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惡黨黑牢中遭折磨的經歷

【明慧網2006年8月31日】我是撫順市大法弟子。1999年7月份,惡黨報紙誣陷大法、誹謗師父的邪惡宣傳後,10月,我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討公道,被邪惡綁架到清原大沙溝看守所。晚上惡警讓兩名犯人把手搖電話機的電線綁在我手腕上,搖動通電,過一會,又綁到腳脖子上再通電,一直折磨到全身抽動倒地,還不罷休,讓起來重來。

十七天後,清原英額門鎮鎮長林克俊把我領回鎮,在路上他問我還上訪嗎?我說:還去!他手拿塑料管,強制我做出「開摩托車」姿勢,抽打我的頭部,打的鼻青臉腫,全身出汗,筋疲力盡,之後用手銬扣在暖氣管上,並說上面有規定,對法輪功學員可以用刑,打死了也算自殺。

2001年2月,我因製作大法資料,在資料點被綁架,被非法判八年,關押在瀋陽第二監獄,我絕食5天,被強制灌食二次。後我被轉到凌源第一監獄。一次我寫大法條幅,被惡人發現,惡警郭大隊長帶幾個惡警給我帶上背銬,用電棍喝令我跪下,讓我罵師父,我不從,幾個惡警一頓毒打加電擊,之後關押小號,帶了10天背銬,又帶10天前銬,導致右胸腹水大半胸腔,被送去醫院。

2003年秋,我絕食15天,這15天是在那陰森的小號中度過的,開始被銬在灌食床上,那天看管小號犯人吳見寧看我生氣,用拳頭打我脖子,之後給我手、腳定位銬在鋪板上大掛,我喊「法輪大法好」,幾個犯人堵我的嘴,我幾次昏死後,不知多長時間才醒過來,惡人不讓我睡覺,輪番看著,要睡就打醒。那次犯人用膠皮管抽打我的腿、用手指戳我肋骨,讓我疼了幾個月,還用裝開水的不鏽鋼杯燙手掌、用針扎中指、拔鬍子、不讓上廁所。

那天深夜,我嘴唇乾裂,呼吸困難,全身一陣抽搐,感覺呼吸停了,心跳也停了,醫院來了幾個獄醫測血壓,打腳心,忙活一陣子把我弄活過來,之後把我銬得更緊了。致使我有時昏迷。

2005年1月,我被轉到撫順第二監獄,我不配合邪惡一切要求,不穿號衣、不報數、不勞動,經常遭到毒打,半年多不讓家屬接見說上邊有規定不許接見。

撫順市青台監獄改造監獄長王星傑(音)
醫院副醫院長王利民:
教育處長閆活軍:0413-6610123
王星傑:0413-6610670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31/136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