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和明慧學校大法小弟子共同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明慧記者吳思靜採訪報導)過去的幾年裏,在世界各地都成立了一些明慧學校,那裏的老師很多都是法輪功學員,他們把自己的修煉和真善忍的道理都貫穿到了對孩子們的教育中。現在就讓我們聽一聽加拿大多倫多的王女士詳細的講一講他們那裏的情況。

記者:王女士,你好。我聽說你們多倫多每個星期法輪功學員一起讀書,討論心得的時候,他們的孩子們也在一起玩兒,學一些詩詞,畫畫,聽音樂,具體是怎麼樣的呢?

王女士:多倫多學員學法的時候,孩子們就分兩個班,一個大班,一個小班,大班就比較大了,十歲以上的了。小班的是兩歲到七歲。從我孩子兩歲半的時候我就參與進去,已經兩年半了。感覺就是,孩子修煉,自己的修煉也在其中。剛開始去的時候孩子特別鬧騰,怎麼也管不住。

記者:你是說所有的孩子還是您的孩子呢?

王女士:所有的孩子。因為我原來也沒當過老師,剛開始去的時候,有時候孩子鬧得都有點想把孩子扔出去的那種心態。(笑)

記者:你們一共有多少個孩子,有多少個老師呢?

王女士:現在我們兩歲到六七歲的大概有將近三十個,老師是三個。十歲以上的也有二十個左右,大概有兩三個老師。

記者:您剛才說到孩子們有時候很鬧,那麼三個老師管將近三十個孩子,有經驗的家長都知道,一個孩子要是鬧起來有時候就已經很讓人頭疼了,那麼你們是怎麼來管這將近三十個孩子的呢?

王女士:開始時也不會管孩子,心很急,看到這麼吵的孩子就很煩,老是大聲地跟他們說,不能這樣,不能那樣,但後來發現,這麼說的效果並不好。因為都是在修煉嘛,就體會到,孩子的修煉就是自己修煉的一部份。那就多跟孩子交流,經過長期的,堅持跟他們這樣接觸,了解他們生活的情況,家裏的情況,和來明慧學校他們想幹些甚麼。慢慢的孩子就把你當作一個老師了的時候,他就能夠聽你說甚麼了,自己的耐心善心呀,在這個過程中慢慢的就修出來了。

現在孩子再鬧,再怎麼樣,都會有分寸。當你一說這樣子不太好,影響到別人的時候,自然而然他就很規矩了。不像原來我剛去明慧學校那會兒,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心不平靜的時候,急躁的時候,孩子也是跟著急躁。感覺到是一個修煉過程,因為跟孩子在一起,真的是很磨心性。

記者:那您能不能舉一個具體的例子呢?

王女士:我舉兩個例子吧,一個是我兒子,還一個是另外一個同修的兒子。我兒子是屬於從出生開始就跟我們一起修煉,另外一個孩子是他三歲半左右他媽媽才得法的,他也就跟著來修煉。他那時候剛到明慧學校的時候就特別的鬧,你跟他說甚麼他都有逆反心理,怎麼著都不聽你的,就按自己那一套。

他媽媽是新學員,修煉沒多長時間,我兒子比她的兒子小一歲,那我就經常跟他媽媽溝通,怎麼把修煉,就是大法的內涵貫穿到孩子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我跟他舉例子,我的孩子從很小的時候,我們就很注意從為別人著想的角度去跟孩子說話,比如說孩子哭鬧了,我就告訴他說,你這樣哭鬧不好,會影響到鄰居,那鄰居說,哪個小朋友這麼鬧呢?是不是哪家小朋友不乖了?就是從為別人著想的角度去講法輪功的法理,法輪功的法理一直也是要求我們處處為別人著想。

比如孩子很容易大聲叫喚,新修煉的同修的孩子就是這樣,大笑大叫。她就問我,你兒子為甚麼很少大聲叫?我說,從小他一大叫的時候,我就說,不要叫,寶寶有甚麼事,儘量的說,叫呢沒有用。先制止他,然後告訴他,為甚麼不能叫。但是你光跟他說叫不好,影響別人了,他沒有感覺,因為沒有對比,他不知道為甚麼會影響到別人。在公共場合,有時候西人的小孩會大聲叫,我就會跟他說,寶寶你看那個小孩,那麼大聲叫喚,那聲音很刺耳,不好聽,是不是影響到其他旁邊的人了?然後他一下子就有對比了,就養成了一種習慣,不會隨便大聲叫喚,除非是特別高興的那時候,那是給他一個活動的空間,孩子也需要一個活動的空間。別人大聲叫喚的時候,他會捂著耳朵說:媽媽,那個人太吵,那聲音很難聽,不好聽。

再比如說散步啦,出去到公園啦,加拿大的人行道一般就給兩個人走,那我牽著他的小手就佔了兩個人的位置,對面一有人來我就告訴他:寶寶,對面來人了,我們得給人家讓道,這樣人家才能過去。我說我們得處處為別人著想,他就養成了一個良好的習慣,走路的時候他會為別人著想,到商場他會幫人家扶門。

記者:您剛才說到,您的孩子很小就跟著你們修煉了,那麼您為甚麼希望你的孩子也修煉法輪功呢?

王女士:因為我通過自己修煉以後,我感覺到一種身心的輕鬆。我第一次看了《轉法輪》以後就覺得,師父叫人做好人,那這個世界上好人多了,這個社會就會更好,因為我原來是做旅遊和飯店的,就發現社會道德在下滑,人人都為了錢。當人人都為了錢的時候,很多壞事都去做。我當時讀了《轉法輪》以後覺得真善忍這三個字真好,但是當時我自己就覺得,我可能做不到,因為需要早起煉功啊,這個對我剛開始修煉的時候是一個比較大的難關,因為我老上夜班,老睡懶覺。這個是形式上的難關。那麼第二個就是,師父要求的真善忍,我覺得也是比較難以做到。到後來我真正下決心修煉的時候倒也沒覺得有那麼困難。慢慢的覺得修煉真的是特別好,覺得修煉是給我的孩子的最好的東西。

記者:那麼這些小朋友也可以說是法輪功的小弟子了,那他們之間有矛盾了以後,您作為一個修煉法輪功的母親會怎麼處理呢?

王女士:首先得聽聽他們為甚麼會發生這種衝突,他們一定會說,他怎麼樣了,他怎麼樣了。這個時候,你就先聽他說完,然後你就問他,那麼在這件事情中你自己是怎麼樣的?他自己就會說,我也推了他。那一下子就是把別人怎麼樣就轉向找自己了,我也怎麼樣了,我也推了溶溶了。那就告訴他這樣推人不好,別人這麼推你的時候你是不是也會很傷心?然後就告訴他們,互相道歉,然後被推的小朋友要原諒推他的小朋友,那這樣大家握手又成了好朋友了。那慢慢的有好多次以後,自然而然的那些孩子就不會有這種暴力的傾向了。

他們需要一個環境學會跟人相處,因為很多孩子都是家裏唯一的孩子,做任何事情都是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因為家長是不會跟孩子去有甚麼衝突的,都是讓著孩子。小弟子也是一樣,他需要一個集體修煉的環境。這個集體修煉的環境對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他會在這個集體修煉中學會讓著別人,為別人著想。

記者:別的學員在讀法輪功書籍並且交流心得的時候,您都得去明慧學校管這些孩子,那麼很多交流提高的機會就會錯過,時間長了您會不會心裏覺得有一些不平衡呢?

王女士:對我個人而言也是一個困難的修煉過程。剛開始的時候,因為我孩子還小,我幾乎都是在明慧學校呆著,慢慢的通過跟孩子們接觸,自己的修煉狀態越來越好,耐心越來越大,在這個過程中損失的就是跟大組學員學法交流的那個環境,自己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平衡,就想:為甚麼其他家長都不參與?

這也是修心的過程,你如果管了孩子,你就沒辦法在大組學法。這個修煉的過程就是去掉私心,這點私心也花了很長時間才能去掉。現在就比較心安理得了,比如星期五不能學法,但我們有一個郵件組,每次有甚麼活動都會在上面公布出來,那我也可以選擇自己能夠參與的,然後平常有小的學法小組,我就參與小的學法小組。

當我自己還有私心的時候,一些家長說的話就會觸動到我,比如有一次,我跟一個家長說,今天大組學法交流的時候我有一件事情想通知大家,你能不能抽一點時間看一下這些孩子?那個家長馬上就說:「我看孩子,那我不是甚麼都聽不到了?我也沒辦法跟大家交流和學法了。」我當時那個心立即就不舒服了,我想,這個家長怎麼這樣呢?那麼多年,都是我們這幾個老師在看著她的孩子,都沒有強迫家長一定要來管孩子,她怎麼能這麼說,一點都不為別人著想?自己的不平的心就全起來了。後來就想,我自己是不是還有甚麼地方做的不太好,是不是自己還是有為自己的私心。

慢慢的,當你想自己的這個私心越來越少的時候,處處都是想著孩子們有一個修煉的環境,讓他們的家長能夠安心的在大組學法交流,你想別人越來越多的時候,那自然而然別人也就為你想得越多,家長也參與的越來越多,這樣這個環境就越來越好。這就是一個修煉的過程。

我覺得,每一件事情都包含著修煉在裏面,不管是任何事情都是修在其中。

記者:好,謝謝您接受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