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開四川新津洗腦班的畫皮

【明慧網2006年6月5日】四川省新津洗腦班是由四川省610及成都市610聯辦的,對外稱「成都市法治教育中心」,位於新津縣花橋鎮原新津戒毒所。成都市其它洗腦班轉化不了的大法弟子都被惡人轉送到這裏迫害,甚至有時成都以外的大法弟子(如樂山地區)通過省610也被綁架到這裏來迫害。

大法弟子謝海峰(江西人)2005年6月19日被高新區國安綁架到成都看守所,一個月後轉入新津邪惡洗腦班,當時其妻正臨近產期,無人照料,家屬也不知道謝海峰下落。

成都市大法弟子謝德清被綁架到新津邪惡洗腦班後,其兒媳不堪國安特務的跟蹤、監視、恐嚇,不久就去世。洗腦班不但不放謝德清回去辦理後事,還以此來加大對謝德清的身心迫害。

成都市新都區大法弟子林小全和兩名成都市大法弟子2005年下半年曾被綁架到此迫害,成都市國安把他們三人分別銬在坐凳上連續幾天幾夜不准睡覺進行審訊迫害,他們三人身上都有明顯的傷痕,林小全傷勢最重,當時走路都十分艱難,要雙手全力扶著牆,兩腳才能一點一點地挪動,後來不知把他們三人轉到甚麼地方去了,當時迫害他們的國安有7、8人之多,有一個大個子,身高在1米8以上。

新津洗腦班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是一幢六層的樓房,一樓是大會議室;二樓是專門單獨關押邪惡之徒認為最堅定、最具有影響力的大法弟子;三樓關押男大法弟子;四樓是辦公室;五、六樓關押女大法弟子。一樓有鐵門,是長期鎖著的,大法弟子無法進出。走道、樓梯轉彎處、洗漱室、洗澡室、廁所等地方都安裝有監視器、竊聽器,其中洗澡室、廁所裏的監視器是隱形的,開關是聲控的,寢室裏的監視器是隱藏安裝在電視機裏。大法弟子所有一切都在邪惡的監視下,有的邪惡之徒還把在監視器裏看到女大法弟子的隱私部位在背地裏取笑。

新津邪惡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手段有:

一、藥物迫害:大法弟子的三頓飯全部由「陪教人員」端到寢室,不准自己去打飯,其目的就是便於在飯中下藥物。藥有粉狀和液體的二種,每種又有多個品種,針對每個人的情況用不同的藥;一般是在飲水、飯菜中下藥,有的食物或水果是把洗腦藥注射到裏面的。下藥時有的「陪教」不知道,有的知道,並積極參與迫害。洗腦班為了更好地利用「陪教」參與迫害,還時不時請「陪教」吃飯、喝酒,以收買人心。

食用那些下藥的食物後,半個小時就會有藥物反應,主要症狀有:頭髮脹發昏、眼睛腫脹、眼球往外突出、睏乏、嗜睡(有的一天睡十幾個小時還覺得沒睡夠,無精打采)、呼吸困難、心臟絞痛,情緒異常煩躁、易怒。

剛被綁架到洗腦班時,610的邪惡之徒就來與你談話,威脅說:若你說自己以前有高血壓,煉功煉好了,它就會在你的食物中放入升壓藥之類的藥進行迫害,給你造成血壓高的症狀,然後,又來給你測量血壓,以此來動搖你的正念,達到其轉化目的。

這就是為甚麼有的大法弟子在外面一切都好,被洗腦班關押一段時間後,身體就會出現許多「難受」像「得了重病一樣」的真正原因。

二、欺騙伎倆:假冒省人大官員以公正、客觀調查「法輪功」為幌子,欺騙大法弟子,從中套出它所要的東西。如想了解你所在地區哪些大法弟子在具體做甚麼事;假冒檢察院、國安、公安人員恐嚇、威脅說你的事很嚴重,若不轉化,就要被判十幾年重刑,甚至真的會找幾輛警車停在門前嚇唬你;針對中青年大法弟子,利用年輕的異性邪惡之徒對你進行「無微不至的非常熱情的關心」以誘騙大法弟子轉化。

三、侮辱、撕毀師父像片:邪惡之徒王洪強、黃××、徐××把師父講法中的像片複印幾十張寫上侮辱的話,背地裏放在大法弟子床單墊絮下侮辱,幾天後,當著大法弟子的面拿出來,並邪惡的說:「你看,你師父沒有法身吧,要不你把你師父壓著睡覺,法身怎麼會不點化你呢!」當著大法弟子的面在師父像片上塗抹,大法弟子制止時,它就撕毀,甚至還發生過把師父像片扔進廁所裏,大法弟子一個碎片一個碎片地撿出來,邪惡之徒還在旁邊譏笑。

四、強制灌輸攻擊大法的音像:邪惡之徒每天都要在電視裏播放攻擊大法的邪惡錄像,強制大法弟子觀看誣蔑大法的宣傳畫,若你不看,它就給你讀。

五、體罰、毆打大法弟子,強制轉化:如果以上各種方法都無法達到轉化目的,洗腦班的邪惡之徒就會體罰(罰站)大法弟子,通宵不准大法弟子睡覺,甚至毆打大法弟子,仍達不到目地,邪惡之徒會氣急敗壞地找6、7個邪惡圍攻一個大法弟子,拳打腳踢,把大法弟子摁倒,強制拉大法弟子的手在它們事先寫好的轉化書上摁手印,並邪惡地說:「你不轉化,我們幫你認識,現在你已經轉化,我們把你的轉化書和你的姓名、地址、像片全部發到明慧網上,你已經不能修煉了。」

六、迫害大法弟子的同時不忘發黑財:新津邪惡洗腦班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一般維持在20人左右,多的時候有30人、40人,如果有出去的,洗腦班就會通過省、市610給區、縣610施壓分配名額,叫其綁架大法弟子送來迫害,以維持關押數量,達到發黑財的目地。有的人已經轉化,但並不急於放人,找藉口說要再觀察看是否真轉化,其真實目地是要大法弟子的單位交下個月的生活費,交了它立即就會放人,這一點連「陪教」都不知道,放人時還要接人單位給洗腦班的人辦一頓招待,請它們吃飯、喝酒、娛樂。「陪教」人員是由被迫害大法弟子的單位或鄉鎮抽調的,也有是下崗人員,每個大法弟子由兩個「陪教」24小時監視,「陪教」每個月能拿600元~800元的工資,個別人會更高,每個大法弟子每個月給洗腦班至少交2500元的生活費,包括「陪教」的工資都是由大法弟子所在單位或大法弟子家屬支付的,每轉化一個人洗腦班就會得到一筆可觀的獎金,從成立到2005年底,新津邪惡洗腦班已洗腦129人,榨取大法弟子所在單位的錢財初步估計已超過200萬元。

在此,奉勸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相關單位,不要出錢出人協助邪惡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那是對大法犯罪,勞民傷財,害人害己,還會連累自己的家人,損害你單位職工的利益;也奉勸那些「陪教」不要為了蠅頭小利協從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因為有的「陪教」是專門以此為生的,從武侯區洗腦班「陪教」又到青羊區洗腦班,再到新津邪惡洗腦班,一直在幹「陪教」的事,卻不知道那是邪黨的610利用你貪錢,給了你一點小利,讓你對大法犯罪迫害大法弟子,實際上是把你往死裏整。善惡有報是天理,善待大法弟子就是善待你自己的生命。


邪惡洗腦班參與迫害物主要惡人有:

主任:李峰 副主任:殷得財、劉輝
成員:王洪強 四川省大邑縣人,家境貧寒,畢業於西南政法大學
黃×× 曾是一名教師
徐×× 彭州市人,曾在彭州市一個鄉政府工作,2005年初與王、黃一起被招到洗腦班
包××(女)、王××(女)、陳樹濤
何×× 新津人,洗腦班伙食司務長,當過武警,暴力毆打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兇手。

以上是新津邪惡洗腦班的部份罪惡,請知情者提供更詳細的情況,特別是惡人的詳細信息,以徹底解體該邪惡洗腦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