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的暴行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下面是我了解的黑龍江省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六年迫害大法弟子幾個主要迫害事件。

二零零四年十月份,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有組織、有部署的指使犯人在四大隊集體毆打大法弟子,副所長劉倫積極主張暴力迫害,親自參與的惡警有:管理科科長:吳科長(人稱眼鏡吳)、於幹事、教育科科長王煜歐、四大隊長:郝威、張斌、王家利;四大隊管教:敖平、丁延豐、高輝、劉文輝、李志勇、牛鐵軍等人。

一、大法弟子何慶輝當場被打成後腦骨折、腦漿流出

十月十一日下午從各隊抽調多名惡警到四大隊參與毒打折磨大法弟子,安排好的犯人有王榮(現已遭惡報腦出血死亡明慧上已曝光)、何偉(現已遭惡報車禍死亡明慧上已曝光)、周飛、餘震、鐘曉濤、周連濤、郭蕾、劉野、劉志紅、岳躍濱、肉孜買買提、小花(化名)、劉井海等;打誰由惡警敖平來決定。惡警敖平首先點名曾抵制過他強迫洗腦的大法弟子姚士國,指使事先安排好的刑事犯人把姚士國拖到宿舍毒打,當時被打昏迷又用涼水澆醒,反覆昏迷又澆醒三、四次。然後大法弟子安秀倫、寇房啟、高繼柱、常永福、何慶輝等十二人被輪流毒打恐嚇,那振賢被恐嚇。

直到大法弟子何慶輝當場被打成後腦骨折、腦漿流出,致使迫害成植物人(現在還在哈市康復醫院至今,反應遲鈍、行動緩慢、大部份記憶力消失),才停止血腥迫害。有善心的刑事犯人楊玉寶,將大法弟子何慶輝從二樓的宿舍背到樓下,是用四隊副隊長張斌的私家車送到醫院,司機是惡警丁延豐,在往車裏放何慶輝時,沒有人性的惡警張斌還野蠻的踹了何慶輝一腳,是因為何慶輝的血和腦漿弄髒了他的車。

當天晚上,惡警副所長劉倫親自組織繼續迫害大法弟子,逼迫大法弟子從新寫「三書」。第二天,大法弟子徐振峰早晨起床時以死反迫害,加之大法弟子何慶輝沒搶救過來、沒有甦醒、生死未卜,又一輪對大法弟子的暴力野蠻迫害才停止。

這時所長史英白假惺惺的以調查事故為由來掩蓋犯罪事實,管理科副科長陶大健名義上組織調查四大隊大法弟子何慶輝被毆打致殘事件,找參與親自動手打大法弟子的刑事犯談話,實際是有計劃的教犯人統一口徑掩蓋犯罪事實,絕口不提當場是管教指使、管教在場。新疆籍的犯人肉孜買買提沒有領會管教的險惡用心,說出了親眼目睹迫害大法弟子的實情,慘遭包夾迫害。勞教所對何慶輝家屬和對外謊稱:何慶輝是自己摔的,駐所檢察官任檢察官,也參與了系統掩蓋犯罪事實捏造假口供,找親自參與的刑事犯提供假口供。在史英白的親自策劃下,使此一嚴重暴力致殘事件被掩蓋,此事不了了之。所長史英白罪責難逃。

事後不久四大隊隊長惡警郝威竟然荒唐的被評為「市司法系統的先進人物」,此人極其偽善、極其邪惡,陰險程度可與五大隊隊長惡警趙爽的殘暴程度相提並論。十一月中旬大法弟子那振賢身體極度虛弱,惡警郝威拒不給辦保外就醫。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一大隊大法弟子也在同時抵制迫害,集體絕食,一大隊大法弟子遭到野蠻灌食及各種迫害。一大隊惡警有隊長楊金堂、副隊長楊宇、遭迫害的大法弟子:徐寶林、張德龍、郝運輸、於聞祥、莫志奎、田英等。

二零零四年年末勞教所組織一次給大法弟子集體抽血,大法弟子莫志奎拒不配合邪惡,遭到一大隊惡警野蠻毒打後強行抽血化驗。

二、惡警趙爽

在二零零五年三月末,竟然把那振賢轉到嚴管隊(臭名昭彰的五大隊)繼續進行沒有人性的殘酷迫害。當天,惡警趙爽以大法弟子孫宏大「眼神不對為由」,找茬對大法弟子孫宏大進行暴力迫害,參與迫害的有:惡警王福海手持電棍進行野蠻電擊頭、嘴、後腦和臉、脖子等敏感部位,致使舌頭被電爛,幾個月吃飯十分艱難。

惡警趙爽親自騎在大法弟子孫宏大身上,有五、六個刑事犯人按著,進行殘酷的推、掰、蹶,致使大法弟子孫宏大多日身體各個關節疼痛,行動艱難。副所長劉倫親眼目睹這一切後,卻裝聾作啞地走了。惡警趙爽打大法弟子孫宏大耳光,致使其左耳多日聽不著聲音。

二零零五年四月中旬把各隊堅定的大法弟子都調到邪惡的五隊後嚴管(被關押在五隊的大法弟子多時達到六十來人),實際就是要進行新一輪的迫害,而且所裏又給五隊從新配備多名惡警,現五隊惡警有:隊長趙爽、副隊長王凱、副隊長強勝國、副隊長李劍峰、管教湯洋、郭萬機、王福海、張振松、孫慶雨、竇育新(二零零五年已得腦出血明慧已報導)、劉峰、張保書等;具體迫害方式有長時間超時勞動,挑牙籤一天二十四小時除兩小時睡眠(凌晨三點才被允許睡覺凌晨五點就必須起床),吃飯時間外,都是超負荷勞動。惡警趙爽叫囂說:「掙錢買電棍,把你們累壞了買藥,也不能讓你們好過,我也知道早晚我也是個完,舒服一會是一會,我是七月一日生日,共黨完了我也完。」

年近六十的大法弟子那振賢,當時血壓高,也遭到熬夜迫害,這種超時勞動迫害持續了一個月。刑事犯齊坤雷(此人於二零零六年過年得暴病而死,明慧已報)、董和斌(此人姐姐是惡警趙爽的姘頭)、王勇、李曉東、林海洋、鐘春龍、李哲星、鄭旭剛、楊慶國、王立、韓再岩、谷峰、劉偉臣等,敲詐勒索大法弟子錢物,打罵大法弟子更是家常便飯,惡警看見也不管。

三、大法弟子那振賢之死

九月中旬,連續發生三期瘋狂迫害大法弟子事件:

第一件迫害大法弟子事件:惡警趙爽將大法弟子於聞祥耳膜打穿孔。

第二件迫害大法弟子事件:惡徒齊坤雷有意挑起事端,惡警趙爽故意酒後發瘋,擰折大法弟子周培紅的雙臂致殘,當班惡警湯洋、郭萬機極力配合罪責難逃。

第三件迫害大法弟子事件:大法弟子那振賢是被送醫院前一天發病的,發病時是在早上起床後,開飯排隊時,那振賢渾身顫抖走不動路,向惡警李劍峰請求休息,惡警李劍峰置之不理,排長(犯人頭)董和斌將那振賢一頓暴罵,並唆使犯人強行拖到食堂開飯,但是當時的那振賢已經吃不了飯了。開飯後董和斌唆使犯人將那振賢拖回車間,下午惡警郭萬機(此惡警是專門負責在押人員看病的)假惺惺的領著那振賢去看病,醫院值班大夫敷衍了事,測測血壓,也沒開藥也沒打針,惡警郭萬機就將那振賢帶回五隊,當時的那振賢已經行動艱難,那振賢自己說全身、心理發冷、顫抖。

當晚那振賢已經不能自理,將大便解在褲子裏,是大法弟子給換的內衣,幹警無人問津。等到第二天早上,那振賢已經起不來床了,開完早飯後,當班隊長王凱進宿舍,還一頓暴罵那振賢說他裝病,到八九點鐘時犯人韓再岩發現年近六十的老人身體已經僵硬,報告給邪惡的當班隊長王凱,王凱才報告所裏把他送進醫院。之後邪惡的長林子勞教所一直隱瞞老人病情,封鎖死亡消息,在五大隊在押人員情況揭示板裏,一直心虛的登著那振賢是在住院。

九月十八號中秋節,邪惡隊長李劍峰非常心虛的給大法弟子買月餅,以此來掩蓋大法弟子那振賢因延緩治療致死的事實。惡警趙爽還當著全體大法弟子的面假裝給那振賢家屬打電話,談論病情掩蓋死亡真相。

那振賢致死一事雖不是直接毒打所致,但那振賢在長林子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精神折磨、強化洗腦、超時勞動、伙食極差、人格侮辱,發病時沒有及時治療等諸多因素導致老人死亡,長林子勞教所罪責難逃。

二零零六年二月份長林子勞教所又一次組織抽血化驗,四大隊大法弟子堅決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