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在課堂上給學生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六日】最近一個時期,在明慧網上看到一些教師同修,因在課堂上給學生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舉報,而被迫害的事情,心裏很難受。在此把自己在課堂上給學生講真相的心得,再一次詳細寫出來,希望能對教師同修在課堂上講真相這一方面有所幫助。

我於二零零三年九月得法,得法後當年的冬天,就著手在課堂上給學生講真相。我教的是初中學生,給初二的講過,給初三的學生也講過。

一、第一個體會是自己一定要學好法

得法時間不在長短,並不是說誰得法時間長,能力大,就可以大張旗鼓的講;誰得法時間不長,能力小,就要少講或者是不講。不是的,不管給誰講清真相,第一重要的是自己首先要紮紮實實的學好法!因為在法中我們都明白這樣一個理:我們的一切都是從法中來的──講真相時的純正心態、智慧、正念,都是因為我們不斷的學好法,從而師尊賜予我們的。

我在得法幾個月的時間,把師父的講法認認真真的學了一遍,包括七二零之前與之後的講法。學法時的心態是極其純正的,一切的人心被尊師敬法的正念牢牢制住,並不斷的消減。不管學法時間是長是短,都儘量保持這樣一種狀態。個別時候,思想確實靜不下來我就小聲的讀出聲來,很快就定下來了,這時感覺只有師父的一部大法顯現在眼前。往往學完法之後,思想之中甚麼人的雜念也沒有了,大腦中有一種純淨清透的感覺。越是心靜不下來的時候,我越是學法。

法學好了,自然也就知道應該做甚麼,應該如何做了。

二、給學生講真相時的心態

我給學生講真相時,是抱著一顆慈悲救度的心在做的。想到學生的時候,總會產生一念,你們是來聽我講真相的,如果不聽我講真相,並且頭腦中還抱著邪黨灌輸的毒素的話,那麼你們就會永遠的被歷史淘汰。能成為大法弟子的學生,這也是你們生生世世修來的莫大的福份,是師父給予你們的莫大機遇。

在講真相之前,有時大腦中也強烈的往外返人心,會不會被舉報啊,會不會被迫害啊……甚麼壞想甚麼。我就想:這不是我先天本性純真的思想!這是人心,這是思想業。然後就是正念清這些東西。如果時間較長,還清理不乾淨,就馬上意識到這是邪惡生命對我的干擾,是邪惡隱藏於這些人心之中,企圖不斷的加強加大這種思想,阻止我救人。這時,我就會在心裏對這些生命講:「你不要干擾我!師父講的大法你也能聽到,這部法不僅是成就大法弟子的,你想進入到新宇宙,同樣也得同化這部法,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你想幫助我不要緊,只能幫助我救人,除去常人空間場中不好的東西,使其得救。再起負作用,我不會放過你,我的師父與正神也不會饒過你。」這一念出來後,干擾的人心弱到根本不作用的程度了。此時在課堂上講真相時,請求師父加持,一開口,甚麼都化了,這時能明顯感覺到能量場罩在自己與課堂的周圍,加持一切正的因素。

三、講真相的內容和切入點

在《九評》沒有發表前,我講大法真相;《九評》發表後,連《九評》也講。講大法真相時把握兩點:大法好,大法是被迫害的。大法好方面,主要給學生講大法的祛病健身奇效,與大法修煉者人格的高尚。有一次我跟學生說:「如果說法輪功是騙人的,那麼你給我舉一個例子,你看你身邊的哪一個騙子能騙人騙這麼多年呢!而且法輪功學員還在時時經受著這種殘酷的迫害,還是要煉!這說明法輪功在強身治病方面肯定有超常之處,甚至還有比治病更好的東西,是不是呢?大家都是很有頭腦的人,可以自己思考一下。」聽了這段話後,再倔的學生也能靜心思考了。大法是被迫害的,我主要是講天安門自焚是偽案,把這個自焚偽案講明白了,其它邪黨造的謠言也就不用再多費口舌而不攻自破了。

講真相的切入點,一般有兩種切入方式,一是借題切入,一是直接切入。

借題引入,比如說給學生講凸透鏡成像時,調完焦,在牆上成完像後,我接著問學生:「實驗做完了,做一道能力題,大家思考一下,天安門自焚是真是假呢?」學生有說真的,也有說假的,就讓每一方起來說一下自己的觀點。說完,我直接肯定的說:「是假的!」部份學生驚訝。我接著就從攝像機的調焦、分鏡、特寫等幾個方面來講是假的,並還會聯繫到其它一些疑點,講完後,學生就徹底明白了,並紛紛罵中共不要臉。

直接引入,如《九評》剛出來,我在自習課上對學生說:「這兩天看了一本書,很好,名字叫《九評共產黨》,不知是哪一個好心的網友給我發的!」學生馬上要我講,我先是推算了吧,吊起學生的胃口。直到把學生的好奇心吊的差不多了,再開口慢慢講《九評》的梗概。講完後對學生說:「不要出去亂傳亂說,自己知道行了,再跟自己的親朋好友說說就行了。」講真相的引入要自然,並且要讓學生感興趣,這樣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四、講完真相後要注意發好正念

講完真相後,我會高密度發正念。發正念時想:「任何邪惡不得干擾。加持學生正的一面,讓其回去後傳說所聽到的真相,聽到真相者只能做出正的反應,再大面積的傳說真相,贖其在以前由於不明真相,無意中中傷大法造的業,給自己奠定一個進入未來的美好基礎!」有的時候心態不穩邪惡干擾,發正念的時間長達近一個小時。

五、講真相時間的長短與次數

根據真相的內容長短,講十幾分的時候有,講一節課的時候也有(一般是自習課,也有正課的時候。不要擔心自己的教學成績,但是教學成績比較好,學生樂於聽你講真相了,也自然樂於學習你的課了),一個班一個學期多的能講到十多次呢。

六、講真相的角度問題

給學生講真相時,我是站在第三者角度上講的。一般會說,我認識的煉法輪功的朋友說,我們那兒煉法輪功的怎麼怎麼樣……有的時候學生追問,老師你煉煉!我會一笑說,你看我有沒有這個福氣啊!或者是,不迫害了,我堂堂正正的煉。或者是,你不要聯想到我,我的朋友煉呢!因為讓學生明白真相是重要的,知道不知道自己煉是很次要的。大家看《西遊記》,妖怪迫害唐僧時,先問明白了他是唐朝僧人才下手的。邪惡有時也想對大法弟子搞這一套,我們不承認邪惡的舊勢力,那麼就讓它甚麼也不知道。

七、講真相中對於一些干擾的處理

講真相時,邪惡利用個別學生破壞紀律,影響別的學生聽真相。我會嚴正的對其說:「不願意聽你可以趴著睡覺,不要影響別的同學聽,人家都等著聽呢!」其他的學生就會對此生群起嘴攻啊。而被攻擊的學生會乖乖老實下來後,還會覺的欠了其他學生的,而不是被教師給批的怎麼樣了。還碰到一個學生快到最後了還是不明白真相,所言還是邪黨的一套。我就在課堂上當著所有學生的面嚴正、焦急而又惋惜痛心的對其說:「都這時候了,給你講的這麼明白了,你還抱著這些東西不放,真是的……」學生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我也不再說話。事後,他馬上把自己撿到的真相材料拿到班級中來傳看,徹底轉變了態度,對大法真相有了正見。

八、對來自外面一些干擾的處理

有一次,一位受邪黨毒害的所謂「黨性很強」的實習教師,把我舉報給了校領導。校領導沒有直接找我,卻在校會上對我進行不點名的恐嚇。說實話,當時真的是很難受,主要是擔心,怕心起來了。這些心巨大的一團浸滿了整個身體。我極力的發正念,長時間大密度的發,努力靜下心來學法。最主要的是找自己的執著心──找到了:色慾心去的不淨啊。那一階段,曾在網上看一些所謂前衛的明星前衛照片,夫妻之間的欲也起來了。還伴隨著講真相講得好的歡喜心。找到之後,努力正念清除,發正念時想:即使我有漏,你邪惡也不配來干擾迫害我,你所做的一切只有毀人,不能救人,按照你邪惡的來,我被關了,或者是失去工作了,得有多少常人因此而對大法產生誤解呢?!你把一切敗壞到這個地步了,在我不精進的時候影響了我,還要迫害我,都是你的理了,簡直是邪惡至極啊!你的一切干擾都是邪惡的,我不承認!我是大法弟子,自有師父管我,度我!努力學法,怕心與擔心徹底去了,在課堂上真相照樣講,照樣幹我的工作。

一年後才知道,邪惡利用了學校一個中層幹部的壞思想(同修也多次給此人講過真相,但其人總是人前一套背後一套),在那一段時間曾一度積極的整我的黑材料,讓學生寫材料證明我污衊邪黨!結果學生與其所在的課任教師都不配合。最後此事不了了之。

也就是說,很多時候,我們周圍的同修也好啊,在網上報出的同修也好啊,遇到迫害了,表面原因是因為講真相或者是做真相被惡人舉報了,實際根本原因是自己有執著不去,從而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啊。如果能一思一念時時都在法上,或者是真的沒有意識到被鑽了空子,但能馬上在學法與發正念中調整過來,那真是像師父所說的「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威德》)!邪惡是真的不敢動,或者是不敢繼續迫害你的。

有經驗,也有教訓,寫出來,希望能對同修有幫助。不對的地方,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