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緊隨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三日】

一.找到屬於自己的家

我今年已經77歲了,朝鮮族。沒得法前,貧窮的生活折磨得我一身病。丈夫死後,就想隨他而去不想再活了。94年我去承德避暑山莊小叔家散心,有緣喜得大法。在那裏學會了動功,買了一本《中國法輪功》,但那時就是為了身體和分散一下精神。回到自己家後又學會了打坐。因為我不認漢字,有書也看不了。但和同修接觸中,我知道這不是一般的功法,漸漸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為了返本歸真。這回好了,我要跟師尊回歸到屬於自己的家,心想我可不能再想死了。此時一生的辛苦、委屈與勞累一掃而光。心裏憋不住的高興,見誰都笑。所以我就對孩子們說這功我是學到底了,無論遇到甚麼事兒,誰也動搖不了我的決心,不長時間我身上積累的各種要命的病都好了,這就更增加了我煉功的決心。孩子們看到我身體的巨大變化,無比敬佩大法的神奇!

各地煉功點都成立學法小組,我不認識漢字,為了聽同修讀法,參加一個小組還嫌不夠,就一天跑幾個組。看到同修們個個都精進無比,我為不認漢字心裏焦急萬分。一次早上煉完功,向一個女輔導員打聽有沒有朝鮮語《轉法輪》,他說還沒聽說有。回家後我心裏真不是個滋味,我學法怎麼這麼難啊!如果沒有書還不說甚麼,現在每天雙手捧著大法卻一個字不認識,心裏別提多難受了。眼淚不知不覺從臉上淌下來。我抱著書不知道甚麼時候坐著睡著了。

我做了一個夢:我上了一個老高老高的地方看到一個大神仙,他那樣子和畫裏的壽星老差不多。他問我上這麼高幹甚麼來了,我趕忙對他說:大神仙你教我認字吧,我好讀大法呀,他看了看我就說:回去吧,我幫助你。就這麼高,我也下不去呀!他說你閉上眼睛我把你送下去。當我閉上眼睛後,感覺我是在天上飄,舒服極了,從來沒有過這麼舒服。真想這樣飄一會兒。醒來時,發現自己還在躺著呢。第二天早上一到煉功點,那個輔導員朝我擺手叫我過去,告訴我你要的書來了,我雙手接過朝鮮語《轉法輪》,心裏激動萬分。眼裏含著淚水,雙手合十,對著遠處的天空,說:謝謝師父幫助,這下弟子能讀大法啦!

這時,長春大法弟子又掀起學法熱潮,我不認漢字成了障礙,這不是被人家遠遠拉下了嗎?有一天,我突然悟到:自己也有眼睛和手,別人能讀,我也能讀,別人能抄,我也能抄。再說我都修二年了,也應該認識漢字了,一天認一個字,一個月還認30個字呢。這回我下決心,說甚麼也不能被同修拉下,我要雙管齊下,一邊認字,一邊抄書。沒進過校門的68歲老太太要抄書,做起來實在太難,不知字的筆劃哪裏開始下手,握筆的手不聽使喚,字寫出來大大的,歪歪斜斜連我自己看都不像,我心想不管我從哪下筆最後寫出來都是一個完整大法字,我不斷的鼓勵著自己。

寫了好幾天才好看一點。後來一個同修告訴我用格紙寫。《轉法輪》的第一段「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聽得次數多了就記住了,對照著字一邊念一邊抄,寫到不認識的地方,隨時問身邊的家裏人或街上的小孩。這樣一邊學字一邊抄,就是走親戚、看朋友,我也隨身帶著大法書、筆和方格本,走到哪,在哪抄,一本書用了一年時間才抄完。在抄法的過程中我悟到很多法理,感覺自己在飛快的昇華著。這時《轉法輪》上的字幾乎我都認識了,兒子辦的出國手續,我無意的拿起來一讀,兒子驚訝的不得了。甚麼時間認識這麼多字,媽,你真神了,以後我也學大法。等我抄第二遍,抄到第二講時,7.20開始了,大法弟子走向了證實法階段,再也沒有時間坐下來抄下去,到今天還感到遺憾呢。

二.大法遭迫害堅持戶外煉功

惡黨頭子出於妒嫉,仇恨大法,99年7.20開始迫害大法,那時正是全國掀起修煉大法高潮的時候,當時我就想師父和大法都是清白的,被他們說的亂七八糟,這怎麼能行呢!但是乾著急不知怎麼去做。大法弟子們開始走出去證實法,向政府和世人講清事實真相。隨著惡黨迫害大法的步步升級,舊勢力操控著世間惡人,採用極端邪惡的破壞性的檢驗大法手段,給大法弟子證實法帶來不可想像的困難,那段時間師父在國外看著弟子,雖然一句話也不說,卻深信弟子能闖過來。因為大法早已在人們心中紮下了根。

大法弟子們不論男女老少個個不畏生死,有的風餐露宿,繞過圍追堵截頂著巨大壓力進京,本著一顆慈悲之心,利用各種形式講真相證實法。為師父和大法鳴冤,不斷的喚醒世人,這些事蹟鼓舞了我。看到大量被抓回來的大法弟子,我的心痛到了極點,但我心裏明白,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行動起來,不能被邪惡嚇住。決定第一步先出去煉功。我們的煉功點環境幽雅,位於河邊,國家不讓白天煉,我就起早2點鐘去煉。兜裏裝一個小錄音機,這樣我們三人堅持一冬天。

要過年的前一天,我去晚了點,煉完動功。剛開始煉第二套功法抱輪,當時天還沒亮,突然來了一輛警車停在壩上,從車上下來三四個警察向我們撲來,我們一想大法的事還沒做完呢,不能叫你們抓住啊。我們撒腿就跑,我這麼大歲數哪能跑過他們呀,最後我們都被抓回來塞進警車。在車上跟隨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拉到派出所後有一個惡警聲嘶力竭衝我喊起來:國家都不讓煉了,還煉,是不是反對國家?我真誠而平靜的說:我們不反對國家,這麼好的功法怎麼就不讓煉了呢?我心裏納悶,總想找個機會跟隨你們嘮嘮。

下午,一付癩蛤蟆臉相的所長對我們破口大罵,罵夠了,對身邊的人說:給我狠狠的收拾他們,才「哼」的一聲走了。他們又用車把我們三人拉到分局政保科。那個科長吹鬍子瞪眼睛,不懷好意給我們整理材料準備送我們勞教。可能怕老太太家屬來鬧,不得不電話通知一聲。兒子接到信兒後,馬上趕到這裏和他們交涉講道理,按規定超過60歲不能勞教。他們知道自己理虧,最後說:看你這麼大歲數就回去吧。另兩個同修當天晚上被非法送到拘留所。就在我離開分局時,那個科長還死不甘心,惡狠狠的指著桌子上的材料對兒子說:看你媽還這麼堅定,回家好好勸勸吧,下次可不行了。後來那兩個同修,男的被非法拘留三個月,女的被非法勞教一年。

三.左手腕粉碎性骨折照常貼真相

在證實法的關鍵時刻,我過了一大關。4月28日晚上睡覺前,在衛生間洗腳時,不小心滑倒,左手插入馬桶的流水孔中,別住了拔不出來,我喊來兒子,順勢拔出來。兒子扶我站起來後,一看左手抬不起來了,兒子和媳婦都嚇壞了。我說沒事,我是大法弟子。可是他們不由分說把我送到醫院。經醫生檢查確診為:左手腕粉碎性骨折。為了把骨頭接好,一個醫生把我抱住,不讓我動,另兩個醫生抓住我的左手使勁的往出拉,因為筋縮回去了。當時把我疼的全身是汗,幾乎休克過去了。接著打上了夾板,弄個帶子把胳膊吊在脖子上。媳婦又開了一些活血藥,把藥方拿到手裏後,隨後手揣在兜裏說,我不吃藥就能好,家裏人都知道我對大法的堅定之心,無可奈何的笑了笑,沒說甚麼就打車回家了。

頭一天把我疼的一夜沒睡著覺,硬是挺過去了,第二天疼勁就輕多了。以前我幾乎天天出去向眾生講真相和發材料,這下家裏每個人都看著我,不讓我出門半步,心裏真著急。到第三天我可以挎著胳膊在地上來回溜達了,家裏人看我沒啥事都上班去了,我又可以出去發材料講真相了。我去的第一個地方就是橋頭公園,受傷的左手不聽使,扒開不乾膠很費力。貼一圈真相傳單用了很長時間。後來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公園就有人看著了。第二天再去的時候,那人看我挎著胳膊,又是個老太太,沒把我放在眼裏,就走了。我一看機會不能錯過,照常又貼了一圈。

這幾年來,我憑著對大法堅定的信念,救度眾生的一顆慈悲之心,不管外邊邪惡風聲松也好,緊也好,從沒把資料放在家裏不敢發出去,不管遇到多大困難,我都是儘快把這些資料送到他們手中,爭取早日得救,救人要搶在時間的前頭才行。

四.邪惡猖狂救度眾生不停

2002年是大陸邪惡迫害大法發瘋到極點的一年,但大法弟子不畏生死,在各個層次面以各種方式全力以赴講真相。3月5日長春插播「天安門自焚」真相,引起邪惡十分恐慌,據說身在北京的魔頭氣的發了瘋。一時間大量特務、610人員、街道辦事處紛紛出動,那次長春有5000多大法弟子被綁架。大部份協調人都被非法抓進監獄等,取資料出現了困難。我知道後將生死置之度外,在關鍵時刻主動承擔了接取真相資料的任務。每次來的材料很多,大包小包的。有時拎起來很費勁,邪惡對材料虎視眈眈。

記的一次接上頭後拎起一兜剛走不遠,就發現後邊不遠處有個穿警服的人跟蹤我。當時我有點緊張也有點害怕,但是想起我是大法弟子時,很快就鎮靜下來了。心中默念師尊教我們的除惡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我穩住自己,依然不慌不忙的向前走著,正念也越來越強。我一定要把材料安全的帶回家,這是救度眾生的東西,誰也不配拿走。當我路過家門口時,又轉了一個方向接著向前走,不能讓特務陰謀得逞。一會兒,回頭一瞅,不知甚麼時候特務不見了。心中一塊大石頭落了地。我知道是師尊保護了我。為了安全起見,後來取材料地點換地方,新地方離我家很近,街坊鄰居看到我拎著大兜往家走問時,我只好臨時找個理由搪塞一下,但我盡可能的避開他們。

取真相材料都是白天,家裏人都上班去了,只剩下我一個人,到現在他們也不知道這件事。有時來的材料較多。這些材料都有經過疊好後才能往出發。白天家裏有串門的,不方便,只好夜裏做。晚上等家人都關燈睡覺時,我也隨著關燈,因為他們是常人,儘量不讓他們知道為好。聽見他們睡著後,我就起來,為了隱蔽也不開燈,只是藉著馬路上的燈光,把材料拿來出來擺在床上,一張一張的疊好,每50個為一捆,用皮筋綁好,用時帶著方便,材料多時疊到下半夜2、3點鐘。和我一起發的一個老太太,手腳慢,家裏不方便做。每次我都把她那份疊出來。大法工作誰能做誰做,我心裏就想著眾生,經常一天只睡一會兒覺,也不覺的睏和累,走路還輕飄飄的。為救眾生我有使不完的勁兒。

五.度過病業關證實大法

7.20以後,有一次消業,就像心臟病犯了。全家人都慌忙的圍過來,並找來速效救心丸叫我吃,那陣勢我要不應付一下,他們是不肯罷休的。沒辦法我把藥接過來攥在手裏說:先休息一會兒再吃,等沒人了就把藥扔了。我丈夫死後,好藥有一箱子,自打煉功後再沒吃過藥,身上的動脈硬化、高血壓、膽囊炎、腎炎等那些病全好了。事後兒子高興的說:速效救心丸還真管用,我笑著說你當我真吃啦,你們一走我就把它扔了,不信你看看床頭地上是甚麼。兒子看後默默的點點頭,打那以後,不管我身上再有多大的反應,從沒提過讓我吃藥和上醫院的事,因為他相信大法是無所不能的。

六.「老媽不吃藥就坐床上抄書,骨折就接的這麼快」

有一次我去外地礦山,以70歲老朋友祝壽之名去講真相。他們那裏地方比較偏僻,大法真相材料很少,我每次去都帶去一些材料給他們,並把正法的新形勢講給他們聽,他們見到我高興的不得了,我又組織他們一起學法,找不精進的同修切磋,讓他們跟上來。後來在馬路上一輛自行車從我身後撞過來,前轂轤從兩腿中間出來,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一下子把我撞倒在馬路牙上,那輛自行車也隨著人倒在地上,我新買的一雙皮鞋也劃破了。

我起來坐在馬路沿上一看,左腳方向錯位了,腳尖朝後腳跟朝前。我一看這哪行啊,我硬是雙手把它扭轉過來,我是最偉大的法造就成的,這不算甚麼。想到這裏我一猛勁起來,支撐著走了十幾步,就痛的我再也走不了了。此時我身邊一個親人也沒有,撞我的那人要扶我上醫院,我說我是煉法輪大法的不怕,你走吧,那人一看老太太腳被撞成這樣,也害怕了趁此機會趕緊走了。

路是走不了了,我只好打一輛出租車到了女兒家。一家人看到我這樣子都嚇壞了,說甚麼要馬上送我上醫院,我平靜的對他們說,孩們別害怕,要上醫院我早就去了,還用等現在呀?姑娘啊,媽現在和以前不一樣,媽現在是大法弟子,甚麼樣都不怕。他們知道我煉法輪功,無可奈何的只好依著我。腳傷了我不怕,走不了路,我也不怕,就怕不能和大家一起學法。因為我不認識幾個漢字,自己讀不下來,只能靠別人讀,我聽,女兒家的人白天都上班了,這可怎麼辦呢?大法弟子一時一刻都離不開法,我把大法書抱在胸前急哭了。後來想,這也不是辦法,我就把隨身帶的筆和方格本從包裏拿出來,開始接著抄大法,儘管絕大多數的字我不認識,只能照樣子畫道,但是我心想,反正是法,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我叫人把小炕桌放在床上,骨折的地方放低了就疼,我搬過來一個枕頭把腳放在上面,這樣我就抄起來,一個月後我的腳完全好了,這一切女兒一家很驚訝:老媽不吃藥就坐床上抄書,骨折就接的這麼快,大法太神奇了。

七.來自兒子的「考驗」

師父說過在修煉的路上始終都有對你堅定不堅定的考驗。我有一次參加法會回來晚了點,兒子就對我大發脾氣(這是從來沒有過的):國家早就不讓煉了,你本身也是黨員,這不是和國家對著幹嗎,將來全家不都得被打成反革命啊!當時還沒有悟到這是背後舊勢力幹的,我沒守住心性也來火了:別說那話,不讓我煉,除非我死了。兒子一聽真是氣急了:那好,你煉吧,我不活了。說著用頭對著暖氣片撞去,我和他媳婦趕忙一人拽一隻胳膊,兒子一看這時媽媽還堅持,就給舅舅和舅母打電話,找來了我妹妹和妹夫。我氣的一頭躺在床上不理他們,想到大法這麼好,國家迫害我們,兒子也不理解,就傷心的哭了。他們一看明知道勸不了我,還說誰家有煉法輪功的都不消停。妹妹說:姐,為了孩子,就別煉了。我堅定的告訴他們:誰也阻止不了我煉,我身體原來啥樣你們心裏都清楚,成天打針吃藥,身上沒有不疼的地方,這一切不是師父給的嗎?我怎麼能不煉呢。他們不說甚麼了。第二天我又照常去煉功點煉功。從那以後家裏人再也沒有阻止我煉功了。

八.師父說了算

看著國家(中共)對大法的打壓步步升級,當時我想上訪也沒用,接待我們的都是警察,不讓我們說話,見面就抓,成天廣播、報紙、電視給我們無中生有造謠,煽動不明真相的廣大群眾來仇視大法,我想得把真相告訴世人,不能叫他們上當。我們大夥研究之後,決定在星期日上午出去煉功證實法,讓世人知道法輪功還存在。

到了那天,只有我和一個老太太,其他人有事沒去,怎麼辦?還證不證實法,大法弟子對法的堅定之心是無所畏懼的。我們倆一合計,兩個人也同樣能證實法。在一個馬路旁邊寬敞的地面上開始煉功。煉完三套動功接著煉抱輪,時間不長就有人往下拽我的胳膊,並且說老太太別煉了。睜開眼一看,我們兩個一邊一個警察,他們強制的把我們帶到附近的派出所後,兇巴巴的一面嘴裏罵著髒話,一面又猛勁的打了我們倆一頓大嘴巴。只覺的臉上熱熱的發木,但不疼,因為星期天派出所其他人都休息,他們倆是值班的。打累了他們就坐在椅子上給所長打電話。說根據舉報抓住兩老太太煉法輪功的,一個60多歲,一個70多歲,應該怎麼處理?所長說那麼大歲數,放了吧,否則,百姓會指責我們的,以後不好開展工作。但是,這兩個惡警還拖著不放,並打電話叫來了家屬,我們倆的兒子來了以後,他們又留我們到晚上九點多才放。通過這次我更加體會到了法的威力:放不放其實全是師父說了算,就看你正念強不強。

九.警察騷擾正念清除背後的黑手爛鬼

2002年3月5日,長春在全國首次插播「天安門自焚真相」,約有30萬眾生觀看了這一節目,邪惡發了瘋,綁架了5000多大法弟子,凡是知道煉功的人,人人過篩子。晚上十點多鐘,他們來到我家把我叫醒,我睜開眼睛一看有兩警察,一是歲數大,一是年輕的。那個歲數大的張口就問:老太太還煉不煉?我非常乾脆的說:煉哪,沒有大法我活不成,我的命是大法給的,你說能不煉嗎?兩個警察一聽生氣了。我兒子在一旁用朝語說:對他們沒人性的東西,他們說讓你進去就進去。撒個謊吧,就說不煉了。我也用朝語和兒子說:我們是修煉真善忍的,不能說假話。當時面對邪惡我沒動心。不知怎麼的他們再沒說甚麼,就氣沖沖的走了。兒子真是害怕了,我一有時間就發正念。清除背後操控他們的黑手爛鬼。打那以後他們再也沒有到我家干擾過。

有一次半夜,我正在打坐,來了三個人,一個是居委會主任,兩個警察。進屋後不容分說,就開始抄家,和土匪沒甚麼兩樣,屋裏被翻的亂七八糟,後來在一個手提兜裏找出一本《轉法輪》,這麼寶貴的大法書怎麼能落到他們手中呢。我不顧一切上去搶:這是我的命根子,你們不能拿走!他們都是年輕力壯的人,最後還是被他們搶走了。我心裏難受極了,眼淚幾乎流了出來,我兒子跟隨他們講理:你們憑甚麼抄家,有搜查證嗎?他們在惡黨的授意下可以為所欲為,根本不聽。這樣午夜我被綁架了。我兒媳婦馬上給我妹妹、妹夫打電話,告訴他們這裏發生的一切。我妹夫騎摩托車跟隨在警察後面來到派出所,那天直到下半夜,才把我放回來。出派出所前,我要求他們把大法書還給我,可是他們不但不還,還威脅我說:在這裏還敢要書。沒書的那幾天,我真是感到沒著沒落的,後來我終於又請了一本《轉法輪》,心才安靜下來。

十。掛條幅、真相護身符、真相廣播喇叭、貼大法真相標語救度眾生

我幾乎每天都出去發、貼真相材料,大多數都是晚上出去。有一年冬天的一個晚上,我發完材料後,燈光一晃,辨別不出方向了,在離家很遠的一個立交橋附近轉來轉去。沒辦法,後來只好叫來一個出租車把我拉到了家。我從沒因此而退卻過。

2002年秋天,我妹妹家請我到飯店吃火鍋,飯桌上還有一個外地的姪子,我嫂子也在場。因為我計劃好天黑後,出去掛條幅,震懾邪惡,應付著吃了一會兒,就退出去了。急忙來到家後,正是晚上7點半鐘,天黑黑的,我把六個條幅疊好放在身上,每個條幅兩米長,紅、黃、綠三種顏色,來到橋上一看,有人看著,沒有機會。就轉到臨河公園,整個公園沒有人,六個條幅分別掛在牆上、樹上、涼亭柱子上擺正後,我就高興的回家了。誰知第二天上午九點左右,兩個警察在公園邊上沒好聲的嚎叫起來。一連三天,警車和惡警不離公園,警車叫了三天,惡警也找了三天掛條幅的人。一個同修慌忙來到我家說出甚麼事了,這幾天警車老是叫個不停。我告訴她事情經過後,她說:先不要出去發材料了,挺幾天再說。我只是笑了笑說:我們是神在人中,邪惡甚麼也不是,該做甚麼就做,管它幹甚麼。

每當要過農曆年新年時,我都挨家挨戶去掛真相護身符,等到第二天早上起來他們開門取,使與大法有緣之人保平安,同時感到法輪大法對眾生的慈悲,有時正趕上開著門的人家,我就直接把護身符送到他們手中,大多數眾生心裏都很感激。

為了更廣泛更有效的救度眾生,把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真相告訴他們,2002年冬天,長春大法弟子自發的決定在12月21日長春法輪大法日這天,放定時播放大法真相的廣播喇叭。我當然不能落後,這天晚上有的功友將真相喇叭放在街道辦事處的樓層頂上,有的放在人群聚集的地方。我把喇叭放在一個居民小區中的樹叢中,後來覺的這個地方人少,效果不大,就把它又換到一個路的旁邊。喇叭按時響了,聲音很大,響了40多分鐘,直到真相全部播完,也沒人拿走它。我很高興,心想:這東西這麼好用,應該取回來再次利用。我去了同修家,把我的想法說了,開始那個同修同意了,下樓後,來了怕心,就回去了。我不放棄,決定一個人去到那,一看有人看著喇叭。可能是我的表面被那個人看出來了,他的眼神盯著我不放,當我發覺不對勁時,就返身往回走。那人一直跟隨著我,我拐彎,他也拐彎,他始終不緊不慢和我保持一定的距離。怎麼辦呢?路過一個食品店時,我靈機一動,就大大方方的走進去,買了幾個橘子用塑料袋裝上,拎著出來。再一看那人沒了,這樣我順利的回到了家,這是師父給我的智慧。後來聽說那喇叭是一次性的,不能再用,但我不後悔,我覺著只要符合大法的要求就去爭取,盡到自己應盡的責任。

中國北方的冬天臘月最冷,冰天雪地。滿馬路是冰,馬路很滑。天黑後我和一個同修出去粘貼大法真相標語,馬上要貼完眼睛只顧找地方貼,卻忘了腳下,不慎掉進了下水井裏去了。井裏沒有水一人多深,井沿上全是冰,光溜溜的,雙手甚麼也抓不住,有勁使不上,想盡辦法也無法上來,那個同修伸手往上拉我,可是因為她個子小地面又滑,不但沒把我拉上來,反而她也被拐下井來,我們倆都上不去了。夜越來越深了,四週漆黑一片,藉著遠處的燈光,能辨別出家的方向,怎麼辦哪?那時,心中只想為大法做事,關鍵時刻,還不能用法來要求自己,但心裏並不怕。後來我想了一個辦法:我用雙手十指尖放在井邊冰上,過了一段時間冰被我的雙手指溶化了,身體經過休息一會也有勁了,來了信心,就用雙手摳住溶化的地方,那個同修從下邊往上推我,這樣費了好大勁,最後終於爬上來了。我鬆了一口氣,把她拉上來,我們一邊向家走一邊又把剩下的大法真相材料貼完,才輕鬆的回家。

我發真相材料時,師父一直在幫我,使我沒遇到任何意外情況,這其中有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記的走到一個樓的電控門時,看著大門緊閉著,無法進入,心想這裏的眾生不能不管啊,我得把材料給他們。這一念就聽喀嚓一聲,門開了。當時我想有人出來了,等了半天也沒有人。我甚麼也沒想就進去,從一樓到七樓把材料發完。後來和同修說起這事,同修說那不是師父給開的嗎!這時我才悟然大悟。有的時候只要一想把真相貼在電線的高處以免別人撕去,等第二天一看,我昨天把它貼的那麼高呀!不可思議。有的時候正貼真相時,警察過來看了半天,好像頭腦麻木了,甚麼也不說就走了。這幾年大法的真相材料經我手發出去上萬張不止,從城市到農村,直至邊遠山區,從沒感覺到累。

十一。勸三退

大紀元了表《九評共產黨》以後,正法進程又到了一個新的階段,全世界大法弟子早已形成一個整體,充份利用各種有利條件講《九評》、勸三退,清除眾生身上的共產邪靈。我想勸三退要從家裏開始,讓兒子他們退出惡黨實在不容易,不容易也要做。我是惡黨黨員,一個同修幫我把我的退黨聲明寫好後,揣在兜裏先不急著發出,得想辦法說服兒子隨我一起退。兩個兒子,大兒子是一個外地大公司的副總經理,二兒子是一個很有名氣的公司中層領導,他們兩個從小就受惡黨邪理教育,大兒子吃住在公司,輕易不回家,這幾天正好回來了。我心中琢磨怎樣開口,其實我為這事已三天沒睡好覺了,二兒子也來看哥哥來了,我決不能錯過機會。你看平時說點別的張口就來,勸孩子三退就有很多顧慮。我查找了一個原因就是自己有怕心,怕兒子不接受,反而當笑話。我沒上過學,兒子他們都是大學畢業,自己被這種觀念障礙住了,後來我歸正了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是最偉大的法造就的,你就是美國大學畢業,當聯合國主席仍然是常人。我也照樣有能力救度你,我是為眾生的生命負責任。於是我鼓起了勇氣,在他們面前我嚴肅的講了三退的事,兒子說哪有那個事啊,我把我的退黨聲明拿給他們看,說你看我都退了,又接著給他講。兒子看我著急的樣子就說:那我就退吧。我說那得寫個聲明才能表明是真心的,大兒子認真的寫了一個退黨書面聲明,又讓弟弟和自己的媳婦把名簽上,交給了我。這下我的心才落地了,大兒子問:孩子們都退了嗎?我說早就退了。

第二天,我找鄰居一個老太太,我知道她老頭不是一般人,後來才知道退休前是一個勞教所的中層管事的,我和這個老太太很熟,老太太很相信,就怕老頭不相信,讓我找她老頭說說。我去她家進門招呼過後,坐下就講《九評》。最後講到國家迫害法輪功,他都聽進去了,最後老頭說:黨一個月給我開2000多元錢,我沒理由退啊,再說我兒子沒有一個下崗的,他們生活有比我都好,家家有車,還有開藥店的。我說退休工資是你以前每月工資扣除的,天經地義就得給你,那馬路上撿破爛的國家咋不管呢,我今天是來救你的,咱們鄰居一場,不能看到你有危險不管你。她老伴在一旁附和著,在我的勸說下老頭把自己、兒子全家、姑娘全家都寫上了,光黨員就17個,加上團隊一共退了30來個。

我的親戚多,這都是和我有很大緣份的,我不能不救他們。我小姑子家三內弟是鎮長,四內弟家人也很多,還有親家退休前是個縣長,他們都住在一個地方。我大老遠的坐車跑到他們那呆了5天,開始時他們不聽,我有時被他們帶動了,和他們爭辯起來,但最後我用大法、用師父的大慈大悲來切身實際的為他們著想,感動了他們,老少共退了一百多人。

2005年6月,我的嫂子過生日,我以祝壽為名去了她那裏,來了很多人,機會難得,講九評,勸三退帶去的真相材料發給他們,分發給他們護身符,他們都明白惡黨的所作所為,這次把我娘家人又退了一百多,其中有一個是清華大學要錄取的學生,還有一個是律師和一個高級工程師。

前年秋天,是我二兒媳婦的舅舅,是個物資局長,他來到我兒子家後,我聽著信兒,馬上趕過去,這老頭很固執。幾年來的證實法,我的正念越來越強,講九評勸三退針對甚麼樣的人也有一定的經驗,師父在《洪吟(二)》中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經過一番細緻的揭露惡黨成立以來對人民犯下的種種罪行,最後他終於認識到了共產惡黨的邪惡,不但自己寫了三退,還把兒子、女兒全家人都報上了名總共20多人。

想來想去我總覺的落下一個人,後來想起來了,是我二兒媳婦的姪兒,我急忙找到他,孩子當時就退了團,又一個生命擺脫了惡黨邪靈,得救了。

這幾年凡是能貼上點親戚的,我都去接近,救度他們。每次出門坐車給司機講,給路上的行人講。在家給親人講。凡是能接觸到的人,都給他們講了九評和三退,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去喚醒他們,有些以前誤解大法的都有改變了思想。就是我兒子帶去深圳南方旅遊,一路上遇見人,能講幾句就講幾句揭露惡黨迫害大法,虐殺人民的滔天大罪。我就是要告訴身邊的每一個眾生儘快脫離惡黨組織,不能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光有錢有地位、臉面上的風光保不了自己的平安,必須徹底認清惡黨的真面目,三退保平安是頭等大事。

為了證實法輪大法,幾年來我從沒懈怠過,在邪惡最猖狂的2001年我繞過圍追堵截,到過北京天安門為大法伸冤,又曾多次不辭辛苦的去外地尋找與我有緣的人,講真相、揭露惡黨、勸三退。每當有危險時都是師尊為我化解了,做了與我同等年齡的人無法想像的事。儘管這樣,我總覺的與大法的要求還差的很遠,面對這麼多眾生和大法弟子身負的使命做的很不夠。師尊在多次講法中,對大法弟子都寄予了無限的期望,同時又給了至高無上的榮耀,我們做不好三件事,怎麼能相配呢。在這裏我勸那些至今還精進不起來的同修,不要被眼前的執著障礙住自己千萬年的等待呀!師父把法講的這麼明瞭,時間不等人哪!趕快加入到正法的洪流來吧,不要讓你的眾生失望啊!

(根據大法弟子口述整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