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同修王宏斌──-寫在7-20前夜(圖)


【明慧網2006年7月20日】又到7-20了,邪黨書記江澤民因妒忌、猜疑,和邪惡中共互相利用殘酷鎮壓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民眾,這種無理迫害已經持續整整7年了。在中國大陸數千萬的法輪功學員家庭從99年的這一天開始陷入了無名的苦難……


石家莊法輪功學員王宏斌,在勞教所經歷了兩年肉體和精神的摧殘後於2003年10月9日離開人世。

河北石家莊市的王宏斌一家人,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從99年7月20日凌晨夫妻同時被抓開始,先後被非法抄家五次;夫妻被抓六次;連遭不幸。先是妻離子散,然後流離失所,再後來家破人亡。王宏斌被抓、被打、被用刑折磨、被非法勞教,於2003年10月9日被迫害致死。妻妹馮曉敏長期流浪在外,身心被嚴重摧殘,2004年6月1日化膿性腦炎去世(家屬懷疑她曾被警察毆打過腦部);妹夫流離失所至今杳無音信;岳父在失去親人的痛苦和警察不斷上門騷擾的雙重壓力下,心情抑鬱成疾,於2005年3月1日患肝癌去世。

現在王宏斌家中只有妻子馮曉梅一人,撫養自己兒子的同時,還得撫養妹妹一歲多的兒子(小天行)。在邪惡中共對法輪功的高壓政策下,不到一年半的時間裏,相繼三位親人去世,物是人非,淒慘至極,一個幸福的家庭從此消失了。用馮曉梅自己的話說,「在人類文明發展到今天,竟還有如此悲慘的一幕。我常常覺得好像是在做惡夢,接受不了。」這只是中共殘酷迫害大法學員的一個例證。

99年7-20前幸福的一家人生活


王宏斌一家和妻妹馮曉敏一家
高精度圖片
王宏斌和兒子王博如

99年7-20前,王宏斌一家人生活幸福。宏斌中等身材、胖瘦適中、白皙的臉上戴一副眼鏡,給人的印象是為人忠厚,文質彬彬,典型的白麵書生。平時少言寡語,樂於助人,性格謙和,說起話來總是那麼溫和,從不大聲說話。據說在工作單位十幾年,從未和同事發生過爭執,品行有口皆碑,工作勤奮努力,還被評為郵電系統優秀大學生,事蹟收錄在「廠志」中。

王宏斌是參加師尊94年3月3日石家莊傳法班的老學員。交流得知,宏斌上大學時就喜歡氣功,先後練過十多種氣功,他性格內向,很少主動和別人交談,母親突然去世給他的打擊很大,所以身體不好,長期服藥。有緣修煉法輪功後,他明白了許多人生的真諦,心裏像敞開了一扇窗戶,身體很快無病一身輕,精力充沛,工作起來渾身是勁,真正體會到了生活的美好。他覺得法輪功的真善忍法理就是他一生要追尋的真理,決心嚴格要求自己修煉到底。

宏斌從修煉法輪功中受益頗深,善良的本性使得他希望所有的有緣人都能修煉法輪大法,都能身體健康,體會到人生的真諦,做一個先他後己的好人。所以他主動義務教煉功動作,幫助老年學員代購法輪功著作,還提供自己的家裏做集體學法場所,自費購買錄音機給大家用,擔當起義務輔導員的工作。由於大家的認可,後來他擔當石家莊市輔導站義務副站長,幫助組織新學員學法煉功。

當時新學員非常多,幾乎每天都有新加入的學員參加集體煉功,他非常耐心的教動作,解答新學員提出的一些問題,總是那麼溫溫和和的,從沒有過不耐煩,不管男女老少都喜歡圍著他說話、交流。他的愛人也修煉,他們還有一個當時5、6歲的兒子,王宏斌總是提著錄音機,早晨一家人一起來煉功,兒子在附近跑著玩耍,煉功結束後買上早點一起回家。聽說他們夫妻都是大學生,在郵電行業上班,工作單位好,一家人身體健康,家庭溫馨美滿,夫唱婦隨,兒子活潑可愛,真令人羨慕!

宏斌的平和、謙遜、寬容、做事考慮周到和樂於助人,都給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連看管過他的警察都說「王宏斌是個大好人」。他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傳開後,不修煉的同事、街坊鄰里、親朋好友都感到非常悲痛,在葬禮上他的妹妹哭喊著說「它們(邪惡中共)怎麼這麼狠啊,我的哥哥對誰都好,是好人啊!」,宏斌當年在原單位曾經讓房給一位老年男同事,聽說宏斌去世,老同事禁不住放聲大哭;同修的家屬也都非常尊重他;和他相處過的同修更是懷念他。

黑色的7-20

1999年的7月20日早晨,天下著毛毛雨,大家沒有意識到一場邪惡的迫害即將來臨,仍嚮往常一樣,都陸續的到煉功點煉功,可是唯獨缺了宏斌一家人。後來聽說凌晨3點多,20多個警察就把他們夫妻抓走了,家裏只剩剛剛十歲的孩子。同一時間被抓的還有另外4個人,都是輔導站的義務工作人員。

宏斌被秘密關押在石崗大街派出所的置留室50多天,受了很多罪。專案組不停的審訊調查取證,後被冠以「擾亂社會治安」罰款200元釋放。沒想到又成了以後被進一步迫害的藉口。

王宏斌因為是副站長,成了邪黨警察的重點監控對像,那時邪惡中共恐嚇,只要三個以上法輪功學員在一起就算非法聚集,就可以抓捕。可宏斌夫婦已經兩個人了,就是再有一位修煉法輪功的朋友到家裏問候、做客都算非法聚集。隨時都能被抓,所以那時我們都很少去看望他們。

在邪惡中共的淫威下,派出所的警察,辦事處、居委會的工作人員為了自保,明明知道宏斌是好人,還常打電話「關照」,還有刑警到宏斌家裏騷擾,節假日不許離開石家莊市,回老家、帶孩子出去郊遊都成了奢望。

2000年6月底,又要到敏感日期了,單位怕擔責任,逼著宏斌夫婦停職反省,要寫「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只發300元生活費,無奈他們夫妻為堅持信仰只好辭職另找工作。

2000年9月,王宏斌因在出差的火車上看法輪功書籍被鐵路警察抓捕,被搜出隨身帶的真相資料,輾轉好幾個派出所關押4、5天才被放回家。

被綁架折磨,含冤離世

2000年10月1日假日期間,派出所、刑警隊、居委會又到宏斌家騷擾,被堅決抵制才沒被抓走。

2000年12月5日宏斌被十幾個便衣在家中綁架,野蠻抄家。嚇得孩子的姥姥渾身發抖動不了了,後來一聽到敲門聲,老太太就心跳加速腿發軟。接著宏斌被關押到一個賓館,遭受侮辱、毒打、野蠻灌食和上背銬等折磨,後被送石家莊市勞教所非法關押。

宏斌在勞教所期間遭受過種種的精神和肉體迫害。長期不讓睡覺;管教指使犯人用打火機將宏斌指甲連根燒掉;被單手吊銬在窗戶的鐵柵欄上三天三夜。犯人對法輪功學員心狠手辣會得到管教的加分減刑,因此監控他的犯人十分賣力,寸步不離,連去廁所都跟著。搞不清楚甚麼時間會被送去「嚴管」,不知道一會兒會發生甚麼,宏斌的精神長期處於緊張、壓抑之中,造成嚴重的精神創傷,身體每況愈下,勞教所一拖再拖不讓「保外就醫」,等到真有生命危險了,為了推卸責任,才找藉口提前放他回家。宏斌積鬱成疾,含冤離世。

僅僅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一位大家公認的好人就這樣被邪惡中共奪去了年輕的生命。這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是絕無僅有的。從宏斌一家人的遭遇可以看到中共的邪惡、殘暴本性。

中共靠發動各種政治運動,對善良民眾搞反覆恐嚇、暴力鎮壓和無情打擊來維護中共不合法的暴政。打壓民眾從不手軟,還獨佔社會媒體造謠欺騙、煽動仇恨,脅迫、誘騙全社會泯滅良知參與鎮壓所謂的「一小撮」。對法輪功的鎮壓也是調動軍隊、公安、司法、媒體以及強迫普通民眾參與犯罪。而且採取群體滅絕政策,不但利用抓、打、關、酷刑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背地裏還縱容、指使那些利慾熏心的人,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利,然後焚屍滅跡。

中共的殘暴、蔑視人權、違背天理民意越來越被國際社會唾棄,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已經有1200萬中國民眾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請那些善良的民眾看清中共的反人類本性,立即退出中共,不與邪惡為伍,給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