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迎強生前控訴:地上牆上到處濺滿了我的血(圖)

【明慧網2006年7月13日】「當我離開刑訊逼供的場地時,我看到我的鮮血染紅了一大片水泥地面,地上、牆上、桌上、凳上到處都濺滿了我的血跡,而我全身的傷早已被粘稠的血和衣服固定成為一體……」──吉林省延吉市法輪功學員郝迎強


吉林省延吉市法輪功學員郝迎強(2006年6月8日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延吉市大法弟子郝迎強因不願意放棄對「真、善、忍」的修煉,多次遭邪惡之徒綁架、敲詐勒索,多次被惡人、惡警毒打的昏死過去,並被秘密非法判刑8年。在吉林監獄惡警慘無人道的酷刑摧殘下,郝迎強肝硬化晚期腹水、腰部淋巴潰爛、肺部積水、全身浮腫、肚子脹大、左臉部顴骨斷裂、右耳失聰、並且生命垂危。

2006年6月8日,郝迎強在極度痛苦中含冤離世。他那81歲的老母親對此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慘劇,痛不欲生,以頭撞地,哭喊著要找惡人肖彬等和吉林監獄要兒子,問他們:「為甚麼要把我兒子置於死地?!」令在場的所有人都痛心的流下淚水。

我們強烈呼籲所有的正義之士和有良知的人們,大家共同起來抵制這場持續了七年之久的對「真、善、忍」修煉者的殘酷迫害。在這長期迫害中,有多少像郝迎強一樣的修煉者被慘無人道的迫害奪去生命。我們是一群對政治無訴求的修煉人,我們也有父母妻兒、兄弟姐妹、知心朋友,我們更加珍惜生命。然而面對鐵窗和酷刑,我們還是義無反顧走出家門,為的是澄清被中共造謠媒體歪曲的事實,講清真相,揭露邪惡,救度被謊言矇蔽的世人。

烏雲終難蔽日,「真、善、忍」的光輝必將洒遍神州大地,善良的人們啊,請用你的正義和良知去呵護善良,讓我們共同擁有一個美好的明天。

以下是大法弟子郝迎強生前自述他被610惡徒、公安局惡警、吉林監獄惡警殘酷迫害的經過。

(一)延邊公安系統對我的迫害

我叫郝迎強,今年49歲,漢族,原吉林省延吉市糧食儲備庫保衛科科長。1996年8月間,看到中央電視台和地方電視台播出的關於「宣傳、讚揚法輪功是好功法」的節目後使我感到了震驚,在當今物慾橫流、爾虞我詐的社會裏竟然還有這樣一個「用真、善、忍來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的好功法」,懷著一顆「向善」的心我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之路。修煉不久,我的身心全都得到了淨化,心臟病、膽囊炎、胃病全部不翼而飛;更重要的是我的人生觀改變了,知道自己怎麼樣去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了,凡事都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

但僅僅因為我想有個做「好人」的渴望與信仰「真、善、忍」的權利,多年來我飽嘗了中共集權專政下的蹂躪。1999年7月20日,當初曾「宣傳、讚揚法輪功是好功法」的中央電視台和全國所有媒體都一邊倒的追隨中共開始了鋪天蓋地的揭批、誣陷法輪功運動,血腥迫害開始了。

因為我不願意放棄對「真、善、忍」的修煉,被工作單位強行開除了公職,多次遭到非法綁架、敲詐勒索。在殘酷迫害中,我多次被惡人、惡警毒打的昏死過去,並以莫須有的罪名秘密非法判刑8年。在吉林監獄裏那種慘無人道的酷刑摧殘迫害下,使我導致肝硬化晚期腹水、腰部淋巴潰爛、肺部積水、全身浮腫、肚子脹大、左臉部顴骨斷裂、右耳失聰、並且生命垂危。

邪惡的流氓政權對我實施的人身迫害是從2001年開始的。2001年1月9日中午,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長肖彬(現升為副大隊長)、科員金永一、崔××開著一輛黑色轎車到我的單位。進了我的辦公室二話不說就把我綁架到延吉市公安局八樓的政保科。在政保科的一間小屋子裏惡警金××和黃文哲早已等候多時,金××變了腔的瘋狂的叫喊著對我施暴;黃××也用最骯髒的下流話辱罵我。在這間小屋裏,我平生第一次受到了酷刑毒打,也平生第一次嘗到了在中國「想做一個好人」的代價。後來我被惡警們非法關押近三個月後判了一年勞動教養。


延吉市公安局(遠景)

延吉市公安局(近景)

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年邁的老母承受不住這從天而降的沉重打擊,天天以淚洗面,最後終於病倒了,身體一天不如一天。而我的親人們也非常擔心我的安危,天天找有關部門反映情況,但始終沒有結果。最後延邊州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州市公安局政保、法制科及其它有關部門敲詐勒索了我家人兩萬多元錢,才以暫不投入勞教所的條件放了我。

作為一名法輪功受益者,我明白法輪功是被冤枉的,我們絕對沒有做任何不利國家、不利人民的事情。相反,有多少曾經做過壞事的犯人,因修煉了法輪功而變成了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帶著一顆向政府與民眾講清事實的心,我一直用各種方式揭露著迫害的真相。

2001年9月2日,我在延邊地區龍井市八道鎮講大法真相時,被惡人舉報。當天下午6點,我被當地惡警非法綁架到龍井市八道鎮派出所。強盜般的惡警強行掠奪走了我身上的400多元錢,手錶等,隨身物品全被他們搶光了,最後我只剩下穿在身上的衣服。我抗議自己所受遭遇,反而遭到5、6個惡警們的酷刑迫害,他們用各種刑具毒打、折磨我。我在毒刑拷打中咬緊牙關,五臟六腑全都似爆炸般劇痛,尤其腰部的疼痛已至極限,意識在一點點的消失,但我心中卻有堅定的一念,那就是我絕不會被你們這些小丑們打死!

不知毒打了多長時間,我全身早已因毒打劇痛而無法動彈,僅有的一絲恍惚的意識讓我知道我還活著,我掙扎著,強力的睜開雙眼,這時一個惡警又一次用拖布把狠狠的猛擊我的頭部,這樣我當場就被打的昏死過去了。

等我再一次清醒過來時天都要亮了,我問身後惡警幾點,他說早晨四點多了。這時我才發現我躺在警車上,雙手被手銬扣著,頭上、臉上一直往下淌血,身上的衣服早已被粘稠的血泡得不見了原色,濕濕粘粘的貼在皮膚上,臉腫得很高,呈紫黑色,傷口向外翻著,嘴裏不斷的吐著血。在惡警押送下,我被送到龍井市公安局。

9月3日,延邊州公安局610頭目吳景林(州公安局××處處長)帶著幾個惡警氣勢洶洶的趕來了。他用惡毒的眼光橫掃了一下被酷刑摧殘的我,問:「老實交待不?」我保持沉默。於是又把我轉到了龍井市看守所,對我進行了更慘無人道的刑訊逼供。

在看守所吳景林一進來就對我自報家門說:「我是州610主任,專打法輪功的。」面對那張挑釁的面孔,我忍著全身劇痛和一直從嘴裏向外噴的鮮血,本能的陳述著我在八道派出所被惡警們搶劫財物和遭酷刑迫害的事實。沒等我講完,他卻向我揮揮手說:「活該!搶你們的東西不犯事,打死你也不犯事、算自殺,江總書記有密令,上哪兒告也白搭。」接著他還讓我交待所謂的犯罪事實。當聽我說我甚麼罪都沒犯時,惱羞成怒的吳景林一聲號令一下闖進來五個惡警,有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的陳潤龍、孟××(個子不高,肥胖)、和龍井市公安局政保科的人、還有龍井市看守所的人。他們進來後一把拎起我那受盡酷刑後早已無法支撐的身體,將我的雙臂使勁兒拽向身後,扳成和身體成90度直角的極限後,用繩子把我雙臂捆綁後吊起來。我的身體已被迫害得體無完膚,經這一吊起,全身的傷口在瞬間全部崩裂,伴隨著劇痛「唰」一下傳導到我頭部,那種痛苦已無法用語言來形容,我的精神幾乎到了瀕臨崩潰的地步。我艱難的呻吟著。惡人吳景林邊欣賞著我痛苦的表情,邊羞辱我,讓我跪在他面前認罪。我堅決不從,他就指使惡警們更兇狠的毒打我。陳潤龍、孟××抄起地上的凳子腿瘋狂的毒打我的頭部、胸部、背部、腰部等…,全身的傷口再一次破裂,鮮血不斷的從傷口噴湧而出。打著、打著凳子腿的稜角尖正好打到我的骨骼(關節)部位,我感到了致命的疼痛,不到十分鐘,我便被這五個惡警迫害的又一次失去了知覺。強烈的求生的渴望,使我從鬼門關又走了回來。甦醒後,我發現自己倒在龍井市看守所那陰森森的黑屋裏,四肢及全身的所有關節都不敢動了。

然而,那些喪心病狂的魔鬼們並沒有就此罷手,在接下來的四天四夜裏我遭受了一個正常人難以想像的殘酷迫害:我坐過老虎凳、被開過飛機、被高壓電棍電、被眾惡人圍毆……。早已殘破的身體在一次次的迫害中,一次次昏死過去,再一次次被惡警們用冷水潑醒,繼續被刑訊逼供。十幾個惡警兩、三人一組,這一組打累了,下一組再繼續。惡警們早已打「紅」了眼,已不分甚麼刑具,看見甚麼就拿甚麼打,而且迫害過程中也不允許我上廁所、吃飯、喝水、睡覺、甚至都沒有過「歇氣」的瞬間,就這樣持續了四天四夜的慘無人道的酷刑迫害後,我又被轉到了延吉市看守所。

(以下是郝迎強所遭受的部份酷刑迫害)


老虎凳

開飛機


毒打

吊背銬

當我離開刑訊逼供的場地時,我看到我的鮮血染紅了一大片水泥地面,地上、牆上、桌上、凳上到處都濺滿了我的血跡,而我全身的傷早已被粘稠的血和衣服固定成為一體。到了看守所因為我衣服不斷的散發著濃重的血腥味,我不想影響同室的其他刑事犯,我強忍著劇痛爬到水池邊洗衣服,整整三大盆清水瞬間變成了濃稠的血水,血腥味充滿了整個監舍,用了很長時間才洗淨。

經過了八個月的非法關押後,於2002年5月13日,延吉市法院對我進行了秘密開庭。那天的所謂「審判」,我敢說是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的一次天大的笑話,名曰開庭,其實也只有幾個公檢法的人,按他們的話講「都是自己人」,合起來也不足15人。審判長是李哲,審判員有費雲龍、李青石,書記員許佳晶,公訴人劉吉昌。秘密審判的過程很簡單、也很快,開頭說了一些所謂的、莫須有的罪名。說完後,審判長李哲問我:「你認罪嗎?」我回答:我沒罪。他又問:「還煉不煉法輪功?」我答:「煉!」就這樣我被非法判刑了八年。李哲從座位上走下來虛偽的說:「只要你認罪,說句不煉,就可以當庭放你的。」

我苦澀的笑了,心裏真替這個「集權專政」的司法機構感到悲哀。這叫甚麼法庭?甚麼法律?甚麼法官?難道一個殺人犯在法庭上向法官痛哭流涕的認罪、保證再不犯罪,法庭就可以放棄對他的法律制裁嗎?

(二)吉林監獄對我的殘酷迫害

我被非法關押進監獄後,漫長而有序的非人折磨降臨了。一個叫孟海軍的惡管教,極其邪惡的指使一群刑事犯對我進行長期的殘酷迫害。我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處在被這些罪犯的監控之中,經常遭受他們的打罵和肉體摧殘。直接迫害我的犯人有王洪敏、王龍河、郭樹鐵、郭洪剛。幾乎每天我都會被他們毒打,毒打已經成了我的「家常便飯」。一次我去廁所沒跟他們請示,王洪敏、王龍河等人用木板、木凳等凶器死命的毒打我的頭部、腰部和兩肋,致使我的左臉的一塊骨頭被王洪敏打折了,而且腰部也造成了致命傷,後來腰傷感染、潰爛出了一個大坑,成了永久的標記。王洪敏等人也不知打了我多長時間,直到將我打昏死過去。過後我向孟海軍投訴此事,他只是沒表情的笑笑,但第二天我卻遭到了更殘酷的迫害,真是實實在在的「警匪一家」。


郝迎強被迫害的肝腹水晚期全身照片

郝迎強被迫害的肝腹水腫大照片


在吉林監獄惡管教孟海軍唆使犯人王洪敏、王龍河等人用木板、木凳等凶器死命的毒打郝迎強的頭部、腰部和兩肋,造成了致命傷,後來腰傷感染、潰爛出一個大坑。

郝迎強被迫害致肝腹水,在背部插入管子往外抽水。

在吉林監獄那種長期的慘無人道的迫害下,到2003年4月間,我已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嚴重脫像,原來體重80公斤,身體強健的我被迫害成了一個體重不足40公斤的虛弱的「小老頭」,肚子卻大的像懷了四胞胎的孕婦一樣。經過兩家醫院診斷為肝硬化腹水晚期,活不過三個月。只有到這時,江氏流氓集團的走卒們因怕擔責任,才將我以保外就醫的名義強行推給了我的家人。

剛從吉林監獄出來時,我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連醫生都說我活不過三個月,但是法輪大法再一次讓我獲得了新生,我不但活了下來,而且身體基本恢復正常。但長期的酷刑迫害使我身體多處致殘,完全喪失了勞動能力,沒有一分錢的生活來源,吃飯成了生存的第一大問題。然而,造成我一切痛苦的罪魁禍首延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和派出所的惡警們仍不放過我,經常到我家騷擾、非法抄家、威脅、監視,這段期間被他們搶走的物品有:錄音機、錄音帶、大法書籍、連朋友送的精美蒙古工藝刀都被惡警們拿走。

2005年2月1日,我把自己在延吉市、龍井市和吉林監獄所遭受的血腥迫害的揭露文章在明慧網上發表後,氣急敗壞的州國保大隊長吳景林(兼州公安局××處處長)和延吉市國保大隊副大隊長肖彬等人對我進行了瘋狂的報復。他們勾結吉林監獄以我在「保外就醫」期間不及時到當地派出所「簽到」、「脫管」為名,在全國互聯網上通緝我。2005年3月上旬,我去吉林省女子監獄探視妻子(大法弟子)時,在長春火車站再一次被惡警強行綁架到吉林監獄,關進小號進行迫害。

我被關押幾個月後,一直想把我再次送入監獄的惡警肖彬給吉林監獄打報告、無中生有的說:「郝迎強現在在延吉鬧翻了天,又幹了幾起案子。」吉林監獄執法處的張衡(音)驚訝的說:「這絕不可能,郝迎強在吉林監獄已經幾個月了,難道說郝迎強有分身術?!」

在監獄裏那種沒人性的迫害,使我剛剛見好的身體很快又出現惡化。2005年9月,我被吉林監獄再一次迫害致生命垂危,獄方準備給我辦假釋,但延吉市國保大隊肖彬親自跑到吉林監獄不讓放人,說當地派出所和延吉市610全都拒收。就這樣因為肖彬的一再阻攔這次假釋沒辦成。

2005年12月20日,我在吉林監獄絕食抗議28天後,監獄才通知我家人說我病重。家人來探視時,我是被兩個人架出來與家人見面的。在吉林監獄裏,我是被迫害最嚴重的其中一個,上洗手間都得用人背或拖著去。當時監獄診斷我最多能活兩個月,但因為肖彬一再向獄方施壓和阻撓,一直拖到我生命垂危時,獄方怕我死在監獄擔責任,才不顧當地反對於2006年4月30日第二次釋放了我。當我的家屬拿著「接收回執」單到派出所簽字時,當地的三個派出所因迫於肖彬的淫威而不敢簽字接收。

這就是我的故事,我只因為想做一個好人,而遭受了這慘無人道的迫害。在這個又髒、又亂、對好人充滿殺機的混沌社會裏,我被中共惡黨們迫害的一無所有,唯一僅得的是全身那累累傷痕,也許有人會說:「為甚麼那麼傻呢?就說不煉了先出來再說,好漢不吃眼前虧。」善良的人們啊,不是那樣啊,那是道德下滑後人的觀念,古人常以「仁、義、禮、智、信」來衡量一個人並作為自己做人的準則。而當一個生命真正的明白了人生的目地和意義時,任何艱難險阻都阻擋不了他那顆返本歸真的心。也許還有人說:「為甚麼那麼自私呢?為了你的家人、孩子認個罪出來吧。」善良的人們,我們也想有個溫暖的家、妻賢子孝,所以我們渴望能做一個好人,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變成更好的人,何罪之有呢?而這個邪惡的中共專政卻將這樣一群好人殘酷迫害,我們被非法綁架、遭受著慘無人道的迫害,為甚麼還要把所謂的罪責推到我們身上?中共惡黨和江氏流氓集團相互勾結,虐殺了數千名法輪功學員(這是已知的),但隨著全球矚目的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事件的曝光,那數千名已知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可謂只是冰山的一角,更大的、更邪惡的「群體滅絕」事件正在中華大地肆虐橫行。你敢說這其中就沒有你的相識嗎?你難道還能無動於衷嗎?難道不應該儘快制止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嗎?我們渴望自由、需要親情、渴望安定的生存環境、更知道一個生命的意義。

今天,我要吶喊!我要控訴!是中共惡黨及其追隨者們把我逼上了人生的絕路。我要向所有善良的人們講述我的遭遇。同時也正告那些曾經參與迫害、摧殘過我的惡人、惡警,善惡有報是天理!為了你和家人,趕快放下屠刀,誠心懺悔,退出中共的邪惡組織,棄暗投明,大法將慈悲於你,給自己一個機會吧!如一意孤行,不聽善言,那將被打入無生之門永無出頭之日。

善良的人們,黑暗終將過去,隨著千萬中國民眾的退黨大潮,中國人民終將迎來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而神也會清算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惡人,要想讓家人保平安,就馬上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抹去獸印,才能有新的未來。天滅中共、法正人間就在眼前,我真誠的希望你們早日覺醒,認清中共邪惡本質,放棄對它的幻想,脫離中共的相關組織,選擇美好的未來。

(大法弟子郝迎強)

參與迫害郝迎強的部份人員(區號0433):

吳景林: 延邊州公安局610頭目(州公安局××處處長)、州公安局國保支隊大隊長,
256-5275(辦), 手機:297-0555
任志起: 延邊州610主任 2506311、宅2556280、13894389168
劉偉: 延邊州610辦公室主任 小靈通2992610
劉文忠: 延邊州610副主任 2517615、宅2505900、13904485385
樸南洙: 原延吉市610 主任 2518644、宅2779805、13844338311
胡曉燕: 原延吉市610 副主任 2517901、2995656
李東洙: 公安局副局長 2516400、宅2525232、13804487858、2770005
肖彬: 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長(現改為國保大隊副大隊長)
辦:256-5275, 宅:252-9030, 手機:299-9030
金永一: 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科員, 辦:256-5275, 手機:299-8512
陳潤龍: 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的
崔××: 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科員
金××: 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科員
黃文哲: 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科員 手機:13089307735、宅:2991266
孟××: (個子不高,肥胖)延吉市公安局政保科科員
許敦頤: 龍井市610專職書記 辦3223757、宅3221356
許正浩: 龍井市市610副書記 辦3223757、宅3253446
趙鴻雷: 原龍井市市公安局副局長 辦3226713、3226714、宅3220647
姜英勞: 原龍井市市公安局政保科長 辦3223843、宅3225834
金哲洙: 龍井市看守所所長 辦3283029
李哲: 延吉市法院審判長
費雲龍: 延吉市法院審判員
李青石: 延吉市法院審判員
許佳晶: 延吉市法院書記員
劉吉昌: 延吉市法院公訴人

吉林監獄電話總機0432-4881551
以下是監獄分機號
3001---監獄長李強
3002---副監獄長王玉范
3003---副政委劉長江
3004---副監獄長王成武
3005---副監獄長劉偉
孟海軍 吉林監獄管教
吉林監獄犯人王洪敏、王龍河、郭樹鐵、郭洪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