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救度眾生不應忽視偏遠農村


【明慧網2006年7月15日】讀了《明慧週刊》海217號大陸綜合欄關於「陝西咸陽」的最後一則簡訊,談一點個人想法與同修共勉,不妥之處望指正。

據筆者所知,陝西咸陽轄區的北五縣淳化、旬邑、長武、彬縣、永壽地處渭北高原,過去屬於經濟不發達、交通不便的邊遠山區落後縣。近年來隨著交通快速發展,柏油路甚至入了村,這裏是陝西省的蘋果生產基地。與昔日相比,大部份農民錢是多了,然而在大法洪傳期間北五縣可以說屬於空白,知道法輪功者幾乎寥寥無幾。

據說「4.25」前咸陽的法輪功學員曾到其中一縣洪過法,在縣城組織人看過師父的講法錄像並教過功,也僅僅侷限於縣城個別幹部、職工。此刻正當「4.25」發生,邪靈惡黨肆意造謠,使那些根本還沒弄清真相的人,真以為法輪功是甚麼政治組織、要奪權,唯恐躲之而不及,巴不得趕緊洗清自己,以求政治上清白。即使這樣,「7.20」全面鎮壓後,該縣照樣設立610,惡警照樣把這些人弄去一個個表態,甚至予以監控。其邪惡成度不言而喻。

事隔多年後,筆者從一個特殊身份的人口中得知,該縣還曾有一位從外省得法的女學員「7.20」後被非法勞教。解教後勞教所多次通知,該縣公安局就是不接人,無奈之際勞教所副所長親自去送人。然而該縣公安局領導及管事的人避而不見副所長,逼得副所長發了火才不得不把人留下。這個學員以後情況怎樣,恐怕沒有人知道。

2005年聽說該縣當年煉功人中僅剩的一位學員被外地一被非法抓捕人員供出,該縣公安就決定對此人非法勞教兩年,此人得消息後離家出走。

「7.20」後那段邪惡日子惡黨鋪天蓋地的邪惡謊言宣傳遍及各個角落,封閉、落後的北五縣自在其中,受害更深更重。前些年民間就流傳著「法輪功天安門胡搗亂」的邪說。眼下講真相救眾生之事在海內外搞得轟轟烈烈,如火如荼,北五縣的情況怎樣呢?前不久筆者到過其中一縣,談起法輪功有人很吃驚。為甚麼?看到廣播電視報紙不再提法輪功了,那裏的人們就以為法輪功早就被鏟除了。問及一個朋友人們對法輪功甚麼看法,他們說這多年再沒聽過也沒人談論,原先聽人家說法輪功在天安門自焚哩。還說有一夥退休老幹部打麻將輸時就用「法輪功」作踐。聽到此,筆者滿眼含淚,我為大法如此被人作踐、戲弄、褻瀆而痛心,我為眾生如此愚迷不悟而悲哀!

上廟拜佛燒香磕頭已成為當前農村人的一種潮流,而該縣為發展經濟正在建一座廟作為旅遊景點以引資招商。一天我在車上聽到大家在議論此事,司機更是侃侃而談,隨後說對神佛之事不可不信不可全信,就像法輪功一樣迷信到把自己到天安門燒死,聽說還是知識份子,而車內之人無一提出異議,而是隨聲附和。可見這裏的眾生多麼危險,他們急需被救度。北五縣每縣至少有二十萬乃至三十萬人吧,五個縣足有一百萬至一百五十萬人還在被毒害中。

惡黨除了開展「保鮮」,在農村還設置了種種障礙。使眾生更難覺悟和被救。其一農村現在實行上學不收學費的政策;其二現在取消了農業稅;其三在農村實行扶貧,怎麼扶法?那就是把惡黨培植起來的權錢交易使用在扶貧工作中。凡是村上有縣級以上官職或者雖做生意能賺錢而又能打通衙門之路的人,就會通過各種手段為其出生的村子弄到扶貧財政撥款建造所謂新農村,棄原有村莊而不用,在整片田野蓋新房,修廣場。農民得到了好處,貪官有利可圖,你對他們講惡黨要滅亡,他們不但聽不進去,有時還激烈反對。

我曾去過一些家庭,不少人特別是老幹部幾乎都懸掛著惡黨魁首的頭象或者三老像,他們把三老視若神靈,你若告訴他們把這些東西取下來,無異於動了他們精神支柱!他們才不幹呢!

這北五縣中其中一縣更會跟潮流,趕時髦,你說它落後、偏遠、消息閉塞,可是緊跟惡黨中央從不落伍而是亦步亦趨。就從文革後談起,學大寨,它是省上樹起的典型,於是農民餓著肚子三出勤兩加班,若要遲到或犯戒,就要受打罵乃至掮上架子車轂轤跑圈圈的懲罰。幹部們為了搶功,變著戲法害人,農民若未墊好豬圈就會被強行塞在豬圈與豬共眠,若沒餵好牲口就會被強迫吃草。沒人敢反抗。

後來一些在外的老幹部看不過,便聯名上書中央。華國鋒揮筆一批,有了90號文件,該縣又成為幹部作風霸道的全國典型,省市組織工作組又進行整治。之後該縣又屢屢造假,成為全國脫貧的典型,最後全國又推行扶貧,該縣又成了扶貧縣。當前該縣又成了超越全國計劃之前的新農村建設「先進典型」上了中央電視台,召開省市級現場會,各地組織人員參觀,取經。把那些通過權錢交易由財政撥款建的村子蓋的房子,作為了農民富起來的典範加以渲染,而要其它村也得推舊房蓋新房,有錢也得蓋,沒錢也得推,不可影響「典型」。

他們在造假的同時也沒有忘了對大法的迫害,以反×邪為主題召開電視會發起對法輪功的又一波詆毀,在民眾中製造恐懼,毒害眾生。

凡此種種,也許就是「在明慧網上幾乎沒有關於這些地區消息」的真正原因吧!

此外筆者去年曾到過甘肅某縣,據說該縣在大法洪傳時倒也轟轟烈烈,但「7.20」後非常邪惡,其中有個縣長因洪法時拿過一個小旗,被多次批鬥,直到撤職。某一煤礦一個大學生僅僅因為擁有一本《轉法輪》,至今被放在井下「改造」。那裏還可以看到攻擊大法的宣傳欄。據說有人曾收到過大法宣傳品,但談起大法仍是恐慌不已,竭力迴避。

凡此種種說明與城市相比,可以說不少偏遠地區農村講真相、救眾生仍是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