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徒仍逍遙法外 左志剛父母拒絕火化愛子遺體(圖)

【明慧網2006年7月15日】(明慧記者黃凱莉採訪報導)五年前,石家莊市法輪功學員左志剛在結婚的前一日,被惡警強行抓走,僅一夜之間就被折磨致死,其遺體遍體鱗傷;左志剛年老的父母為了為兒子討還公道,強烈要求保存遺體,遺體至今未火化。最近石家莊殯葬管理處發出公告,要家屬在60日內辦理火化事宜。就此,記者近日打越洋電話,採訪了左志剛父母,兩位老人說,兇徒至今仍然逍遙法外,兒子遺體是兇手殺人害命的證據,絕不同意火化遺體。


2001年5月30日,石家莊市法輪功學員左志剛在結婚的前一日被迫害致死

2006年6月26日《燕趙都市報》第六版刊登了石家莊殯葬管理處公告,內容為:依據《石家莊市殯葬管理條理》規定,「以下遺體在殯儀館存放時間已經過期,望逝者家屬及有關部門自公告之日起60日內到石家莊市殯儀館辦理火化事宜。逾期由殯儀館予以火化,骨灰保留半年。」序號18的名字是左志剛,備注標明是2001年5月31日由興華街派出所送去的。

當回憶起當初看到兒子遺體的情形,左父說,發現兒子身上有多處傷痕,脖頸兩側各有一條明顯的傷痕,周圍尚有血跡;後背中心腰上順背脊方向有相距一寸左右猶如筷子頭粗細的兩個深坑;後背大面積皮膚為紫色;臉部、腮部有遭鈍器擊打的腫塊;兩耳部位全部為紫藍色。左父當時有追問兒子死因,公安局聲稱左志剛是「上吊自殺」。

不過,左志剛父母認為兒子自殺是絕不可能的事;因為兒子在遇害的前一日,本要結婚,而且他要照顧90多歲的奶奶,年老的父母,還有一個患了精神病的二姐。

左父當時責問公安局人員,兒子是怎麼自殺的?橋西公安分局說左志剛是將上衣撕成布條,捲成條在鐵柵門上上吊的。左父說:「結果我們看到他的衣服好好的,並沒有撕成布條。」又問公安局人員:兒子被抓後,有人看著他嗎?其回答是:「當然有人看著。」

左父指出,依公安所說,左志剛是在鐵柵門上吊的,那門是1.6米高,而左志剛的身高是1.72米,何況公安局人員承認當時有人看著,怎麼能上吊自殺呢?「他們分明是說瞎話。」

這五年裏,為了給兒子申冤,左志剛父母走訪了河北省、石家莊市的各級政、法部門,要求調查左志剛被迫害致死的原委及法辦兇徒;得到的回應卻是:法輪功的事,不管。還說:「管公安局的事,不是腦子有毛病嗎?」

左父說:「我們訪問過很多記者、律師,他們都表示無奈,因為他們的上級有指示不讓他們管。市公安局,省、市檢察院,省公安廳、紀檢部門都有申訴。他們有的表示同情,但表無奈,說此案子挺大,不是一時能夠解決;有的部門就一句話:‘法輪功這個事一律不管。’有的部門是連接見都拒絕。總之,他們就是不管。」

左志剛父母為兒申冤五年無果,卻不斷遭到惡警騷擾,家裏電話24小時被監聽,出門還遭惡人跟蹤。2006年5月21日凌晨5點多,左志剛的母親下樓遛早兒,被樓道裏蹲坑守候的警察攔住,幾條大漢強行將老人截回家裏,還要進家裏查看,被老人嚴詞拒絕。石家莊裕華公安分局的副局長李軍現場指揮,他們非說老人要出遠門,李軍帶來了5、6輛警車、一大幫警察,興師動眾、如臨大敵,直到23日還有一輛警車在樓下24小時盯著老人家門口,只要老人出門,警察就死皮賴臉、明目張膽的跟蹤。

「當權者可以隨時隨地抓人、害人,我們的電話它們老在監控著。我也不怕,兒子都死了,我們已經老了,它要弄死我們,就隨它。我們生活已經很困難。」左志剛的父親氣憤的說。

左志剛的父親左耀新今年72週歲,母親張竹亭今年68週歲。左志剛遇害後,二位老人要照顧自己,還要照顧左志剛的祖母、和患有精神病的二姐。二老退休金微薄,左父還要去打臨工賺錢才夠維持生活。

左志剛生前曾是石家莊市電視機廠的工程師,下崗後在河北瑞光計算機公司幫助維修計算機顯示器。左志剛工作兢兢業業,不計得失,與同事們關係融洽,處處為他人著想,經常義務為大家修理電器;是親戚朋友、街坊四鄰、領導同事公認的好小伙子。

記者於北京時間2006年7月14日上午致電迫害相關責任單位,包括:石家莊市橋西區公安分局政保大隊長,石家莊市橋西區公安分局副局長趙新建、教導員尹××,石家莊殯葬管理處,石家莊市人民檢察院,石家莊市興華街派出所(畏罪更名為維明街派出所);不過所有電話不是空號,就是沒有人接。

左志剛的父母強調說,如果不把責任人調查個水落石出,把兇手繩之以法,決不同意火化兒子遺體,因為那是兒子被害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