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萬家勞教所惡警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九日】這篇文章中紀錄的是我親身經歷、親眼目睹的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的罪惡。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1999年7月20日之後,我為了給大法說句公道話,依據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於2001年到北京上訪,被北京公安局強行抓走;後由當地派出所接回,被非法勞教一年,關進萬家勞教所七隊。我親眼目睹了勞教所裏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大法弟子只要學法煉功就會有板凳、熱水瓶飛過來,砸向大法弟子的頭或臉,關進小號受折磨。有一位大法弟子只因默默背法被砸的滿臉是血,開水洒了一身,這樣的事情經常發生。

2002年我出了萬家勞教所,回家沒多久,當地片警就到家騷擾,強行按手印,並揚言,如不按,就抓走判兩年。我不得不流離失所在外兩個春秋。我按「真善忍」努力做最好的人何錯之有?竟然因此被害的有家不能歸。

是誰在製造不幸與動亂,這是我不能承認的,於是我又回到家中,沒多久就被片警安排監視我的人告密。當地派出所領著國保大隊共幾十號人把我家圍住,土匪打家劫舍一樣把我家翻的亂七八糟,大法書全部搶走,錄音機傳呼機搶走,然後強行把我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了幾十天,提審員讓我說出幾個大法弟子的名字就放我,我決不配合他們的無理要求,被再次送往萬家勞教所。路上,一個男警惡狠狠的說:「恨不得斃了你。」我聽了真替它難過。

到了勞教所,先送集訓隊,那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搞強制轉化,逼大法弟子寫所謂的「三書」,我不寫,她們就叫我蹲著,這種姿勢蹲的時間長了,能把人蹲癱瘓,把大腿蹲出許多大水泡來。後來男警姚福昌和另一男警來強制我寫三書,我和它們講真相,姚福昌發了瘋似的用新買來的高壓電棍頂著我的太陽穴放電,將我打了兩個跟頭,它狂叫道:「我就是魔!就折磨你!」它讓我蹲了一天一宿。看我還不寫,就把我用最小的手銬背銬式吊掛在床頭立柱上,胳膊在身後翹起老高,下身半蹲著,非常痛苦。晚上不讓睡覺,八個人輪流看著我,我的手被吊的全變成了黑色,滿手背都是大泡,手腕上的皮都被銬扣扒掉了,露出血淋淋的肉。

有一名姓吳的大法弟子因堅決不寫,被女惡警邱陽打的腿和臉腫的不像樣子。

2006年3月16日,以隊長郭秋麗為首的12大隊,以孫豔芝、馬貴雲解教前不寫三書不寫總結為由,又對大法弟子開始了新一輪的迫害,對外稱「整頓」。

在大法弟子遭受殘酷迫害的七年中,像這樣藉口「整頓」,實為對大法弟子進行肉體與精神雙重摧殘不知有多少次了。這種整頓包括非法使用刑具,並使其合理化,一般要報所管理科批准(管理科科長劉濤,男,2002年萬家男惡警進駐女隊對大法弟子用酷刑強制轉化過程中,劉濤是主要負責人,隊長)。

12大隊每天強迫幹十幾小時活,回宿舍還讓大家說和大法決裂的話,大法弟子都不說,那麼就站著,站半宿。惡警看站半宿也不說,郭秋麗領著當班管教隋雪梅、王美英、李佩環大打出手。大法弟子史桂芝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千古奇冤!」李佩環不斷打她嘴巴子,史桂芝不斷的喊,郭秋麗、隋雪梅、李佩環三人瘋狂的打史桂芝,並把她從二班拖到一班繼續迫害。當晚史桂芝臉全部浮腫,面目皆非,雙眼圈呈黑色,雙肩至脖頸受挫。這位非常硬朗的66歲老人,僅半個多小時就被打得臂不能舉,行動遲緩、生活難以自理,那情形讓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會感到震驚。

大法弟子宋文娟也因高喊「法輪大法好」被惡警叢志麗拉到外面上大掛,坐鐵椅子長達60天之久。

惡警暴徒給大法弟子白霞也上了大掛,這種刑非常殘酷,能把受刑人致殘。就是把人的兩隻胳膊吊綁在兩張兩層床頭頂樑上,然後兩張床分別用兩組人向相反的方向推(類似古代裂刑),中間受刑人因拉力使身體繃直吊離地面,受刑人會感到心肺欲裂,痛不欲生。然後惡警暴徒用電棍電,用警棍打。宋文娟刑後兩隻手腕抬不起來,但迫害遠沒有停止。在宋文娟坐鐵椅子期間,東北3月中旬的室內溫度是一年中最冷的,惡警將宋文娟鞋和棉衣扒掉,讓宋文娟穿線衣線褲光腳踩在地磚上,腳腫的老高,目不忍睹。白霞上大掛後一隻手抬不起來,還每天被強迫勞動幹重活14小時以上。

大法弟子於仙娜被管教謝春燕、魏本芝打嘴巴子。惡警佟英凡用警棍打大法弟子,警棍上的穗都打飛了,它是這次迫害行動的惡首,出謀劃策,幹盡壞事。積極參與迫害的惡人中還有一個叛徒王美芳,哈爾濱人,它還背惡警寫的詆毀大法的文章到長林子勞教所鼓譟,搞破壞。

在這次迫害中孫翔傑的遭遇更令人髮指。

2006年3月20日上午10點30分左右,管教叢志麗將孫翔傑從車間叫回12大隊樓上,因她不按邪惡要求去做,被叢志麗上大掛酷刑並用電棍電擊,一連三次時間較長,還用穿皮鞋的腳踩碾孫翔傑手指,而後強行扒掉孫翔傑的外衣,只穿線衣線褲鎖在鐵椅子上。3月21日早晨9點,惡警隊長張愛暉又對孫翔傑進行了大掛電擊折磨,在瘋狂的第四次施暴後,孫翔傑處於極度虛脫狀態,全身不能動,一星期才恢復一點體力,勉強自理。

12大隊惡人毫無人性的強迫她每天必須完成任務,惡警周英凡陰陽怪氣的說:「不就上了大掛了嗎,還打不了冰棍桿了,別用這個當藉口不幹活。」 惡警用勞動定額強迫法輪功學員超負荷作業是萬家勞教所幾年來慣用的迫害手段,惡警周英凡在這場迫害中起了極壞的作用。

曝光迫害,是為了徹底結束勞教所、監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也為喚醒人們心底的良知道義,認清共產邪靈本質,選擇光明未來。


萬家勞教所惡警名單(部份)

所裏:盧振山、劉濤、孫慶、李光耀、李宗耀
集訓隊:吳洗勛、趙玉慶、姚福昌、於方麗、吳寶雲、關傑、李長傑、娜東坡、李春霞
七隊:張波、常淑梅、楊國紅
十二隊:郭秋麗、張愛暉、沙玉錦、邱陽、劉白冰、周英凡、叢志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