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樂曲《燭光》想到的


【明慧網2006年8月23日】師父好!各位同修好!我今天交流的題目是:從樂曲《燭光》想到的。

我叫陳剛,有幸在天音樂團裏面吹大管。大家可能不知道,有幾次,我都是含著眼淚演奏《燭光》這支曲子的。每當我想到師父講的,這個節目要表現「善」、表現「無怨無悔」。我就強烈的感受到那種無限的慈悲和偉大的內涵。

我想到了那無數被迫害的可敬同修們,包括自己所認識的失去生命的同修們。他們的真誠、正念、音容笑貌,以及與他們共度的一點一滴。有時我覺得如果不是師父護佑,我也會過早的被邪惡奪去生命。我似乎聽到他們的心聲,感受到在天國的他們對我的殷切期望。我感激師尊把「善」、「無怨無悔」的偉大內涵與境界,授予了成就了果位的大法弟子們。是師父,把紅塵欲海中沉浮的人度成了神,成就了宇宙中無可比擬的榮耀!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說:「只有大法弟子的修煉、救度眾生這是實實在在的,只有大法弟子的提高、只有大法弟子在這個過程中樹立的威德那是永恆的,那是為著未來的。其它的算甚麼呢?甚麼都不是,這期間一切起了干擾作用的都將在償還中解體滅盡。」我們的一些同修儘管被舊勢力迫害的失去生命,但我知道師父正法是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的。我甚至期待將來或許有一日,我們會與天國裏的同修們重逢,共同向慈悲、偉大的師父感恩和致敬呢!

話說回來,寫這篇交流稿的原因,主要是覺得自己修的不夠精進。一個主要問題是對自己救度眾生的責任,在正法中的責任認識不夠,對自己生命的負責成度也不夠,時常放鬆對自己的要求,甚至做的非常差勁。作為修煉中的人,在迷中有時對師父的洪恩和加持表現的麻木,而我這方面也非常突出。於是我就想藉這個機會,理順一下自己的思緒,回顧一下這些年的經歷,把壓在心中很久的話說出一點點。感謝師尊為我做的一切,也是幫助我樹立正念,督促我更精進的修煉和助師正法。

我一生中感覺最幸福的時候,就是迫害前那段得法、修煉的那段時間了。我清楚的知道,沒修煉前,我在常人中沉淪,被污染中造業重重,內心痛苦彷徨無奈。是師父洪傳宇宙大法,「不計過往之過」,把我這一絲良知尚存的生命洗淨,地獄除名,加持提升。這對於舊宇宙生命來講,簡直是破了天荒的殊榮和幸運啊。我得了法,乘上了法船,在師父的法力加持下奮力精進著,我見證了自己脫胎換骨般的身心巨變,見證了大法的明慧高遠,感覺到一種從生命深處傳來的無比喜悅,似乎明白了從此生命的航程已經轉向了光明,美好。這見證和感激加強了我對師父、對大法的正念,是我心中最純、最穩固的一片淨土。

然而我的修煉提高,卻被舊勢力虎視眈眈,在邪惡的迫害中,由於我學法不深,在嚴酷的考驗中,沒有守住正念,確切的說是用人心看待法卻麻木不醒,執著不斷的放大,正念越來越削弱,結果幾乎被舊勢力迫害的「船翻帆斷」,一蹶不振,生命再次瀕臨墮落銷毀的邊緣。

在那無邊的黑暗中,偌大的舊宇宙,有誰能幫我走回來?哪裏是希望?是師父,只有師父,沒有因為我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錯事而放棄我,師父用舊宇宙智慧中所沒有的大善,無怨無悔的用真善忍的法光,照亮了無邊的黑暗!在我從勞教所出來以後最低沉的時候,師父安排我接觸到了一些很好的弟子,幫助我鼓勵我;在看書看明慧網的過程中,師父帶我逐步樹立正念;當我心驚肉跳的開始發真相資料時,師父保護我,避免被邪惡再次嚴重迫害;我從沒想過能到美國來,在師父的加持下,居然一切順利,不到幾個月的時間,同是修煉人的妻子和我兩個人,就已經站在美國的土地上了。

第一次燭光守夜,就是我們才從中國來到美國兩天後。那是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期間,當我加入到千百個大法弟子當中,把一盞盞燭光捧過頭頂時,內心百感交集。我要從頭再來,我要努力跟上,我要為我受難的同修們討回公道。當時心中還縈繞著一種壯烈、悲憤的常人情感。但是在隨後的做三件事的過程中,師父不斷的幫我清理,加持正念,提高認識。

記得我所參加的第二次華盛頓DC燭光守夜活動中,我幫著讀出一個個被迫害致死同修的姓名,內心一次次的受到衝擊和震動;第三次,我和同修們一起流著淚聽國內同修紀念劉成軍的文章,看到了自己的差距,為有如此了不起的大法弟子而感動不已……第四次華盛頓DC燭光守夜,我作為天國樂團的一份子在現場演奏;第五次,雖然沒能去華盛頓參加活動,但我已經在天音樂團的排練中,用心的演奏著《燭光》了。幾年來的修煉成長,使我擺脫了黑暗的陰影,回到奮力精進的修煉中,回到了助師正法的洪流中。

想到了為眾生耗盡一切的偉大的師尊,想到師父為我這個小小的生命所做的一切,我就覺得我的整個生命都像被清洗了一遍,一切執著都渺小了。我覺的我的整個生命其實都是在師父的法力和洪恩中再造的。

這就是為甚麼我想講出來--我要時刻警醒自己,加強正念,明白現在的一切都來之不易;我要珍惜自己的修煉,珍惜助師正法的機緣,因為這其中容貫著師父的洪大信任和期許;我要珍惜自己的生命,盡我所能做的更好,因為這生命中沁透了師父的救度,付出和洪恩。我覺的似乎應該這樣認識:這個生命已經不完全是我的了,我有責任。如果做不好,就等於是對師父,對神,對宇宙的犯罪。所以,真誠希望同修們多指出我的不足,大家共同精進,做好師父讓我們做的每一件事。以上個人認識,理解有限,不當之處懇請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