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炒作舊謊言 凸顯惡黨窮途末路

【明慧網2006年7月11日】(明慧記者黃凱莉報導)最近新華網在沉默了一段時間之後,忽然又拿出所謂「開除」之說誤導公眾。這一舉動牽出許多中共一直想掩蓋和篡改的事實。

1999年7月全面開始暴力迫害法輪功以來,每年的7月1日已經成為中共眾多的所謂「敏感日」之一。今年「7.1」,全球各地紛紛舉辦聲援1千1百萬人退黨的活動,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也越來越多的被揭露出來,此時已經沉默了一段時間的中共喉舌新華網再炒冷飯,稱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在1996年「開除」了法輪功。

這個所謂「開除」之說,是1999年迫害開始後江羅集團拋出的第一批謊言。明白人都已知道,這些都是用來企圖說明迫害「有理」的,經不起推敲,因此在事實真相面前,變得「沒臉見人」,上不了台面。那麼,多年後中共再次拿出當年的謊言,只是換了個外包裝,能說明甚麼問題呢?

許多讀了《九評》的人說,事實真相不怕反複檢驗,就怕只能讀到中共的「歷史教科書」──中共筆下的歷史每年都在變。既然此次炒冷飯中特意提到「證人」的記憶,我們也藉機走訪了了解情況的人,走近歷史真相看一看「證人」出台的背景和底細。

* 氣功在中國的流行 胡耀邦定「三不」政策

從七十年代起中國出現了氣功熱,到了八十年代達到了高潮。五花八門的氣功門派風靡全國,各種神奇現象目不暇接,一些疑難絕症得到了緩解和醫治,於是大大小小的公園裏到處是煉功的人群。

氣功,這種用唯物主義世界觀無法解釋的特異功能現象一經出現,立刻引起了一貫以馬列主義和無神論為宣傳、統治思想的中共高層的注意。

1980年2月,由《自然雜誌》編輯部主持,在上海召開了第一屆人體特異功能討論會。會議邀請了一些有特異功能者進行現場測試,當時的中共中央主席胡耀邦也派秘書到場參加鑑定。在場的專家們一致認為,科學實驗的結果證明人體特異功能存在。

這時的中國,10年「文革」剛剛結束,全中國上下正在對「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展開熱烈的討論。不久胡耀邦指示中共中央宣傳部,對氣功和特異功能,「不宣傳」、「不爭論」、「不批評」。同時,允許少數人進行研究。1982年4月,中宣部下發了傳達這個精神的通知。這就是著名的「三不」政策。

現已移居海外的葉浩先生原本是中國氣功科研會的中國法輪功分會負責人之一,他曾是中國公安部局級幹部,在清華大學擔任過政治輔導員和教員。經過多年的修煉,葉浩的外表比絕大多數同齡人都要年輕許多。

葉浩回憶說:「中國氣功在過去20年中發展很快,那時,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將在後文中簡稱「氣功研究會」)會長、兼中國科委副主任張震寰、秘書長李之南、及當時的科學界泰斗錢學森等,為推廣氣功做過很多很多工作。」

葉浩並說,以科學界泰斗錢學森為代表的一批科學家,提出了「人體科學」的概念。錢認為,「氣功、中醫理論和人體特異功能蘊育著人體科學最根本的道理」,「會導致一次科學革命,就是人認識客觀世界的一次飛躍」。

* 90年代初中央九部委監控氣功 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成了黨支部

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城事件後,中共對氣功的態度很快轉變;於90年代初成立九部委九人小組監控氣功。原中科院研究生,現在美國西北大學讀博士後的呂罡先生介紹說:「就是從九個部委各抽一人,有國家科委、體委、公安部、國安部、宗教管理局、民政部、衛生部等,就是‘六四’後杯弓蛇影,怕有人會造反。」

「外行領導內行」,是專業領域的災難,卻是中共的統治需要。葉浩說,到了90年代,據中國官方統計有2千多種氣功。早晨的公園,到處會見到各種各樣的氣功練習,後來中共對此事開始加以控制,把一些從省長、部長等職位退下來的老黨員幹部放到氣功研究會當負責人。他說:「這些人都不是氣功師;而氣功師只是以其功派名義掛靠在氣功研究會成為會員。」

葉浩指出,實際上,中共等於是把氣功研究會這個社會團體,變成了它的一個黨支部,用以監控氣功,因為中共擔心會發展出個「義和團」;就如《九評》中所述:中共為了監控全中國的民眾,村村都設有黨支部,所有機關、公司也都設有黨支部。

* 不懂氣功的老黨幹當了國家氣功科研會會長

張震寰1994年過世後,中共把曾在延安跟隨過中共前黨魁毛××,也曾任過江西省副省長、和甘肅省省長的黃靜波調到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接任會長。(註﹕延安,在抗日戰爭時期是中共根據地,當時中共在那裏大片種植鴉片,而謊稱種的是糧食。)

葉浩表示曾與黃交談。在談到甚麼是氣功時,黃說,古代不是有個陶侃運磚頭嗎?這個陶侃每天早晨把磚頭從書房裏搬到房外;到了晚上,又把磚頭一疊疊運到屋裏。就是這樣嘛。

(註﹕「陶侃運磚頭」是個歷史故事:陶侃是戰國時代晉國荊州刺史,後因有人妒忌他,說他壞話,就被貶職到廣州。那時,他每天借搬運上百塊磚頭的方式練筋骨。)

葉浩說:「黃說這就是氣功,他是對氣功一竅不通,甚麼都不懂。那時候,共產黨就是想在氣功界裏加強黨的領導,就派了這麼個人當氣功研究會的會長。」

葉浩說:「黃靜波當會長後,他做的頭一件事,就是把所有氣功師都召集來,要求他們把所收的費用都交給氣功研究會。」

* 法輪功在中國傳出後獲好評

葉浩一向對理論研究非常重視,作為許多歷史事件的見證人,他有著擅長講清具體年代、線索、引證具體資料和事例的特點。葉浩介紹說,李洪志老師是於1992年開始傳功,一開始就到了北京,向中國氣功科研會說明了甚麼是法輪功,及傳功的目地、和內容;中國氣功科研會各級領導聽後給予充份肯定,認為法輪功非常的好。「他們立刻要為師父安排在北京辦班,那時是92年4月。」

葉浩說,法輪功第一期、第二期學習班是於92年5月在長春舉辦。中國氣功科研會於6月21日在北京,為師父舉辦了個法輪功介紹會,非常成功;隨後在6月25日,主辦了首次的法輪功學習班;後來還連續開辦了好幾期學習班。

「在北京多次辦班都是由氣功科學研究會主辦,每次均有領導參加並發言,還批准法輪功為‘向全中國、和全世界推廣的好功法’。」葉浩說,「92年9月,法輪功被確定為中國氣功科研會的直屬功派。」

1993年7月,中國氣功科研會正式批准法輪功為其直屬功派,並成立法輪功研究分會(有時簡稱法輪功研究會),還授予李洪志老師為直屬氣功師。葉浩說,「氣功研究會頒給法輪功的‘中國氣功協會法輪功分會’獎章,我們仍保存至今。」

據資料顯示,當時全中國有兩千多種氣功;氣功研究會直接管理的有二百四十多種,而直屬功派只有十一種。

為支持國家舉辦大型氣功活動,李洪志先生曾親率部份弟子參加了1992、1993年兩次在北京舉辦的東方健康博覽會。在兩次博覽會上,法輪功都是最突出的:1992年第一次博覽會上,法輪功被譽為「明星功派」,也是第一個收到表揚信和收到表揚信最多的功派;1993年第二次博覽會,李洪志先生被聘為博覽會組委會委員,應邀作了3場氣功學術報告,場場爆滿,並被授予「特別金獎」、及「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和大會唯一的一個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

據統計,自92年5月至94年12月,應各地官方氣功科學研究會邀請,李洪志先生在中國共辦過54期傳授班,其中在北京辦了13期,佔總數的近四分之一,是辦班最多的城市。參加過傳授班的北京學員大約有萬餘人次。這些活動,在北京產生了強烈的反響,法輪功迅速流行開來,修煉人數迅猛增加。95年3月後李洪志先生應邀開始到海外傳播法輪功。

* 李洪志先生退出中國氣功研究會的來龍去脈

葉浩介紹,李老師於1994年6月宣布在全國大範圍的傳法結束;於同年9月通知中國氣功科研會,說明法輪功今後不計劃在中國辦班;但是當時廣州的氣功協會一再要求李老師再辦一場講法,所以94年12月舉辦了最後一期學習班。95年1月4日,李老師在北京公安大學開了個會,是關於《轉法輪》在全國公開發行,同時宣布在中國的傳法已經結束,而到海外傳法。95年1月6日李老師應法國中領館的邀請,到了法國傳法;之後又到了瑞典等國傳法。95年7月,李老師在海外的傳功也宣布結束。

葉浩說;「1996年3月,李老師正式派我、王治文、和王相武三名當時法輪功研究會的負責人,向中國氣功科研會提出正式報告,申請退出中國氣功科研會。聽取這次彙報的中國氣功科研會的領導有副理事長張健、及中國國家體委的領導邱玉才等好幾個負責人。」

「當時的領導們都為此而感到非常遺憾,一再挽留,並極力讚揚法輪功,說了許多肯定法輪功的好話。我們解釋說李老師早已停止氣功辦班活動,已專心佛法研究,無暇再做氣功師的任何工作;堅持了退出中國氣功科研會的申請;也得到了中國氣功科研會的正式確認,完成了退會手續。就是說,此後,作為中國氣功科研會直屬功派的法輪功分會就不再存在了。」葉浩繼續說。

* 法輪功學員要求註冊成立煉功團體一直未得批准

李老師退出氣功研究會後,作為中國氣功科研會直屬功派的法輪功分會也就不存在了。然而,中國國內學習法輪功的人數每日繼續迅猛增加,如何管理這麼多群眾的煉功活動就成為一個新的問題;於是葉浩他們就向氣功科研會領導請示,關於廣大的法輪功愛好者如何組織一個群眾性的煉功團體的手續問題。當時得到的回答是,先去找一個部級單位作為法輪功群眾組織的業務指導部門,到民政部申請為一個社團,再以集體會員的名義掛靠中國氣功科研會。

此後,葉浩、王治文、紀烈武、李昌、王相武和於長新等6人就代表學員向民政部、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中國佛教學會、統戰部等做了三次正規的申請,欲以法輪功學員團體註冊。對此,中共中央統戰部有正式文件批示:「不同意」以及「不支持」,並責令六名發起者所在單位的領導找他們談話,正式通知此決定。

(註﹕這六人中,除葉浩已移居海外之外,其餘五人均在99年7月20日的暴力迫害全面開始之後,受到重點監控、非法判刑等嚴重迫害,並在關押期間飽受洗腦和政治壓力。

據法新社2000年1月14日香港報導,中國空軍將領於長新因法輪功被軍事法庭判處17年徒刑。這是繼上月北京法院判處李昌18年徒刑以來最重的刑罰。

74歲的於長新是中國空軍學院教官。於2000年1月6日被一個北京軍事法庭秘密判處17年監禁徒刑。他是重要的空軍高級將官,曾對空軍做出傑出貢獻。很多退休的軍隊領導對此判決表示不滿。

據2000年1月14日美聯社紐約報導,74歲的高級空軍軍官於長新因在法輪功中起到重要作用,1月6日被空軍軍事法庭秘密判處17年徒刑。一位軍方發言人拒絕確認這項報導並未予提供法庭電話號碼。)

為此,葉浩等法輪功代表於1997年11月、12月,分別向民政部、公安部寫報告,說明申請註冊社團是為了讓國家、政府有關部門便於對法輪功進行有序的管理與領導;既然中央不同意,他們就不再提出成立社團的申請。

* 90年代 中共對氣功進行監控 法輪功獲得各級肯定

1998年5月,國家體育總局對法輪功進行調查後,認為法輪功對於社會穩定、對於精神文明建設效果都很顯著;

1998年9月由醫學專家組成的小組為配合此次國家體育總局調查,對廣東12553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表格抽樣調查,結果表明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97.9%;

1998年下半年,喬石為首的部份中國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群眾來信反映公安對待法輪功學員的騷擾迫害,開始對法輪功進行了數月的詳細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中央決定法輪功歸口到國家體育總局管理。

1998年10月,中國國家體育總局派到長春和哈爾濱的調研組組長,在對法輪功進行調查後,肯定了法輪功的健身效果及對社會穩定和精神文明的促進作用。

* 為何「炒冷飯」?

當年許多海外人士聽到江澤民執意鎮壓法輪功這一消息後,第一個冒出來的問題就是「為甚麼」。為甚麼?為了中共自身無法消除的危機感,為了中共黨魁自身的利益。現在許多讀了《九評》、了解了中共本質的人都明白:中共想鎮壓誰,不需要大家能認可的理由,只需要大家接受中共灌輸給你的「理由」──比如說你反黨、危害社會穩定、或者說你洩露國家機密、和黨爭奪群眾,等等。到目前為止,中共發動的每一場鎮壓和清洗(不僅黨內,而且包括全社會),沒有一次是遵從天理國法人情的,沒有一次不是靠撒謊造勢的。如果中共講理,那就不是中共了。

現年71歲,來自北京,在中國生活了56年的機械高級工程師楊青說,中共從來都沒有說過真話。過去7年中,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它就是靠謊言掩蓋真相而維持。

葉浩說,中共把幾年前的「冷飯」拿出來「炒」,它造謠已經沒有招了。

楊青說,中共一直拼命封鎖網絡,可是封不了,很多中共官員、和中國民眾都在閱讀《九評》,而這些消息也越來越廣為人知。自去年掀起的退出中共大潮就說明了這一點。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在了解中共的本質後,不願與它為伍。目前已經超過1千1百多萬人退出這個惡黨,退的它心驚肉跳,它自己也知道大勢已去,面臨滅亡;可是,它還要垂死掙扎,就又拋出一些謊言。「不過,這是徒勞。」

資料顯示,法輪功從1992年開始傳出,至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前,據統計在中國有約一億人修煉法輪功(中共官方承認有7千萬,超過了中共黨員的總人數);這場迫害至今已近7年,海內外的法輪功學員一直用各種和平的方式反迫害,告訴人們:法輪功是甚麼,及揭露迫害的殘酷事實迫害。在海外,目前,有8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不同種族、不同語言的人群在修煉法輪功。法輪功修煉者並在當地國家和地區,經當局同意註冊成立了各地的「法輪大法佛學會」,成為當地的社會團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