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女子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情況


【明慧網2006年7月7日】上海市女子監獄(上女監)的一幫警察是由中高學歷的知識份子組成的,由於隨波逐流的風氣加上利益以及事業心的驅使,這些在黨文化教育下的思想變異了的女人往往頑固而善用心計。有時上海市女子監獄的獄警會被法輪功體現出來的堅韌的意志所感動,但這種殘存的情感感化不了她們執意迫害的內心。

強化洗腦有多種方式,上女監的五大隊的每一天都在緊鑼密鼓的運行著他們的所謂「轉化」機制。他們將法輪功和刑事犯混合關在許多個監房裏,並將這些監房分為攻堅組、鞏固組、「轉化」組。

在攻堅組裏,五、六個刑事犯看管一個法輪功,稱為「監獄中的監獄」。五大隊的大、中、小隊長違背良知和職業道德,她們不是積極的教育犯人棄惡揚善,而是將犯人的減刑和法輪功的「轉化」掛鉤,縱容這些刑事犯為了個人利益不惜去傷害那些和自己毫無關係的善良的人。他們為了減刑,五、六個犯人將一個法輪功看管起來進行所謂的「幫教」,實際是從早到晚的批鬥。從早上6點鐘開始到晚上12點還不讓睡覺,輪班的批鬥、罰站。女警們不許攻堅組的法輪功到外面上廁所、洗衣服,洗澡(夏天也只有一盆水,洗頭多加一盆水),一切都在監房解決,然後獄警命令「幫教」的刑事犯倒痰盂、洗衣服,企圖使做這些事使得刑事犯人們更加敵視法輪功,使的他們更加將無端的火氣和欺辱加在法輪功學員身上。

法輪功學員在罰站、不讓睡覺、刑具、批鬥、欺辱的非人生活中還要承受信息閉塞、謊言、邪悟理論的衝擊,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惡警召集了有些法輪功學員的家人開大會,在會上泣不成聲的講演,用親情來折磨這群身陷囹圄的法輪功們。她們培養了一批爪牙、骨幹,配合她們的一切意向行動,這些爪牙們專門盯著法輪功的一舉一動,微言微行都可能成為把柄被無限的放大,在廣播裏大肆宣揚和批判。像曹瑾、董佳等爪牙,她們有時相互詆毀,有時狼狽為奸,專門在監房裏及各種場合欺壓法輪功,獻計獻策,積極配合迫害。

幾年下來,一個名叫奚皎的大法學員,由於承受不住壓力,出現精神病狀,神情恍惚,懼怕生人,經常做惡夢,惡警將她從5大隊帶出,到2大隊隔離,刑期滿了後也沒有放出,直到現在沒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還有,大法學員葛文星被「轉化」後,出現嚴重病狀,她的兩隻手臂奇怪的對稱生瘡,要求保外就醫遭到拒絕,惡警施蕾中隊長讓她罰站,兩膝蓋處放一張紙,如果掉下來,加倍懲罰;並在全隊講評中惡毒的說:「還有人想保外就醫,實話告訴你,不是要死了是不會讓你保外就醫的」,由於葛文星的病情迅速惡化,監獄害怕承擔責任,趕緊將她放出,葛文星回到家,兩天後死亡。

徐美景是快70歲的老人,原本患有糖尿病,抓進監獄後,在洗腦的高壓下「轉化」,出監後,徐美景立即寫了嚴正聲明,監獄惡警為此上門騷擾恐嚇,致使她病情加重死亡。

洪屏屏是上海外地的大法弟子,在監獄5大隊的洗腦迫害中一直堅持不「轉化」,到期後沒有將她放出的消息,據說也不在5大隊,現她下落不明,讓人非常擔心。

惡警中隊長仇敏英,在4大隊的時候就對大法弟子周倩、楊曼曄、顧繼紅進行迫害,調入5大隊後變本加厲的積極迫害大法弟子,策劃洗腦,經常開大會批鬥法輪功學員,擅於迷惑,煽動,挑撥不明真相的犯人,經常用電棍、束縛衣等刑具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黃英、韓春燕、曹培琴、金聞鳴等均遭其迫害。仇敏英賣力迫害法輪功,被調到監獄高層領導崗位。

上海市女子監獄是一座隱蔽的人間地獄。

積極策劃和參與洗腦迫害的惡警名單:
監獄長樊天敏
副監獄長:酈穎
五大隊:侯瑞勤大隊長
顏世平大隊長
施蕾中隊長
仇敏英中隊長(後升職)
張紅梅中隊長(後升職為1大隊大隊長)
程躍淵中隊長

參與迫害的犯人,由於洗腦「轉化」法輪功有功很快能受到減刑獎勵:
林喜蘭(暗中打學員,還受到顏世平大隊長庇護,已減刑出獄)
曹瑾
董佳
許亞英
等等到

浦東的大法弟子紀金花,在做大法資料時,被她的丈夫看見,她的丈夫報警叫惡警上門來將她抓走。惡人又通過其手機中的通訊錄,牽連大法弟子尤秀雲,目前二人可能在浦東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