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湘潭全慧平遭受迫害七年 老伴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8日】我是湖南湘潭江濱機器廠退休職工全慧平。1999年7.20以來,這七年中,只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遭到了十幾次的非法抓捕,關押,拘留,勞教非法迫害。

我曾是個出了名的老病號。1996年12月20日我絕處逢生,是永生難忘的日子。在這一天,我有幸得了宇宙大法,被慈悲偉大的師父救度修煉真、善、忍。我按照師父《轉法輪》去修、去學、去做,各種疾病不治而癒。我真正體驗到了一個人真正沒有病的滋味,走路一身輕,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1999年7月20日邪惡江羅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從此我沒有了安寧之日。大華嶺派出所,廠保衛處不斷來騷擾,三天兩頭來逼我,要我交花名冊。我說,我沒有花名冊,沒有。

1999年8月,我被迫離開家和老伴去了我姐姐家,剛去兩天大華嶺派出所代群星專程跑到常德,把我和老伴抓了回來去洗腦,逼我交大法書,恐嚇我和我的家人,不許走出江濱廠大門,監控管起來。

1999年12月11日,我的幾個同修到北京上訪證實法,16日到了天安門,警察騙我們上車關進了鐵籠子,警察打一個男同修小王,牙齒都打掉了,我把小王手裏的一個包裏面有大法書橫幅搶了過來,抱在懷裏,警察說:老太太,你把袋子交出來,免得年輕人(指小王)受苦。說完就搶我的袋子,拿到書就撕。我就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關鐵籠子時,警察搜身,把一個年輕的懷孕婦女身上脫的只有一條短褲。鐵籠子裏還關了一個空軍上校,警察用槍比著他提審了四次,每次都是打昏了回來,有的同修手銬都銬到肉裏面了。

我被非法送到湘潭駐北京辦事處,「接」我們的二個人坐的是飛機,大華嶺派出所的劉國熊還帶了老婆一同去,另一個是公安局的張某某。他們用的,吃的喝的全是我們付,還報了幾百元錢的藥費,共用了6000元。1999年12月19日我被他們非法押送回當地拘留所拘留15天。

2000年1月1日我從拘留所出來,惡警把我全家一起喊到大華嶺派出所廠保衛處。我一進去,廠辦主任王昌元,代生雲拍桌子暴跳如雷指著我大罵,罵我給湖南江濱機器廠抹黑。我說,我沒有,我維護大法,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他們不准我說話,要家人嚴管我,否則拿我家人問罪,要我寫保證,否則不許回家,嚇的小女去買東西送給劉某某,才讓我回來。從此不發一分錢養老金,節假日、敏感日都把我抓起來關押,派兩個人監視,搞的我全家人都在恐怖中度日。

2000年4月6日我和幾個同修,在家屬區草坪煉功。中午12點大華嶺派出所代群星等九個人來綁架我,說我串連,把我強行綁架到戒毒所拘留15天。在戒毒所一天要給他們十多個人洗衣,打飯,洗碗,洗被子,洗廁所,拖地板,甚麼事都幹。

2000年5月我寫上訪信到複印店複印被邪惡舉報,沒有複印完當場就被抓進拘留所,拘留15天。

2000年12月28日我和老伴一起到北京上訪,在北京西站火車上被抓,我沒報姓名,就把我抓在湖南駐京辦事處的地下室折磨,後來轉到長沙芙蓉辦事處長沙收容所(北京轉運站),31號送了回來。我後來到了姐姐家,惡警到處通緝,2月25日我被抓,2001年3月28日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半。

到白馬壟勞教所每天有十幾個人在精神上迫害我。

2001年10月9日提前釋放,在同修的幫助下於10月16日我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聲明在勞教所高壓下,受偽善欺騙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10月18日我到大華嶺派出所,在廠保衛處聲明以前受偽善欺騙而「轉化」的一切作廢。

派出所,廠保衛科惡人驚慌失措,又做我的筆錄。我說,我都不配合。我被24小時監控。

2002年2月7日上午大華嶺派出所來了幾個警察到家裏來,想綁架我,先欺騙家人,要把我老伴強迫送到醫院住院,我女兒說,我爸爸的身體這麼好,不需要住院。當天晚上我剛做好飯還沒有來得及給老伴吃,惡警察李生來騙我和老伴、女兒,說,到派出所只問一個情況,半個小時就回來。我一去,惡警就把我關押起來了。老伴見我一去沒歸,心急憂愁,加上長期處於高度恐嚇,9日下午五點在迫害中舊病復發,離開人世。

惡警把我關進看守所提審,我說,我修大法,沒有犯罪,有甚麼好審的,我要求無罪釋放。惡人一個字沒提我老伴去世的事。

在看守所我抗議絕食了16天,被強迫灌食,一個姓譚的獄警一隻手用竹板子撬牙齒,一隻手拎著腮幫子說:就是要拎死你,要灌死你,要把你拎穿。一邊罵人,一邊灌食,旁邊有幾個犯人按著我。一直到3月底才放我回來,我對女兒說:先到醫院去看看你爸爸去。女兒說:哪還有爸爸,抓你走的那天,爸爸第二天就去世了。我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2003年10月1日,我在易家灣貼不乾膠講真相,被惡人舉報,易家灣派出所的一個中年惡警察用冷水從頭上往下淋,再用打火機在頭上點火,說,「讓你自焚而死,可惜是水,點不燃。」一個年輕的警察用穿上皮鞋的腳猛踢我的腰,當晚不許我睡覺,開冷風機吹我,不讓我上廁所。我被迫害全身抽筋,大小便失禁,不能自理。易家灣、大華嶺派出所代群星又千方百計想辦法把我塞進看守所,我被迫害的骨瘦如柴,惡警還不許家人接見。

2003年12月12日我被送勞教所,勞教一年半。到株洲白馬壟勞教檢查身體不合格,我站不起來,他們就把我吊在鐵窗上,我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察就用錄音機把聲音放大,用膠布粘上封我的嘴。眼看不行了,才把我放下來了,惡警後來送我到看守所,看守所也拒收。最後,他們把我拖到了大華嶺派出所,通知我二女婿把我背了回來。

回來後我煉功學法,我身體恢復得很快,610不甘心經常上門騷擾,恐嚇說:時時刻刻都可以送你勞教。

2004年3月11日惡警察李生,代群星到我家綁架我去洗腦班,我不開門,他們就找我的女兒,我女兒說,本來是你們的不對,不開門。李生說我女兒妨礙他執行公務,要把她抓起來,搞的小女、女婿都不敢回家了。

惡警察李生說抬都要抬去,我堅決不配合,不去。給他們講真相,發正念,說不去洗腦班,我沒有罪,抬也不去,就是死也不去。惡警最終沒有得逞。他們強迫我的小女兒一個月不上班,專門看著我。

2005年2月24日晚上七點左右,來了一大堆的人,有社區的,有分局的裏裏外外都是人,只認得廠保衛處的何為新,張某某二個人,來抄我的家,有的抄床頭,有的抄樻子,有的撕門上貼的都撕掉了,抄走了師父的經文。過了一個小時他們又返回來,我不開門,過了很久,一直到晚上12點才走。第二天又來抓我,我不開門,幾個惡警察就在外等著,呆了半天才走。邪惡的綁架沒有得逞。

2006年1月7日我回老家四川,一是講真相,二是看我95高齡的父親,被惡警察代群星等人知道,要截回我。我去火車站,一個開出租的司機說:「我送你去,法輪功沒有甚麼不好,你再去北京我送你去。」在師父的保護,同修們發正念加持下,惡警沒有得逞。我順利到四川,有100多人做了三退。

我揭露這些迫害,目的是希望參與迫害的人員快快清醒,不要再幹蠢事了,不要為了自己一點小利而葬送了自己未來,那是後悔來不及的。


附參與迫害相關人員電話 湘潭區號 0732
原大華嶺派出所 李生 手機 13087322873 宅 5577513
荷塘派出所 代群星 手機 13055141477 宅 5584851
江濱保衛處長 吳建國 13907324424
寧軍 13973290254 5584040
社區主任 李鎮紅 13007329777 5577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