買火車票,上火車我擔心連累家人。後來是師尊點化:我留著做晚餐(買一個盒飯,分上下午吃)的兩大塊雞肉不見了!我悟到:「邪惡看不見我,不用怕。」睡覺時天目看到了三花聚頂的景象。下火車我就從容的鑽進最多人的出口,很快上了天橋,下了天橋就「打的」平安抵家。

二、堅持天天煉功,改變本體:八年多來,由於自己謹記師尊在《轉法輪》中講的:「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所以不管怎麼忙,怎麼累,消大業怎麼難受,我都堅持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或分兩、三次完成,只有數次少煉了兩、三套功法。

前幾年有時雙盤疼的很,有時為了把左腿搬上去搬了二十五分鐘,疼得眼淚都出來了也要堅持。每次我雙盤疼麻厲害,我就背師父經文:「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就這樣慢慢隨著業力的消除,心性的提高,一般我早上五時五十五分發正念,連著煉第五套功法也能煉一小時十五分至一小時二十五分。一般全球大法弟子發正念我能發十分鐘,近年來大多能雙盤腿發正念十五至二十五分鐘。

廣州規定六十五歲以上乘車才可以免費。我先後有幾次上車,司機要檢查我的老人證,不相信我可以免費。我乘車去買菜,有時可以提九斤菜和肉回家。原來我兩眼患白內障連報紙也難看見,現在很小的字也能看。這是大法的神奇,師恩的浩蕩!堅持煉功本體才能改變!

三、發好正念清除邪惡:自從明慧網週刊要求全球大法弟子同步發正念清除邪惡以來,我每天都堅持和全球大法弟子同步發正念;但有時太累深夜十二時發正念鬧鐘響了,把鈴按下又睡了,只有白天補上。有時太忙,一邊幹事情一邊發正念,但總是一心無法兩用,效果欠佳。這都是自己學法不深造成的。

近來隨著學法的深入,每次看到明慧週刊上報導大法弟子遭迫害而離世,迫害得家散人亡,邪惡指使病業奪去生命,及孤兒的悲慘情況,就十分悲痛,深感肩負責任重大,堅決做到全球四個正點雙盤發好正念清除邪惡,晚上八、九、十點也儘量做到多發正念。每次外出發真相資料前發正念清除干擾和破壞我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解體所有舊勢力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加持我的救度眾生的法器(真相資料)讓他發出神的光輝,吸引見到他的有緣人認真閱讀,並傳給親朋好友從而得救。在投寄真相資料信件,或要進入小區把資料投放於信箱時,如遇到有人或保安守門,我發正念:我是神,我要救度眾生,你看不見我。他們往往就離開或看別處,從而我順利投寄或順利進入小區投放。

有一次,給鄰居真相資料,她先生發現,多次警告我先生,揚言要去告發(和先生同單位),我每天為救這個人發幾次正念,不斷清除干擾和控制他的邪惡黑手爛鬼,讓他清醒,啟迪他的良知善念,讓他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他妻子在迫害前曾修煉數月,現從新修煉,他說:「在家煉不要緊。」而沒有再向我先生提出過此事。近數月我也為家人發正念,讓他們善待大法,逐步看清惡黨的真面目,我先生聽從我的意見,把惡黨發的保先資料叫我撕去底麵賣廢品。

四、利用一切機會智慧的去講清真相,洪法救度世人。自從惡黨迫害法輪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以來,我就認定是錯的。隨著時間的推移,學法的深入,層次的提高,我越來越堅信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偉大師尊不辭辛勞往高層次帶人,救度眾生。大法弟子按照宇宙的根本特性真、善、忍修煉,遇事為別人著想,遇到矛盾向內找自己的不足並改正,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是好人中的好人。

而惡黨夥同江氏邪惡集團造謠污衊,栽贓陷害執行江××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當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凶殘的群體滅絕政策,更令人震驚的是: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販賣牟取暴利。這些暴行比法西斯更殘暴。虐殺這麼多善良的好人,真是人神共憤,天地不容!天滅惡黨是必然的!但是它數十年的統治,無神論毒害了許多無辜的人。為了救人,不受惡黨迫害,我們就要利用一切機會,用各種方法智慧的去講清真相,傳《九評》,勸三退,洪法與救度世人!

數年來,我利用親朋好友來往、同學、同事、朋友聚會、外出辦事的機會,面對面講真相;發真相資料,發《九評》先後一千多人次。現在更是按不同對像的情況多次細緻的耐心講真相。

例如,有一個因惡黨迫害大法而放棄修煉的人,經我多年講真相,送真相資料,她最近醒悟過來,從新回到大法弟子隊伍並簽名退了黨。

最近碰到一個受惡黨文化毒害較深的人,我從惡黨的謊言入手,如:畝產六萬斤,虛報浮誇造成大飢荒,餓死幾千萬人!天安門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又謊稱沒死一個人;現在鎮壓法輪功……最後問他信不信神?信不信善惡有報?他雖說不信神,但終於舉例:文化大革命時某廠廠長違反規定成立紅衛兵砸寺廟,拿回許多金飾,自己偷貪了許多,不久就瘋了。確實善惡有報。

看到遇到那些不看真相資料,不聽講真相,甚至罵人的人,我心中真替他難過和惋惜。只有下決心盡力千方百計把這一神聖的使命做好。

五、不斷去執著,遇到矛盾向內心找,用大法歸正自己的言行,提高心性。

年紀大的同修差不多都或大或小受到病業的魔難迫害,能否闖過這些關,是能否提高心性,能否修成圓滿的關鍵。我曾遇到三次較大的病業魔難。

一次是有個當醫生的親戚來訪,替我先生量血壓後要替我量。出於人情我順從了,一量:上壓201,下壓110,這下壞了!他對我先生說:「她隨時會中風或心梗,要看病吃藥,但法輪功不吃藥。」當時兩人就硬逼著我吞下降壓藥。接著先生、女兒又逼我吃了兩次藥。三次吃藥時師尊都慈悲的點化我:不吃藥還好,甚麼症狀也無。每次吃藥後,我頭都疼得厲害,最後一次頭疼得幾乎要炸了。我想:「我是煉功人沒有病,這只是消業,很快會過去的。」我向先生說明情況拒絕吃藥。他跳起來拍桌子罵我:「你的身體不只是你的,你吃藥是對我和兒女負責……」我堅持煉功、學法、發正念,十多天後,一切又正常了。

以後我知道了,不管遇到大小的消業,我都設法保密,不讓家人知道。如有一次我上吐下瀉八、九次,我首先找出自己有漏讓邪惡鑽了空子,於是改正錯誤;雖然吃著白粥,渾身無力也照常堅持煉功、發正念、學法,做家務,幾天就恢復正常了。

又有一次遇到來取命的大魔難。我乘車去辦事,上車後還未站好,司機憎恨老年人乘車免費,影響收入,有意急剎,我立即倒頭撞到車前箱的鋼板上,當時暈了過去;一會兒醒來聽見兩個欲扶我起身的女子說:「很重,扶不起。」我想:「我是煉功人,我是大法弟子,沒事!」當即人輕了許多,人站起來後看到司機停了車,站在那兒焦急的問:「沒事吧?」車上大多數人也站起來詢問。我說:「沒事!」後來回家,摸摸頭,有兩個小腫塊,右邊身體疼痛。我悟到:要辦的事不應該辦。在堅持天天學法煉功發正念下,一個星期就無事了。真如師尊說的:「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如果我不用大法歸正自己的言行,很可能會腦出血一命嗚呼或半身不遂了。

我和家人、同修相處,遇到矛盾或無故的指責,我過去都是表面上忍,但心中忿忿不平,未能做到心不動。現在我逐步做到把名利情看淡,遇事為別人著想,多看對方優點。

雖然我工資不高,但為了幫助印製真相資料,一般我能最少拿出二百元,三百元或五百元,有次拿出一千元來幫助多印真相資料救度眾生。為了節約,我常吃孩子們要倒掉的剩菜、湯渣,過去有時心中不快,現在能以此為樂了。

以上五個堅持,我還有不少做的不夠的地方,有時會冒出常人的不好思想和觀念;以後要堅持不斷用大法歸正自己的言行,和同修一道堅修大法緊隨師,才能功成圓滿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