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和師父在一起吃飯想到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十年前,一個親自聽過師父講法的老弟子給我講了一個故事。他說:那次師父在我們這個城市傳法辦班,中午吃飯時,大家都坐齊了,接待單位的工會領導讓大家點菜。當時跟隨師父的一個弟子點了許多素菜。這時接待單位的領導說:「怎麼?你們師父不吃肉?」這時師父慈悲微笑的說:「我們這裏就他不吃肉。」(指點菜的弟子)。當時大家「轟」的一陣大笑。之後,師父又讓點了幾道肉菜。(師父的話為大意,不是原話。)

這件事過去多年了,但在我心裏留下的印象非常深。最初我認為這是師父為人隨和謙恭及說話幽默,而昨天我忽然悟到了另外的內涵:師父不僅在講法中讓我們處處為別人著想,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而且在行為上也處處做出榜樣。這件事真是讓我生出許多感慨。

由此我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近一段時間我和幾個同修在一起交流時,常提到同修甲,說甲是偏激型的:修大法後,不讓孩子上學了,工作也不幹了。到同修家串門時,當看到有邪黨文化的書和龍的圖案時,不管人家允許不允許當場就給毀壞了,使同修家人很有看法。甲同修還把家裏的花和植物全砍了,說這些東西容易得靈氣,干擾人。

最初聽到這些後,我心裏也有些不平:怎麼這樣神神叨叨,師父的法講的那麼清楚,難道他沒看?後來越說心裏越沸騰,心想這種類型的人以後少和他接觸。每當想到甲同修,我心裏就有一種不舒服感。忽然有一天我冷靜的想了一下這個問題:既然大家都對他有看法,是否大家都有問題?都有該修去的人心?這樣一想,馬上自己的人心便暴露出來了:他修的不如自己,怨恨、指責和不平,核心又是甚麼呢?一個很大的私和我。

我自以為自己修的很成熟,可是為甚麼在交流時,不知不覺的強調自己的認識?甚至別人說話時,自己搶話。悟到一點東西就急於告訴別人,潛意識裏讓對方認可自己的認識,認為還是我的道行來的正。我說的和做的才是最正的最好的。當別人談出與自己意見不同時,心裏總有若干的不舒服。這和舊宇宙的生命有多大的差別呢?當我這樣剖析自己時,發現自己有那麼多背後帶有自我的人的表現:比如和朋友在一起聚會時,我告訴他這個生意你要怎麼做,那條路子你應該怎麼走,甚至朋友商店的牌匾都要換上一個我認為是最好的名字……我發現,這個心我藏的那麼深,藏的不顯山露水。時不時的都要表現一下自我。

修煉人只有無條件的向內找才能脫離人,而走向神,向外找永遠是人。過去我總是認為自己三件事做的也算是精進。肯定跟上正法的進程。正法一結束肯定跟師父回家。而正法不結束師父一定是等那些不精進的人,我肯定不在其中。但從甲同修這件事上,我看到自己的人心並沒有修乾淨。根本的問題還沒解決。對同修要寬容,要能容下同修的不足,能理解同修的修煉狀態。當同修表現不足時能理解那是修煉人沒修去的人心,同時善心的指出來。抱著對大法負責,對新宇宙負責,對師父給我們開創的這一切負責。這一切我都沒有做到。

師父講到不長功的兩個原因,我覺得自己高層次的法沒學透,心性修煉不到位,時常被人心帶動向外看。真是慚愧。師父告訴我們天上的神做事也是需要商量的,我悟到,那種神與神之間互相理解、寬容和包含的無我境界是大法弟子應達到的標準,不夠這個標準就上不了天!以前我時常在思想中冒出「快結束」的想法,可是現在想一想,結束了,還有這麼多人心,師父把你往哪放?修煉是不等人的,也是嚴肅的。我在心裏對自己說:師父,我一定好好修,好好修。一定達到標準。

當我認識轉變後,再看同修甲,發現他的優點很多。他對法那顆堅定的心,我不如也:他抄法、背法和講真相、撒資料,那種放下生死一心救度眾生的狀態令我感動。舊勢力當初把我們來自不同世界、差異性很大的大法弟子安排到一個環境裏修煉,就是讓我們產生分歧和間隔,讓我們在強調自我中形成不了一個堅固的整體,從而達不到標準,而修不上去。而師父的法讓我們放下自我,互相理解包容,就是讓我們衝破這一切,而達到新宇宙生命的標準。這是一種境界和要求。

我知道,自己距這個要求還差一步。我一定要往前再邁一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