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在注視著我們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九日】我是屬於那種開著天目修的。在修煉中,經常看到另外空間的一些景象。和同修們交流時,就講給她們聽。四年前,有一位同修曾提醒我,讓我把它寫出來,我當時想「我的文筆不好,這文章該怎麼開頭,怎麼結尾?」結果被自己的觀念障礙住了,沒寫成。

今年四月份,又有一位同修提醒我,讓我寫出來。這回我是動心了,也想寫了。可是干擾就緊接著來了。單位晚上加班,辦甚麼事也不順,領導對我發脾氣,家裏的事也憑空多了起來。搞得我筋疲力盡!「唉!先別寫了,放一放吧」,這一放又是兩個月。

上一週,同修們在一起交流,又談到應該把自己這些年修煉的體會和感悟寫出來,我又想起我的那篇文章。星期一,一上班我就拿起筆寫了這篇文章的開頭,並在最後還寫了一句:這一次我一定寫成。當我發出這一念後,奇蹟真的就發生了,我的腦子裏沒有了怎麼寫的觀念,工作也特別順利,愛人和孩子也不再找我的麻煩,就利用中午和晚上的時間,一天半時間寫完了第一稿。通過這件事情,我深刻認識到,只要我們正念強,甚麼也干擾不了我們。

一、我所看到的另外空間的生命

師父曾說過,在另外空間裏,任何物質都是有生命的。當初聽這段法時,並沒有很深刻的理解,直到有一次,我看到另外空間生命,才知道那個空間和我們這個空間的對應關係,才知道這個空間的生物在另外空間的存在形式。

那一天,我在家中煉第二套功法,剛一靜下來,我的眼前就出現了一朵月季花兒。那花兒慢慢開放,到完全開放時,我看見那花兒竟是七、八個少女組成,她們穿著仙女穿的那樣的衣裙,衣袂飄飄,衣裙是甚麼顏色,花兒就是甚麼顏色。我們在這面看到花骨朵時,那面就是姑娘們頭對頭,手搭肩跪抱在一起;我們這面看到花兒開放時,那面就是姑娘們伸展了腰肢。一切都是鮮活的,非常美麗。

人待在這個迷一樣的空間裏,看不到另外空間的真相;看不到生命存在的真實景象。所以,人經常做錯事,可當有人告訴他真相時,他卻說是迷信,現在的人無惡不做,為了私慾,亂砍亂伐,孰不知那些都是鮮活的生命呀!

二、師尊的法身和護法神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天氣非常熱,待在家裏就像待在蒸籠裏一樣,吃過晚飯,丈夫和孩子叫我出去乘涼,我由於心裏惦記著煉功就推辭了,他們走後,我就打開錄音機,開始煉動功,我剛一閉眼,就看到師父在我面前站著,滿臉微笑的看著我。當時我心裏特別高興,心裏就想我一定好好修,決不辜負師尊的期望。在慈悲和祥和中,我靜靜的煉完了四套功法。

之後的日子裏,每當我做好時,我都能看到師尊那慈悲和祥和的微笑。我做不好時,師尊會默默的坐在我身邊,等待我自己認識到執著,自己把它修好。

有一次,和丈夫閒談,無意中就提到我的工作問題。當時我滿腹的委屈、憤怒不平一下子全湧了出來;眼淚刷刷往下掉。當我用手去擦眼淚時,又看到師尊,師尊穿著黃色的衣服,雙目微閉,盤坐在我的身邊(沒有看我一眼)。我一下就明白了,我錯了。

我為甚麼要哭,這不是強烈的執著嗎?執著有回報,執著自己的面子,執著常人對你的看法,這是一個修煉人所為嗎?師尊講過:「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認識到這一點後,就感覺那些委屈、不平、憤怒「刷」一下沒了,身體也輕鬆了,眼淚也不想流了。

師尊在講法中曾講到每個大法弟子身邊都有護法神。有一天,我在煉功時,就看到了那些護法神。那是四位金甲神人,他們身穿鎧甲,手握兵刃(我不知道那種兵器叫甚麼),每位身高都在二、三丈開外,威風凜凜,一字排開站在我的左側,我第一次見到他們時並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後來,我煉功時經常看到這樣的神,才突然明白,那些神就是師尊給我們安排的護法神。釋迦牟尼佛當年為他的弟子安排天龍八部護法。今天慈悲的師尊為大法弟子安排天兵天將護法。這是何等的榮耀啊!我們真的是全宇宙最幸福的生命。我們真的應該好好修自己,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圓滿隨師還。

三、佛、道、神對大法弟子的關注

在另外空間裏,佛、道、神們都非常關注大法弟子。有一次,我坐在床上一邊聽師父的講法,一邊織毛衣(這樣做是不對的)。當聽到一盤帶快結束的時候,我一抬頭就看見了菩薩,菩薩在我對面,身著一身潔白的紗裙,很年輕,十六、七歲的樣子。我看見她時,她正和旁邊的神在交談著,然後眼睛往下面看,手也指著下界。

除了菩薩,佛也是很關心大法弟子修煉情況的。我記得我第一次去煉功點煉功,就看見彌勒佛,他還是大腹微笑的樣子,渾身金燦燦,手裏一邊搖著扇子,一邊笑瞇瞇的看我煉功。我當時心想:我才不受你的干擾呢。我越這樣想,彌勒佛笑的越厲害,並不停的點頭。當然還有另外一些我叫不來名的佛,他們也經常在大法弟子們附近,看大家煉功。

有一次我煉功時,就看到一個佛(我只看到他的一個頭部),開始我覺的有一種藍色特別刺眼,然後就看見一個個一圈一圈捲起來的髮髻(後來學法時才知道那是螺髻)。緊接著就出現了一張男人的面孔,長方臉,皮膚細白,看不到汗毛孔,沒有長鬍子,他用一種發直的眼光盯著我煉功。我當時心裏一驚,心想:我是李師父的弟子,「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轉法輪》)他又怔怔的看了我一會兒,才慢慢隱去。

當時我看到這些時,並沒有往深想,只是高興並講給同修聽。今天寫出來時,才深切的理會到,另外空間的高級生命是非常羨慕大法弟子的,同時他們對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也是非常挑剔的。如果你在學法時不能溶於法中,另外空間的菩薩都會指點的說你:你看那些下界的修煉人是怎麼學法呢?佛更是厲害,站在你的旁邊,看你受不受干擾,能不能記起師父講的不二法門的法。大法弟子成就的果位是非常高的,因此要求也是十分嚴格的。

四、發正念另外空間之所見

有一段時間,我們這裏的大法弟子二十四小時高密度對大魔頭發正念。有一次那個大魔頭就出現在我的空間場裏,我看見他的那張像蛤蟆一樣的大嘴在不停的散布惡毒謊言。心想,徹底鏟除這個惡魔。正法口訣一念完,就看見從我身體裏飛出去無數像雪片一樣圓形的東西,落在魔頭身上,那魔頭一會兒就變成了一個骷髏架子,緊接著「嘩」的一聲跌成一地散碎白骨。

還有一次發正念,我剛念完正法口訣,就看見我成了一個巨大的佛坐在半空裏,許許多多像和尚一樣的人從我的腳下一排排走過,然後坐在一個雲霧繚繞的空間裏,他們都和我一樣立著掌。這時天邊變黑,烏雲翻滾,黑壓壓一片向我湧來。我知道這是邪惡來了,我調動我的功能和它們打了起來,旁邊還有神也參加了戰鬥,一陣電閃雷鳴,狂風暴雨過後(我不知道該怎樣描述那種場面)。天空變得清朗了,藍天、白雲,亭台樓閣也清晰了,一派祥和景象。人們一下子都湧向山坡,湧向了平原,歡呼雀躍,共同慶祝勝利,我知道又有許多生命得救了。

每一次發正念在另外空間都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戰鬥。到了後期,隨著大法弟子層次越來越高,功能越來越強,大法弟子們打出去的功能,有的就像原子彈爆炸,巨大的能量像蘑菇雲一樣,很快就清理乾淨一大片地方。

五、我看到的舊勢力

二零零三年,我從新回單位上班後,我抓緊時間向單位的同事們講真相。有一段時間,我三件事做的很順利。我的一位同事在聽我講了真相和「三退」保平安事情後一家三口都寫了三退聲明,這位同事還要學習《轉法輪》,學煉了五套功法。

有一天晚上,我突然做了一個夢。夢中在我家中有許多人,其中還包括我那位同事,大家三三兩兩的站在一塊說話。突然我聽見有人喊我說師父來了,我一扭頭正看見師父走進我家,門口的人們都湧向師父(包括我的那位同事)。師父給每個人都發了一個法輪(也給了我的那位同事一個),我三步併作兩步跑了過去,一下子跪在師父跟前,一邊哭、一邊給師父磕頭,眼淚止不住的流。

我抬起頭來,看著師父,哭著說:「師父,山西弟子想念您啊!」師父慈祥的看著我,把我扶起來,遙望著遠方說:「山西弟子做的不錯。」聽了師父的話我更是百感交集。這時,我看見周邊有許多舊勢力,他們一個個用鄙夷的眼光看著我說:「你真會說,你真的想你師父嗎?」這時我看見了我平時學法時的不靜心,對師父的不敬(大法書亂放,爬在床上看書等)。遇到危難時不是首先想到師父,而是用常人的方法去解決。那一刻,我羞愧難當。(常人在做不好的事情時,以為誰都不知道。殊不知在另外空間裏都是透明的,誰都知道,到時候就會在你的頭腦中像演電影一樣,一幕一幕再給你演一遍。用常人的話講,那叫證據確鑿。)只覺得自己做的不好,不配在那裏待著。

我一下從夢中驚醒,心裏非常難過,也非常後悔。後悔自己平時修煉的不紮實,後悔自己在小節上不敬師、不敬法。當一個生命真正知道後悔時,那是剜心透骨的後悔呀!

層次所限,歡迎同修批評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