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中的警示


【明慧網2006年8月3日】這是半年前做的一個夢。好像是世人都能正確認識大法了,我們也可以結束幾年的流離生活回家了。家裏很多親戚為了歡迎我們,都從農村的老家趕來了。大家吃完晚飯後,繼續聽我們講這幾年的流離生活。天很快就黑了,大夥們都去睡了。我們幾個大法弟子睡在一個大炕上。

半夜裏醒來,發現眼前的一切都沒了,除了人,一切都沒有了,房子、牆、家具、高樓、樹、石頭、連地面的水泥、瓷磚都沒了,那只能說它是地,連土都沒有。只有人還在,只有有人正在用的東西還在。比如說高樓上的人,因為樓房沒有了,他們的床就落在地上,橫著豎著的放著,床上因為有人在睡覺,所以沒有消失,但只要人一離開就會立即消失;有的人睡在床上,蓋著被子,一翻身,手不在被子上了,被子就沒了;人醒了,一起身,離開枕頭,枕頭也沒了;想下地,只要一離開床,床立刻就沒了。周圍好空啊!空中甚麼都沒了,空間似乎是靜止的,沒有聲音,很靜。地上是沉睡的人,很多,一望無際,一個挨著一個的沉睡著。

這時,天上的月亮慢慢下來了,不遠處有一片蓮花池(不是這個空間的荷花),月亮落在蓮花池的中央。月亮放著銀白的柔和的光,嫦娥仙子從月亮裏走下來,在蓮花池中央的橋上開始跳舞,她穿著白色的古裝裙子,舞姿很美,小玉兔也在其中穿梭。

大法弟子們陸續的醒來,醒了就雙盤腿、結印,不一會就慢慢的起空了。醒來一個起空一個,三五米高。我趕緊雙盤腿、結印,也慢慢的起空了,一米多高。這時我腦海中有一念閃過「時間到了,大法弟子們要走了」。

但是大法弟子並沒有像我想的那樣一下子就飛走,而且飛的很慢,好像還是在等待甚麼。這時我看到一個鐘,是時間,是一個大的時間,這是最後一刻鐘,也就是十五分鐘。天馬上就要亮了。大法弟子一個接一個的醒來,起空。這十五分鐘對每一個醒來的大法弟子來說都是考驗,哪一個起空的大法弟子起人心就掉下去。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還有的大法弟子沒有醒,我們都在等,等大法弟子都醒過來。

我注意到在我旁邊有兩個人醒了,她倆靠在牆邊蹲著,傻傻的看著半空中的大法弟子和在蓮花池中央跳舞的嫦娥,那表情是說:世上真的有神啊!大法弟子真是神呀!她倆緊緊靠在一起,她們離開了牆,牆瞬間就不見了。

不是每個常人都能醒來的。有醒來的常人看著飛升的大法弟子,自己也著急了,他也跟著雙盤、結印,啊!他起空了!不高,半米左右。原來只要常人能夠醒來,有正念能雙盤腿就可以起空。但也有醒來的常人雙盤不上,不能起空的,那是因為他在以前沒有正確認識大法。

在我不遠處,有一個男同修飛了五米多高了,飛升過程中他起了一個人心,在半空中打坐的身體一歪歪,腿散開了,馬上就掉下來。掉下來他這個後悔呀!用拳頭打地、打自己的身體、揪頭髮,眼淚劈里啪啦的掉啊!沒有用,他要再起來太難了,他得加倍努力才可以從新起空。因為沒有聲音,他那種痛苦呀……沒法用語言表達。

我很害怕,怕自己也起人心掉下去,我緊閉雙眼,在心裏一遍一遍告訴自己:別起人心,別起人心,天要亮了,還有三分鐘。緊張中,我醒了。睜開眼睛的我還在心裏一遍一遍告訴自己:別起人心,別起人心。

做這個夢有半年了,我不是開天目修的,不敢盲目投稿。最近想寫出來,是看到很多同修的人心不去,執著不放的東西太多,包括我自己也是人心太重,求安逸心不去;爭鬥心也很強。寫出此文警醒自己,放下包袱、執著,人世間的一切都是假相,到頭來都是白忙活一場。

師父延長來的時間也是在等我們有些不精進的弟子的,同修們啊!醒醒吧!不要再抓住人的東西不放了。也許你看不見,但真正看到的時候就晚了!一顆人心不去就掉下來毀於一旦,甚麼執著都帶不走,反而是魔障,牽制著我們,不要像那個男同修一樣,因執著心不去而掉下來,這些跟生命的永恆相比算的了甚麼?任何名、利、情都不能長久,真正對一個人好就是叫他明白真相,能和我們一起回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