綏化勞教所的獸行──把嘴粘上用開水燙


【明慧網2006年8月13日】2004年大慶法輪功學員安森彪,在綏化勞教所拒絕「轉化」,絕食抗議迫害六個月之久,在絕食期間受盡非人折磨:長時間被用手銬銬在死人床上;鼻子上長時間插著食管;被四個沒人性的包夾惡奴晝夜不停的折磨等。這四個惡奴是李萬龍,韓富江,馬濤,王國孝。他們的迫害手段實在太殘忍,灌鹽水、不給水喝、把嘴粘上用開水燙、用腳後跟刨,最殘忍的是用辣椒皮套在小便頭上,使小便腫的不能排尿。人們經常可以聽到他的那種嘴被封住後發出的慘叫聲。

還有一次包夾惡奴李萬龍折磨安森彪,就連他的同伙韓富江都害怕了,說這能行嗎?李萬龍說沒事,把安森彪折磨的只剩一口氣了。勞教所怕人死了有責任,聲稱將安森彪送醫院治療,後聽說把他送回當地了。惡人李萬龍卻因為他對大法弟子的殘暴而被勞教所記「大功」一次,減刑十五天。

七年來,綏化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始終沒間斷過。現把本人所經歷的綏化勞教所惡人惡行揭露出來,將邪惡壞人惡行曝光。

2006年3月間,黑龍江勞教局把牡丹江勞教所、齊齊哈爾勞教所、大慶勞教所、鶴崗勞教所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先後都集中到綏化勞教所進行「轉化」關押。綏化勞教所二大隊是法輪功大隊(所謂「教育轉化」大隊)分兩個中隊,從以上4個勞教所集中來的法輪功學員被這兩個隊監管,當時有六十人左右,進所後,人人被「洗腦」過關。

惡警先是對大法學員搞精神控制,每個學員都被「包夾」惡奴監控,上廁所,洗漱,喝水等都得報告,不准學員說話,不准談論法輪功的事,學員之間不准問家庭住址和姓名。包夾惡奴可以隨便打法輪功學員,獄方不但不給處分,還立功受獎。

一次法輪功學員廉濤喝水因幹警不在沒法報告,就被包夾惡奴一場毒打,一次在寢室說話也被包夾惡奴毒打,並且被告到了幹警。幹警與隊長陳欣龍將廉濤叫到幹警室,又一場毆打加電刑,當時廉濤的手臉全是傷痕,並且被加刑三個月,打人的包夾惡奴卻一點事沒有,更沒有受任何處分。

2006年4月份,大慶法輪功學員曹景棟進所時因堅持自己信仰不接受「轉化」,被關進小號殘酷折磨,多次被隊長陳欣龍,副隊長曾某某,教導員高中海,同時用電棍電刑,曹景棟身受多處電傷,他被迫進行絕食抗議。

大慶學員李業泉,三十九歲,掌握先進射孔彈技術,大專文憑。為堅持自己的信仰不「轉化」,從2005年9月份開始至今始終在絕食維護自身權利,現已絕食九個月,人瘦的皮包骨頭。家屬來看望要人,勞教所不但不放,獄警還說:勞教所有死亡指標(註﹕李業泉現已正念闖出勞教所)

李紹鐵是富錦法輪功學員,2004年被關進綏化勞教所的。因不「轉化」,被幾個惡警一起毆打,被副隊長刁雪松打掉門牙,滿口鮮血染紅他的半邊衣衫。教導員高中海,用穿皮鞋的腳狠踩李紹鐵的腳,把腳趾甲都給踩掉了。高中海還叫囂說,如果不償命就打死你。

閆樹彬是七台河市壯興農場學員,因拒絕「轉化」,多次被隊長陳欣龍用電棍電擊。有一次因說勞動任務完不成就被副隊長劉偉叫出,打的鼻口出血。今年四月份全所吃兩頓飯,早九點開飯,晚十五點開飯,十五點到早九點,這段時間十八個小時,主食有大米飯沒有甚麼菜,一直吃冬天儲備的蘿蔔鹹菜,所謂的「鹹菜」就是鹹鹽根本不能吃。法輪功學員還得堅持每天十二個小時以上的勞動,簡直不把法輪功學員當人看。

以上勞教所邪惡之人的種種罪行,只是我個人所見,或者說只是冰山一角,希望知情的大法弟子能把自己經歷和了解的惡警罪行都揭露出來,也懇請所有有良知、有正義感的人士共同以各種方式制止綏化勞教所這種非人獸行的延續。今天這場對法輪功修煉人的迫害早讓中共人心失盡,這場波及全國對千千萬萬人的迫害遲早也是要結束的。聰明的世人和惡黨中明眼人早就心中有數了,所以才會有《九評》出世後掀起的退黨大潮。如果此時仍有人在糊裏糊塗的執行邪惡江澤民的命令去幹那些喪盡天良的迫害行徑,那可真是傻到頭了。別忘了,到了清算的時候,誰幹的惡事誰承擔。人命關天,任何直接或間接參與迫害的人請都為自己選一條退路吧!言盡於此。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