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澱區法院預謀對劉振東非法開庭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日】近日獲悉,北京海澱區法院將於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上午九點對大法弟子劉振東進行非法審判。邪惡之徒心虛自己的行為違法性,屆時不允許旁聽。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日,劉振東在北京師範大學張貼真相資料時被北師大保衛處綁架,而後保衛處向北太平莊派出所舉報。

三月二十一日凌晨,劉振東正念走脫。國保惡警找到劉妻單位並暗中布控。二十二日,劉妻下班後,國保惡警暗中跟蹤劉妻,並在她所到之地布控、綁架了她。惡警向劉妻逼問劉振東的下落。

當晚,劉振東出來打電話時,被蹲守的惡警綁架。夜裏,北太平莊派出所的惡警脅迫並跟隨劉振東夫婦回家後進行了非法抄家。抄家時,劉妻因受驚嚇身體感到嚴重不適,並伴有嘔吐,幾乎休克。惡警強迫劉妻在抄家單據上簽字。劉妻追問惡警要把劉振東帶到哪裏?惡警說簽了字就告知。劉妻因虛弱無法寫字,惡警就拿著她的手在其中的一張上簽字,後見她實在是無力簽了,惡警狠狠的咒罵著,氣呼呼的說:不簽就不簽。之後,強行把劉振東帶走,同時把電腦搬走,但未告知家屬將劉振東帶往哪裏。

之後的幾天裏,劉妻多方打聽才知劉振東被非法關押在海澱區清河看守所。劉妻要求見人,被看守所拒絕。

二零零六年四月廿八日,劉母去看守所送衣服,被告之劉振東已不在清河看守所。劉母追問兒子的去向,看守所的人開始回答「不知道」,經再三追問又搪塞說被「勞教」了。家人非常著急,第二天又去問,還是說被勞教了。後來經過多方查詢,才知道劉振東被送到北京市第二看守所。家屬要求見劉振東,第二看守所以五月一日放假為由不接待。

二零零六年五月八日,劉妻接到預審通知,劉振東要求請律師。劉妻便四處尋找律師,但無人敢接法輪功的案子。最後終於找到一個律師,也只是在中共限定的範圍內行事。家裏人和律師去看守所要求見劉振東。看守所只允許律師見,拒絕家屬見,而且律師還必須在惡警的監視下與劉振東見面,更不可思議的是律師被禁止與劉振東談和案情有關的問題。

律師與當事人不能談案情,要律師幹甚麼?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六日,家屬、律師再次與看守所聯繫要求見劉振東,勞教所以偵查階段已過為由拒絕他們見面,並說六月廿日劉的材料將轉到法制科,不批准見人了。大概七月十四日,他們把劉振東送回海澱清河看守所。

經過兩個月檢察院階段的審查,北京海澱區法院預謀二零零六年9月13日上午9點對劉振東進行非法審判。並不准旁聽。

劉振東在單位工作認真,經常忙完自己的工作還幫其它部門解決電腦問題。為了給公司買設備,他多次利用週末時間自己花錢坐車去轉市場。為了提高業務水平,劉振東業餘時間在北師大經濟管理專升本的夜大繼續學習,還有一年就要畢業。他經常幫助同學,主動做值日,是同學公認的好人。現在劉振東被綁架,學業被迫中斷。被綁架後,劉振東工作單位與其中止了勞動合同。

他家的房子是貸款買的。劉振東夫妻倆每月除了要定期還銀行的貸款外兩邊的老人還都需要照顧。現在生活的壓力全落到劉振東妻子一個人身上。

在中共邪惡特色的統治之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屢屢遭受迫害,中共邪惡至極是一方面,中共體制內的工作人員,尤其是公、檢、法人員助紂為虐,也有不可推卸的歷史責任。

2004年底,《九評共產黨》從天而降,引發國人的深省,同時揭示天滅中共的天象變化,覺醒的中華子孫紛紛「三退」以表心聲。現在退黨團人數已接近一千三百萬。

在此也奉勸那些還在為中共惡黨賣命的同胞,好好的讀一讀「九評」,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懸崖勒馬,救己惠人,應天意召喚。

劉振東原工作單位:
北京聚德華天控股有限公司
電話:010-62024576
62024184

北太平莊派出所
地址: 海澱區明光村甲43號
電話:010-62250011
62210111

北京師範大學保衛處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新街口外大街19號 郵編:100875
保衛處報警求助電話:010-58806110
保衛處24小時值班電話:010-5880805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