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雙城市惡人迫害的幾近失明

【明慧網2006年7月31日】那是中共惡黨在中國迫害大法弟子最猖狂的時期。2001年陰曆臘月廿三日(俗稱「小年」),我正在家準備過年的東西,不知是哪來的兩個年輕男子突然闖入我家,二話不說,把我綁架到雙城市秋林公司五樓(秋林公司是雙城的一個商店,雙城鎮政府臨時租用專門關押大法弟子)。

當時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那裏,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關在一起。我剛一進去就看見一個老太太被綁到凳子上。地面都是冰涼的水泥地,所有的人,不論年齡大小全都不讓穿鞋,光著腳站在水泥地上,每天上下午罰站兩、三個小時,還不讓我們上廁所。

當時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惡徒有:

閻善利:黑龍江省雙城市雙城鎮的副鎮長,負責抓全面工作。他雇佣了一些社會上的閒散人員看管大法弟子。他不但自己打罵大法弟子,還利用他雇用的那些人侮辱、打罵大法弟子,甚至對女學員耍流氓。

劉玉華、高姓女子:此二人均在50歲左右,他們主要負責給大法弟子洗腦,強迫學員開會,看污衊大法的錄像等。

陳永佔,冉令才:此二人打罵大法弟子極其狠毒。兩人均已遭惡報死亡(網上有報導)。

被關押在這裏的大法弟子經常被閻善利叫出去逼問煉不煉功了,如果說「煉」,不管男女老少就被拳打腳踢。一次有兩個小弟子(約十幾歲),因為不屈服,只說了句「煉」,就被他狠狠的打耳光,打的特別響,我們在屋裏都聽的很清楚。打了小弟子後,第二天閻沒來上班,聽同修說他打完人之後手就疼,真是現世現報。

一次閻善利強迫大法弟子罰站,一位女學員因長期關押身體很虛弱,根本站不住,都得靠別人扶著才能勉強站住。可閻善利硬逼著她站著,真是一點人性都沒有。最讓人不能容忍的是,閻善利竟然指使雇佣的那些惡徒對大法弟子耍流氓,往大法弟子的屋裏撒尿,而且滿口髒話。這就是那些忠於中共惡黨的幹部們的水平,如此無恥和邪惡。

大法弟子除了遭受肉體上的迫害之外,精神上也遭受到無休止的折磨。每天早晨8點多我們被進行強制洗腦。劉玉華負責監督,逼我們看「天安門自焚」偽案的錄像。此人表面上偽善,對大法弟子說話很和氣,家屬來的時候也假裝「關心」大法弟子的身體,但背後對大法弟子家屬勒索罰款都是她幹的。

我是一名快70歲的老年弟子,因長期關押在這陰暗潮濕的地方,20多天後眼睛漸漸看不見了(在此之前視力正常)。

我的家人知道後,要求他們放人,他們不放。惡徒陳永佔說,要想放人就必須「轉化」,簽不煉功的「保證書」,還要讓我踩師父法像。我拒不配合。家屬看我態度堅決,就強烈的要求他們放人。他們看我的眼睛問題很嚴重,怕承擔責任才勉強答應了,但逼迫家人交納3000元人民幣。家屬雖然氣憤,但也無奈,只好交了錢將我接回家中。

我雖然走出了這個牢籠,但惡徒們給我和家人帶來的傷害卻是長久的,直到現在我的眼睛還沒有恢復。

我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身體好了,家庭和睦了,從大法中受益頗多。可口口聲聲叫嚷「為人民服務」的中共惡黨領導下的惡徒們,竟然將我迫害成這樣,使我幾乎成了瞎子,整天不見天日。他們對我和我家人造成的傷害永遠都償還不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31/1344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