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邪惡橫幅

【明慧網2006年7月5日】2006年新年前夕,在我所租住的樓房後面的居委會大院門口,掛出了一條污衊大法的橫幅。每當走到橫幅前,我就感受到邪靈張牙舞爪的獰笑。這個院門口是我每天出入的必經之地,每次路過那裏都很鬧心。屢次發正念它還在那兒,心裏覺的很不是滋味。

慈悲的師父為我們,為眾生耗盡了一切,而這些惡人還在污衊師父與大法,這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無法容忍的。怎麼辦呢?剪掉它?不行,這個小區內來來往往的人很多,而且離橫幅三、四米遠就是剛安裝的警亭;不除掉它,大法弟子不能維護大法,那也是正法修煉不允許的。就這樣一天天在矛盾中過去了。

離新年只有三天了,我的心越來越憂慮。新年要回老家,如果不除掉它,過年期間人們互相拜年來來往往的,那得毒害多少眾生啊。必須除掉它!我們是對師父立下誓約的,為助師正法而來,為眾生而來的。我做到了嗎?是甚麼阻礙我呢?師父說了,沒有偶然的事,是不是我來時的誓約中就包括來救度這裏的眾生呢?那麼我沒除掉它,不是在用人心衡量嗎?不是私心、怕心嗎?既然暴露出來,不就是去除它的好機會嗎?找到了根源,真正面對它的時候,它瞬間就滅了,取而代之的是寧靜與祥和。是啊師父就在身邊,我們就是除魔降妖來的,只要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我們做的正事師父和天上的正神都在看護著呢,還怕甚麼呢。

早晨四點鐘,我發完正念,請師父加持,拿著剪子平靜的走下樓來。四週靜悄悄的,警亭亮著紅燈,裏面沒有人。橫幅兩端用木棍固定在鐵柵欄上,中間用線縫在欄杆上。當我順利的把七、八米的橫幅除掉捲起來,想找個地方把木棍拆掉時,迎面急匆匆走來一個人。原來離橫幅幾米遠的院子裏,一輛出租車沒有熄火(我們這個小區開出租車的很多)司機可能回家拿甚麼東西,好像根本沒有看到我。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安全的離開了。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當我做完這一切的時候,想想其實都是師父在做,只不過從中給了我一個提高的機會。師父說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所做的三件事,看似是我們在救度眾生,圓容大法,實際上其間師父為我們的提高費盡了心,我們才能不知不覺的提高昇華上來。「有心煉功,無心得功」,只要我們平時多學法,心中無所求,無私無我在法上修,我們決對不會有任何危險的。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而且是屬於後走出來的學員。師尊在我剛得法之時就給我調整了身體,使我這個多病之人一身輕鬆。但我卻不太精進,「7.20」之前連兩遍《轉法輪》都沒有看完。「7.20」後由於悟性差,加之修煉環境不好(接不到師父的新經文),沒有跟上正法進程。但信師信法的心沒有變。我一直牢記按大法要求做人。

慈悲的師尊在2003年春又一次從地獄中撈起了我。我手捧著師父的新經文,激動不已。師父啊!弟子這樣不爭氣,您還是沒有嫌棄。同修的正念正行,對我有很大的促進作用,每次跟同修相聚,我都覺的是走在朝聖路上,回來和去的時候相比就跟換了個人似的,思想快速昇華著,簡直像是在飛著提升,使我很快跟上了正法進程。我努力以法為師,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做的不好,經常看著師父的法像羞愧難當。

2004年春一天夜裏,我正在打坐,忽然自己的元神忽忽悠悠被甚麼東西提著似的,離開了身體,意識也越來越模糊。我猛然想起師父講過的有關的法,趕緊向師父求救,想喊「師父救我」卻已經喊不出來了,只是意識中努力掙扎著喊著。接著一股力量把我緩緩的送了回來。我當時哭了,感到師父就在眼前。我深知自己的生命是慈悲的師父給的,是讓我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

深感《明慧網》對自己提高有巨大幫助,覺得應該把自己修煉中的體會寫出來。可受自己沒有文化(小學沒上完)這個觀念影響,幾次想寫中途又停了下來。最近看到《明慧網》上同修的建議,心想寫出來或許對沒走出來、有怕心的同修有一點幫助。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在此感謝慈悲的師尊!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