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省我的情關

【明慧網2006年7月1日】我是1997年有幸得法的,算是比較早的學員了吧,但在很多方面卻落到了後邊,尤其是對情的執著上。初期得法的那些年我還只是個小女孩,對情尤其是男女之間的情,並不是很上心。可能也和當時的學業有些關係,學法上還跟的上。儘管當時有男同學的糾纏,但也過來了。

一晃將近9年了,發生了很多事情,也經歷了很多。很多時候自己懈怠了,由於消息的閉塞,1999年7.20那段時間也有些疑問,但我一直堅信自己要學下去的路。總的說來我的修煉環境相對來說是比較寬鬆的,這本應該是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好環境、好時機,道理上覺的自己也明白,但我就是沒有像其他人的那種緊迫感。當然我也在做,就是沒甚麼太大熱心去做,看到同修被迫害也急,看到同修精進的交流文章心裏說不清是個啥滋味。自己也知道這其中主要是求安逸心、怕心和對情的執著在作祟,但很難去擺脫它。有時候會時好時壞!

現在怕心小了很多,求安逸心還是有些重,情很重尤其是對男女之情的執著上。我寫這篇文章也主要是曝光對男女之情的執著。

近段時間我交了個男朋友,當他知道我是修大法的後就很反感。他提到了分手,但由於感情上放不下,他最後接受了我修煉法輪功的事情。現在相處還算是融洽吧。

昨天白天我看了一篇文章《黃色錄像裏的靈異現象》感觸很大。需要說一下我不看黃色錄像的。當天晚上,我做了個噩夢:我和家人正睡著,我的身後出現了鬼魂一樣陰鬱的影子,說是想附我的身。我動不了,然後它就和我的身子合在一起了。我看著那個急呀,我擰了自己一下,沒感覺,心想糟了,身體由不得自己了。我就開始從心裏抵制,但動不了。後來那東西被我逼了出來,我就醒了可以動了。我被嚇醒了。

我就開始發正念,但有些力不從心,就結印打坐,心想:我是修煉的人,那骯髒的東西怎麼上的來?一定是我有漏,我想起我白天看的文章上寫著這麼一句「怪不得以前老人說這種不是夫妻的男女關係是‘鬼混’呢。」腦子裏還浮現出一句話:越最後越關鍵!

我和我男朋友雖然沒有越過男女間那個最後的底線,但也就只差那層底線了,那行為確實也不是大法弟子該有的行為。回想起來慈悲的師父不是第一次警示我了,可每次我都不想去看自己、也不敢去考慮是不是自己,師父相關的講法都不敢再次看看,有時候不想去想這個問題,因為一想到這些就覺的自己不配,心裏很難受。不行,我是大法弟子呀,這關是一定要過的!理智的去考慮,就是要去想,誰在怕想?誰在怕曝光?就是要把它放到太陽下曬曬。否則我不是在救人,我是在害人,害和我有緣份的人。

這週末我想和男朋友好好談談,還有他還沒「三退」呢,以前和他一提他就嘲笑我。也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同修幫我發正念!另外,我也需要好好想一想:自己和不修煉的人談朋友,是為了救度對方呢?還是為了過常人生活?

如果是為了救度對方,好像並不需要用這種方式,因為生生世世和自己有緣份的人太多了,現在他們等待我、急需我為他們做的,其實是要我幫助他們明白大法真相、迫害真相、三退,從而得到一個光明的未來,而不是和我在這一歷史時刻締結世俗姻緣。如果是為了過常人生活,一個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從另外空間看已經是金光閃閃的神),和一個常人(從另外空間看完全是另一幅景象)放在一起,好像……。如果我睜開雙眼就能看到宇宙中這方面的真相,我還會這樣做嗎?我還會不在乎自己的不精進嗎?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1317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