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事皆有緣


【明慧網2006年8月30日】其實在我小的時候就已經能看到一些不是這層空間的人和物了,那時候還不能看到另外空間的全部,只是一個點,就像電視劇的一個片段或是圖象。大了之後,在社會上又學會人的奸猾和不好的東西,就再也看不見了。直到我在94年信佛後,能看見了,反正看不看也不在意。

98年我修煉了大法,這時的我對天目的情況才有所了解,知道了我以前所接觸的全是通過天目看到的,也知道修煉是要講心性的,按照心性標準,放下人的執著,在按照大法所要求的標準嚴格要求著自己,功能也在不斷的突破,我就把我所能看到和接觸到的講出來,讓那些不相信神的人清醒。我不是在講瞎話,這是我所知道,我本人親自體驗和感受到的,我所寫的只是一部份,有的不能說,關係到天機。

我們全家四口人,有兩個孩子,一個是男孩,一個是女孩。我和妻子共同修煉大法,我們的因緣關係還要從宋朝講起。那是在北宋徽宗年間,我的父親是一名尚書,我當然是一名公子了,那年才十歲。有一天門外來了兩個要飯的,一老一小,老的是個婆婆,小的是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她們因數日飢渴,昏倒在我家門前,我看著可憐,就端出兩碗飯給了她們。吃完後,老婆婆感激的說;「我們沒甚麼謝你的,就算我的孫女今世做不了你的妻子,來世再做,也要報答公子救命之恩」。經過了幾世,因為我的多世因緣關係,她輾轉幾世也就在這世成了我的妻子,共同走入了大法修煉。

回頭說北宋徽宗年間,我長大後就投了軍,成了皇家一名大將軍,統帥水滸歸順人馬攻打方臘農民起義軍。那時方臘的隊伍在前方,剩下的家屬老幼病殘都被方臘圈在一個很隱蔽的後方,我率眾急尋後方並予以剿滅。那時候的一部份的人,就是現在我們屯看我不順眼的人們,其中有那麼幾個人是外地來方臘家屬營做生意的,因為戰爭原因也被方臘圈禁,裏不出外不進,他們也被剿之中,心裏不服轉世報復。

今世我小的時候,有一次下河洗澡,這位在河的上頭,召喚我過去說那邊好。我聽了他的話,走不遠就被河水淹沒,我哭著喝了許多水,這時有人跳進河裏把我救了出來,上來後還看到那人在大笑呢。救了我的人是我在明朝的時候救的人。那時候,我在張獻忠的部下,刺探軍情的需要,我喬裝成賣水的,路過一個山下,看到了一位騎著毛驢,背著錢褡子的人。他被一夥毛賊搶了東西,並且被打得昏死過去,是我救了他,這個人便是今世救我的人,也就是現在我們屯的某某。

善惡終有報,我曾因在北宋年間剿滅方臘的那些無辜的家屬,造了很大的罪孽,老天懲罰我,把我轉世成動物。在那寒冷的北方,大雪覆蓋著遠離人煙的山林,我飢餓得一步也走不了,凍死在雪地上。轉年開春,雪已融化,是一位獵人把我埋了。他就是我現在的兒子。

我不只能看到我的前生前世,也能看到他人的前生前世的因緣,但我不看,不說,不能打破常人社會的狀態,也不能執著的去看甚麼,因為那是理,一個常人社會的理。

在2006年7月初的一天,風雨交加電閃雷鳴,狂風夾帶著冰雹衝擊我市。我當時正在打坐,看到了風雨雷電四神的到來。我向他們打了聲招呼,他們也向我行禮,自稱小神。我讓他們去北京,那裏的魔在指揮著各地的壞人破壞大法。他們說,他們不能直接在人間干預正法的事,那會打亂人間正法的安排,他們只是在做他們該做的事。他們走時說:「我們不能再和你聊了,再這樣下去,你們這兒就會遭災的,我們要往西南去,那裏的人,是該教訓一下了。」

我在初期煉功時,總有那麼一個長得和我一樣的「我」,光頭,能有五六十釐米的高,在我煉功時出現,是從我的頭部出來的,竄上房樑打秋千,並且向我招手,說:「過來,過來。」我知道這是干擾,不能聽他的,但他是誰,怎麼回事,我並不知道。

也就是在前兩天[8月初],我又看見了他,這回不只是看見了,還能相互溝通,原來他是我的副元神。上幾個世紀,廟裏有個出家人,修了幾世,他的副元神修成了走了,他的主元神做了我的副元神,跟著我尋找機緣,希望我修煉,使他也能修成。

這樣我先進了佛教,皈了依,成了廟裏居士,他高興了,以為這次他能修成呢,多次向我傳耳音,告訴我一些甚麼。有一次,我在94年的冬天早晨上班,路過本村趙某某家,我想到趙家催催貸款,當時就有個聲音告訴我:「等趙某辦完喪事再去,也不晚。」我還想呢,趙某某全家都很年輕,哪來的喪事?我不信。當我走到他家門前時,趙的妻子出來對我說,她的父親昨天來的,昨晚就死在了她家。這是一個例子,還有許多次,他曾經告訴過我甚麼,那時我也不知道是他。直到他現在和我溝通,我才恍然大悟,明白了。

97年,我修煉了法輪大法,他也隨我走入了大法之門,但他知道大法是修主元神的,他又感到失望了,就沒完沒了的干擾我修煉。幾次干擾都不能動了我的心,那時他才放下了念頭。這次他說,看到我長功他也在長功,他真高興。這還要感謝我們的師父,是師父救了他。他說:「正法開始我又能做甚麼呢?只能看著你在做了。」

自古以來,宇宙中有一個永不變的理,那就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一切眾生皆如此,即便在人這兒也一樣,善惡有時今生報,有時來世報,有時死後報。我說的就是那些曾經參與和加入邪黨組織的人,他們死後的去向:一部份投生做了老鼠,真是老鼠過街,人人喊打呀;還有投生做了蒼蠅的,那也是苦呀,被人打死,轉世還做蒼蠅;還有投生做雞、魚的,生前是人,死後還要做人的美食,餐桌的宴品,幾生幾世的遭罪;還有做蚊子的,短暫的生命,終究在輪迴之中消減自己的罪孽,這還算是好的;還有在雷擊之中消減罪孽的。那麼,我也看到了,做出明確選擇的,聲明三退的,都可以減輕對他的懲罰,因為這宇宙中在正法,一切都在擺放位置,一念就能定下人的一生。

有一次,我看到我村有一個死去的人,在地獄裏遭鞭打,火燒,鋸拉等的罪,我用傳耳音問:「為甚麼讓其遭受這麼大的罪?」原來這個人是邪黨的黨員,他在生前做邪黨官時,迫害過一些有錢人和異議人士,這是一個罪。另外,他生前學過一階段大法,正法開始後,他卻反過來跟隨邪黨大罵大法和大法師父,所以遭此大罪。我用傳耳音問怎樣補救,傳回的語音告訴我:他現在還管大法師父叫師父,地獄拿他沒辦法,不能打入死門地獄,又不能投其轉生,只能在此遭罪,等待他的子孫們給他聲明三退和他的子孫們同化大法後才能脫離鞭打、火燒、鋸拉之苦。

看起來非要等這一天了,有的人在人間不做好事,非但救不了死去的人,就連自己也解脫不了將來的地獄之苦。我把這件事告訴了他的兒女們,讓他們好好珍惜這個機緣,大法就在身邊。

個人層次有限,我就說到這,這只是我在我目前的層次所知道的一部份,把它說出來與大家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