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書記的改變

錦州故事

【明慧網2006年7月23日】

  • 社區書記的改變

  • 四個女人的「三退」經歷

  • 觀音菩薩的點化

  • 東北壯漢的見面語:「法輪大法好!」

  • 警察喊「法輪大法好」

  • 社區書記的改變

    2004年的一天,琳姐正在家中,身穿著寫有「真善忍」的背心。這時,社區書記帶著社區主任等三個人來到了她家。

    四個人一進屋,見著琳姐身上的背心都吃驚不小。其中社區主任就忍不住發話了:「你咋還穿這樣的背心」?

    琳姐接過她的話茬說:我就是按著「真善忍」做的,穿這樣的背心是讓我做得更好。接著琳姐就跟這幾位「關心」自己的不速之客講起了自己在「真善忍」法理的約束下做的兩件小事。

    琳姐說:是因為我修煉了,見社區連個凳子都沒有,才自己出錢給社區買了凳子,供大家用。如果我沒修煉的話,這樣的事我是不會做的。(琳姐因堅持修煉而被開除公職後,靠打臨時工掙的低工資養家糊口還得供孩子上大學,生活是很拮据的)。

    因為修煉,琳姐處處按著「真善忍」要求自己,主動幫助弱者。琳姐接著向她們講述了自己幫助一個要飯人的事。

    一天她走在去北湖公園的路上,只聽見有人不停的喊「我餓,我餓」。她順著聲音一看,只見一個渾身髒兮兮的人躺在大街上,整個身子蜷縮著,很是可憐。琳姐趕緊上前問他需要甚麼。那人說甚麼也不要,只想吃點東西。琳姐見他餓成那樣,就趕緊去附近早市買了四根油條給他吃。賣餅的人見琳姐這樣對待一個很髒的要飯人,心裏很受觸動,也把賣剩下的餅給了要飯人。

    琳姐講完後,向社區書記說,如果我沒有修煉的話,遇到這樣髒的人我是不會理會他的,更談不上給他買東西吃了,我可能也像其他人一樣,像躲瘟疫似的,躲得遠遠的。

    社區書記聽琳姐的講述,一直默默的點頭,自言自語的說,「法輪功的‘真善忍’是好」。

    琳姐又接著向她們講了「文革運動」給中國百姓帶來的災難,講「六四」學生反貪污卻受到血腥的鎮壓。告訴她們這都是天理不容的罪惡行徑。而如今,如果誰把大法弟子給舉報了,或給綁架了,假如這個大法弟子後來又被迫害死了,那你所造下的罪惡就得一點不剩的全部償還,就像「文革」結束後,那些參與迫害的人是一樣的下場。如果人不治,天也得懲罰這樣的惡人……。

    社區書記等幾個人聽琳姐講的很有道理,也沒說甚麼就走了。

    第二天,琳姐走在街上發覺社區書記又跟在她後面。

    琳姐回過頭,上前主動和書記搭話:「書記,咱倆兒真有緣,又遇上了。」

    書記說:「我有句話想跟你說,也有點事想問問你。」

    琳姐說:「不用客氣,你就說吧。」

    書記說:「人家共產黨不讓你煉你就別煉了。現在政法委又要煉法輪功的名單呢。」

    琳姐說:「這名單你可不能給,你不要命啦?為了利益出賣人的事可千萬不能幹。我被開除前,自己一個人一個辦公室,一個月2000多元的工資。我丟了這2000多元的收入可還是選擇了修煉,為啥,那是因為法輪大法好。如果你為了這300多塊就出賣法輪功學員、反對佛法,那可是犯了天大的罪呀。我問你,你要命還是要錢?」

    書記說:「當然要命了。可我還有事問一下,你們貼的那些傳單,要求檢查衛生的給撕掉。我不撕,叫別人撕。行不?」

    琳姐說:你這樣做是最不好的。你都明白真相了,怕丟命的事自己不幹叫別人去幹,老天看這樣的人最不好,就先淘汰這樣的人。

    社區書記說:聽你這樣一說,我明白了,那對這個事我也不管了。

    琳姐說:那你真的做了件功德無量的事。

    這時只見社區書記的臉上露出了很燦爛的笑容。她好像一下子卸掉了許久以來壓在身上很沉重的包袱一樣,心情一下子輕鬆多了。她高興的與琳姐道別,還不住的說謝謝琳姐。

    後來得知,社區書記並沒有給政法委呈報大法弟子的名單;大法弟子粘貼在樓道內的資料也很少有被撕掉的。

    一天琳姐在街上又遇見書記,書記又高興的叫住琳姐說,她也在看《轉法輪》,看完後覺得渾身發熱,感覺真的很好。

    後來得知,這個在職的社區書記也走入了大法,在修煉中也紮紮實實的按著「真善忍」的準則要求著自己的一言一行。


    四個女人的「三退」經歷

    那天,慧姨在兒童公園附近遇見一位30多歲的婦女(以下叫她梅),一臉的愁容,滿腹心事的想著甚麼。

    慧姨見梅愁眉不展的樣子,很想能幫助她做點甚麼。於是就上前和她搭話聊天。閒聊中得知,梅在教委工作,丈夫原本在公安局工作,而如今卻攜款40萬與小姘外逃了。梅遇到這樣的不幸,既擔心害怕,又心生怨恨。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正為這事發愁呢。

    慧姨正聽著梅道著心中的苦楚時,這時一位20多歲的姑娘(以下稱柳)上前來問路,說找一位台灣來的算命先生。原來梅剛好知道他在甚麼地方。

    柳趕忙要求梅帶她去找這位算命先生。梅偏又拽著慧姨一同去。這樣一來,三位在街上偶遇的女人便一同去找那位台灣來的算命先生。

    一路上,慧姨向梅和柳講起了大法真相。慧姨為了解開梅的心結,消除她內心的怨恨和不安,安慰她說:「你也別怨你對像不好,其實這個根不在你對像那裏,是因為這個黨不行了,是因為它太邪惡了,在它的邪惡思想教唆下很多原本善良的人學壞了。這是惡黨文化造就了像你丈夫這樣的人。」慧姨耐心的寬慰她不要傷心難過了,打起精神來,自己好好過日子吧。梅靜靜的聽著慧姨耐心的講述,心情也好了許多。

    慧姨接著就向她們兩個講「三退保平安」的事,勸她們兩個趕緊退出中共的相關組織。慧姨看著柳說,「你的命不用別人算,我就給你算了。你的腦門上都有記號,這個記號就是當你加入共產黨的相關組織時,被共產黨這個惡龍給強加上去的。因為你那時向它做了宣誓了,要為它奮鬥終生,就意味著你的命交給它了。而現在因為它對中國百姓犯下了滔天大罪,人不治天治,天要滅掉這個惡龍,如果在天滅中共前,提前退出加入過的組織,神就把那個邪惡的印記給抹掉了,以後發生甚麼天災人禍都與你無關,你就平安無事了」。

    梅和柳聽慧姨的講述的很有趣也很在理,也明白了「三退」是為了在「天滅中共時」不被禍及,保住自己的性命,所以都高興的表示退掉原來加入過的邪黨的相關組織。

    三個人走著、說著,就到了算命先生住的地方。還沒到門口,只見從屋內出來兩個小姑娘,說老師父告訴的有貴客登門,讓她們出來迎接。

    她們還告訴梅和柳說,「你們借高人的光兒,不用排號,把生日時辰送上去就行了」。原來梅曾經來過這裏要給自己算一算,但當時卻遭到拒絕,沒給算。

    慧姨說:你也不用他算了,我早就給你算出來了。人準有大難,發表「三退」,退出加入過的黨團隊組織,你就甚麼事都沒有了,甚麼災難與你都無關了。

    出來的兩個小姑娘聽慧姨這樣說,又聽老師父說有高人來,心裏對慧姨就有了幾分說不清的敬重,又聽「三退」能避免災難,心裏好像一下明白了很多道理,當場就表示堅決退出與惡黨有關的一切組織。

    梅和柳與慧姨的巧然相遇,聽到了很多原來沒有聽過的事,也達成了各自的心願,內心也得到了安慰。兩個人的興奮溢於言表。很高興的和慧姨告別。

    慧姨和四個女人的偶然相遇,算是機緣巧合。「也許這就是自己和三個女人本來就有的緣份,以這樣的方式了結了」。她四個女人相互道別。慧姨為自己能使四個素不相識的女人在明白真相後而作出明智的選擇而感到無比欣慰。更為她們能因此而獲得真正意義上的救度而高興。


    觀音菩薩的點化

    慧姨走在回家的路上,這時看見凌河區某超市門口,一個女清潔工正手拄著掃帚,神情專注的想著心事。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樣子。

    慧姨走近她,上前關切的問道:姑娘,咋拄著個掃帚,想啥呢?

    姑娘聽慧姨這一問,好像遇到了親人,正憋著一肚子的話沒人說,這一下就把慧姨當親人似的倒起了苦水。原來,她丈夫外面有小姘,天天半夜才回家。自己憋了一肚子的火不知道該如何撒出去,正盤算著咋把自己的丈夫給殺了。

    慧姨聽了姑娘的訴說,心生幾分悲憐,拉住姑娘的手安慰說:「你不能這樣想,他是做錯了,可是,你還得往寬想一想。再說了,他之所以做出這事,也是因為這個社會變壞了,到處都是「坑矇拐騙偷,吃喝嫖賭抽。所以說是這個社會環境把他給染壞了。你別看他這樣,可你們還是原配夫妻。他咋不好,他每天還回家。遇到這事,你最好還是用善感化他,你把飯做好了,等著他回家。也許他就不會那樣了」。

    姑娘聽了慧姨的話,越發感到像是自己的親人在眼前,她激動的哭了起來。看她那痛哭流涕的樣子,就能知道姑娘內心深處的苦楚也是一言難盡。姑娘倒出了自己的苦楚,聽著慧姨的勸慰,心情輕鬆多了。

    姑娘聽慧姨的話越聽越在理,兩個人也越聊越親近。聊著聊著,姑娘猛然想起昨天晚上做的夢。她就跟慧姨講述起來:「昨天晚上我夢見從窗外飛進一個大菩薩,閃閃發光的,非常漂亮。看的可清楚呢。昨天看的大佛可像你呢。今天一看見你就有種親切感,在這兒看見大姨真是緣份」。

    慧姨說:我就是信佛的。你看我今年都快70歲了,身體硬朗朗的,甚麼病都沒有。阿姨告訴你信佛的都講要善待他人。不論遇甚麼事都放寬心。別走那些窄道。

    姑娘經過慧姨的開導,心境越發放寬了,很高興的表示今後要好好對待自己的丈夫。

    慧姨說:阿姨還告訴你,為了日後保平安,現在要抓緊做的就是「三退」,就是退出你曾經加入過的黨團隊組織,將來無論發生甚麼天災人禍都與你無關了,你就自然平安了。

    姑娘聽著慧姨的每一句話都像是佛在告訴自己甚麼,她毫不猶豫的表示一定要按著慧姨說的做:「三退保平安。」


    東北壯漢的見面語:「法輪大法好!」

    在錦州,有這樣一個壯漢,每次見到法輪功學員,見面打招呼的第一句話就是「法輪大法好!」。

    這個東北大漢,原來喜歡跳舞,在露天舞廳遇見一個大法學員向他講大法真相,後來他們成了朋友。一日,這個大法學員邀請他吃了一頓便飯。在飯桌上,大法學員向他講真相後使他明白了「三退」的道理,他很高興的把自己曾經加入過的惡黨組織給一退解千憂了。

    你別看他身板看起來很壯,病卻不少:甚麼頸椎痛、初期酒精肝硬化。每次病一犯起來,病痛也使這位大漢痛苦不堪。

    一次,他的病又犯了,他就想起了那位法輪功朋友告訴他的話:病痛時,默念一百次「法輪大法好!」,病痛準消失。他於是真的一邊默念「法輪大法好」,一邊數著默念的次數。當念到100次的時候,他的病痛果真一下子消失了!

    俗話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這下,他簡直是親身體會,他切身體驗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他從內心感謝那位法輪功朋友給他的幫助,感謝法輪大法為他解除病痛。他從內心感受著「法輪大法就是好!」

    從那以後,他只要是和大法弟子相遇,無論在甚麼場合下,身邊有多少人,他老遠就揮手打招呼,然後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法輪大法好」!從他的聲音、他的舉動看的出那是一種內心世界情感的自然流露。


    警察喊「法輪大法好」

    2004年冬天的一天,琳姐正在廚房炒菜,這時候就聽到有警察從外面進來了。

    琳姐聽見那個警察直接進到臥室後向丈夫要家裏的電話號碼,馬上放下手裏的活,進屋叫住愛人說:「你把電話號碼給他,有我呢。你不用怕他!」

    琳姐又面對著警察嚴正的說:你想要電話號,也給你。可我告訴你,給你是給你,你想從我家出去,你得喊「法輪大法好!」你只有這樣喊了,我家的電話號碼就給你。

    警察聽了,一臉的驚訝。他看著琳姐,真的就喊了起來:「法輪大法好」!

    琳姐說:你再喊「真善忍好!」;「從此以後不再迫害大法!」;「保護大法弟子!」。

    警察就跟著喊:「真善忍好!」;「從此以後不再迫害大法!」;「保護大法弟子!」。

    警察喊完了上面的話,就說:「你家太熱了,呆不了了」。說著他轉身就跑了。也沒有向琳姐要電話號碼。

    從那以後,警察再也沒有來過琳姐家。

    後來的一天早晨琳姐走到北湖公園附近時,這個警察坐在出租車裏,看見琳姐就喊琳姐的名字。

    琳姐手拿著油炸糕衝著他說:咋,想吃啊。

    警察像是看見了老熟人似的說:別人給我都不吃,你的東西,說啥我也得吃。琳姐遞給他油炸糕,他很高興的吃了起來。

    從那以後,琳姐再也沒見過這個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