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走一過時發正念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自從師父告訴大法弟子發正念後,我有一個習慣,就是每次從家裏一出門,就開始發正念念正法口訣,只要不用腦的時候就會這樣做,走到哪發到哪,成了習慣了。

兩個月前的一天我到附近的街市去買菜,看到剛裝修過的市場樓上、樓下玻璃櫥窗裏都貼上了一面血旗,心想貼上這東西不是在害人嗎!我是從心眼裏就不想看到這個東西。我一邊慢慢走過,一邊在心裏對管理的人說:快把它撕了吧!這個東西對人不好,它對人是有害的,如果你想你的街市繁榮、平安,就趕快把它撕掉。跟著就念正法口訣。回來路過時也照樣這樣發正念。之後每次去都做同樣的事情。我並沒有刻意的停下來做,只是在一來一往之間放慢腳步就順便做了。

做了大約兩、三次後,看到樓上櫥窗裏的血旗有一角離開了牆壁,我繼續做。又做了兩次後,有一天我又到街市去,在樓下看到櫥窗裏的血旗消失了,再到樓上一看,樓上櫥窗裏的血旗也消失了。我在心裏說:謝謝!做的好!我代眾生謝謝你!櫥窗是上鎖的,顯然是管理員拿掉了。

以前,每到國殤日前後,我住所周圍的馬路、街上和住所周圍都會掛上大大小小的血旗,我一看到就感到很礙眼,不想讓它在我眼前出現,就在心裏說:不要再掛這些害人的東西了,這對你們對所有人都非常不好,不要再掛了!有時看到個別人還在自己的窗戶那兒掛麵血旗,我也在心裏對他說:快別掛了,這對你們家很不好啊!它在害你呢!

這兩年那些血旗在國殤日沒再出現了,以前在窗戶掛血旗的人家也不見掛了,當時我心裏只是想:很好啊!就應該這樣嘛!害人的東西以後都別再拿出來了。沒有過多的去想,為甚麼這兩年那些血旗不出現了呢?櫥窗裏的血旗消失之後我想,我們大法弟子的正念確實是起作用的。像國內有好多小弟子都在學校升旗時發正念,使血旗降落或升不上去。

我這裏要講的是,在我們每個同修的住所或是平時經過的地方,海外或是國內或多或少都會見到血旗或是魔頭的頭象之類的,如果我們都能夠在一走一過的時候,發一發正念,讓全國或全世界形成一個大的正念場,讓這些黑濛濛的害人的東西都消失掉,這樣,第一,民眾少了這些黑東西散發出來的毒素的毒害;第二,過去打仗小兵小卒不都是看著旗幟衝嗎?旗幟一倒,那軍心就會渙散。也許這個例子還不那麼恰當,但是,在很多人都知道了「天滅中共」的這個時候,血旗一面跟一面的降下、消失,那人們會怎樣想呢?

師父說:「善的力量是相當的大」(《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人都有明白的一面」(《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所以在發正念的時候,不要帶有恨意,對人的一面一定要善。有個同修說的好,我們發正念解體邪惡的目地是救度眾生,清除舊勢力的干擾,我們不是要跟誰鬥,也沒有惡念。我們在法上走正路,做我們該做的,有干擾我們正念清除它,還是本著善的基點。如果有了爭鬥心,那麼舊勢力就會根據相生相剋的舊理弄出一些干擾來。

師父說:「無求而自得」,所以不要去追求那個結果──看看有沒效果啊,消失了沒有啊,怎麼還在那兒啊等等。甚麼念頭都不要有,只管去做就行了。師父都把我們的神通打開了,當我們是神了,我們就不要老當自己是人,因為用人的概念和神的概念去做效果相差很遠的。

還有的同修可能真的是生來就非常膽小,那麼你可以用這樣發正念來走出自己的第一步啊,你可以一走一過的去發正念,也可以去那附近發正念,有誰知道你大腦裏在想甚麼呢,是不是?能做甚麼就做甚麼,能做多少就儘量去做,這也是在救度眾生啊!不要嫌少,一點一點積少成多積小成大嘛!

不過去之前最好加強一下正念,背背師父的法。我以前出去做真相的時候也有過怕心啊,我就一直背師父《轉法輪》裏的話:「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只要一會兒,怕心下去了,正念上來了,有些時候感覺師父的法身就在我的頭上呢。再說有誰能動得了宇宙呢?有師父保護怕甚麼!再說你在心裏發正念嘛,誰知道呢!

還有不要認為那些東西在那已經幾十年了,好像它就應該在那兒似的,任由它在那兒害人也不管。我們心裏要有堅定的一念:害人的東西就應該去掉。我就是不認同你。師父不是說過:「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如果我們大家都不認同它,都不想它存在,它還能在那兒嗎?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