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多了,我婆婆張藏品流落在何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4日】我叫孫梅橋,我婆婆張藏品,是河北省辛集市田家莊鄉舊寨村人,我婆婆1996年得法,我2001年得法,自修煉以來,我們真正體會到了大法強身健體無病一身輕的神奇,體會到了修心向善道德回升的美妙。

可是這麼好的功法江羅集團卻為一己之私利動用一切國家機器慘無人道的迫害,1999年10月我婆婆因到北京合法上訪,被押解回辛集關押在鹿城小學樓內,後向家屬勒索2600元錢才把人接回家,回來後才知道她因抗議非法關押絕食而遭到野蠻灌食,把人摁在地上,後腦勺留下的血痂粘住了頭髮。2000年我婆婆被綁架到田家莊鄉派出所,遭到非法關押,最後勒索多少錢已記不清了。2001年又無故遭綁架,勒索五六百元才放人。

2002年我婆婆又無故被綁架到辛集,後轉至安古城洗腦班,被迫害的身體抖動不止,送到醫院急救,因無人照顧,才通知家人接回,在家躺了半月才見好轉。

2003年2月26日早晨,村幹部曹廣增來告訴我倆「功法好,在家煉吧,別出去」,其實是抱著假善的心到我家打探虛實,穩住我們別出門。中午,曹廣增、西豪領著田家莊鄉派出所一幫人,闖入我家翻了一個底朝天,並奪走兩本大法書,把我倆綁架到田家莊鄉派出所,搜走我兜裏的幾元錢後,當著屋裏十來號人,罵我們家裏窮光蛋,在我們家裏沒有搜到錢,就說:「××家做買賣,咱到他家弄錢去。」真是一群邪惡至極的土匪。

在派出所裏其中辛集610的一個人,打了我一頓耳光。所長叫來看門的老頭硬扒了我穿的羽絨服,兩人把我雙手反綁到背上,又往中間塞了兩個瓶子,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才給我解開。第二天又綁架來三人,其中一個叫彭六佐的,兜裏裝著四五千元還沒來得及存入銀行,就被綁架洗劫,這邪惡警就全據為己有。被綁架的其中一人是教師,惡警就跟他要一萬元錢,不交錢就別想把人領走。

晚上,惡警把我們四人銬在沙發上,後又把我們綁架到辛集看守所,我們絕食不配合邪惡,遭到惡警野蠻灌食。

2004年1月16日惡警又把我們婆媳倆劫持到石家莊洗腦中心,在路上我婆婆就嘔吐不止,在那人間地獄受到非人的折磨,一直到2004年4月29日才放我們回家。

自99年邪惡迫害法輪功以來,就因為我們不願意放棄修煉,每逢敏感日,村、鄉的惡徒就來騷擾,派人來盯梢,為此,使家人整日在惶惶不安中度日,我婆婆也很少在家過年,被逼無奈,我婆婆2004年臘月初八被迫離家出走,一年多了,至今沒有音信,不知她老人家現在流落在何方?

七年來,我們所受的迫害,真是一言難盡,可在千千萬萬大法弟子中我們的經歷只是冰山一角。惡黨的罪行真是罄竹難書,現揭露出來,以給「國際調查組織」提供證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