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乾淨淨做證實法的三件事

——從學習經文《走出死關》聯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9日】師父新經文《走出死關》發表後,我反復進行了學習,深受觸動。同時,我也看了一些同修寫的有關這方面的交流文章,更加深了對師父經文內涵的理解和認識,促使我寫了這篇體會文章,或許對有過與我類似經歷的同修有所啟示。

師父在《走出死關》中告訴我們:「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師父講的這個法理再次給我敲了警鐘,因為我就是由於怕心而對大法幹過錯事、險些失掉修煉機緣的人。我想大陸有的學員在邪惡的嚴酷迫害中之所以被轉化、向邪惡妥協走向大法的反面,之所以放棄修煉失掉機緣,之所以走不出來或在走向神的修煉過程中不夠精進、面對邪惡迫害缺乏正念等行為表現,也都是因為怕心造成的。

中共惡黨剛開始迫害大法時,我也曾做好了放下一切執著、維護大法的思想準備。就是在單位上級領導機關宣布對我實行停職反省(我當時是單位的一個主要領導,上級領導部門對我實施重點轉化)後,也沒有動搖。但隨著方方面面恐怖高壓的增加,我的正念不足了,怕心與對名利情的執著抬頭,導致向邪惡妥協,被迫違心的寫了「悔過書」與「不煉功」的保證書,還上交了幾本大法的書,並按照上級單位610 的安排,接受記者的採訪,在電視上作了「悔過」的發言,起到了助紂為虐的作用。這一切雖然都不是真心和情願的,但事實上是背叛師父與大法的行為,對修煉人來說是十分可恥的事。

事後我內心痛悔萬分,深感對不起師父與大法。當時我雖已被「轉化」,但公安仍派了警察對我實行專門監控,還三天兩頭到屋裏騷擾、威脅,所以那一階段我痛苦極了。

思想離開了法,頭腦就失去了方向,邪惡對我的控制也在加大。此後,我明顯感覺到心性在往下掉,怕心也越來越大。

有一天晚上痛苦的狀態使我的思想煩亂極了,頭腦有點要崩潰的感覺。這時突然「真善忍」三個字打入我的腦海,使我煩亂的心立刻平靜了許多。我猛然醒悟到:慈悲的師父沒有拋棄我,還在管我、等我,我不能離開法,離開法我就會毀掉的。

我冷靜下來進行了思考,加上同修們的幫助與鼓勵,使我認識到我們修煉大法沒有錯,做真善忍的好人怎麼會是錯的呢?真正錯的是發動迫害的邪惡的中共當權者江澤民,是它們出於個人的偏執和妒忌之心,出於獨裁專制的目地,容不下這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善良修煉群體。迫害佛法「真、善、忍」,打擊善良能是對的嗎?不對!何況自己是大法的親身實踐者與最大受益者,原來一身的疾病師父為自己淨化了,使自己由一個重病號變為一個身心健康的好人,由一個執著名利的人變成一個看淡名利、廉潔從政的領導者,這不都是大法的威力威德改變了自己嗎?!一個常人都能知恩圖報,為甚麼作為由大法更新了生命的大法弟子在關鍵考驗面前卻由於執著心與怕心而對大法變心、背棄大法呢?這對於修煉人來講不就是「最可恥的事」嗎?!這是多麼危險的錯步啊,使我險些失掉修煉大法的機緣。

頭腦清醒之後,我決定繼續修煉大法,洗去污點,走光明正確的人生之路。

雖然走回到修煉中來了,但自己並沒有完全從法上提高上來,總是「被怕心牽制」著,影響正念的發揮。主要表現是:在單位內部與對外始終不敢公開承認自己又修煉大法了,擔心被無辜迫害、開除工職;做真相資料時,正念不夠強,怕被人發現,怕被邪惡迫害,內心裏沒做到坦坦蕩蕩、堂堂正正,而是時刻懷有怕心──一有風吹草動,心就穩定不下來,紅色恐怖的陰影時時在頭腦中閃現;尤其聽到看到本地區或身邊同修被邪惡抓捕後,馬上就忐忑不安,首先想到的就是此事會不會牽連到我,被捕的同修會不會把我說出來?邪惡會不會也對我下毒手等等,甚至幾天之內怕心平靜不下來;講真相只能在可靠的親朋好友中講,對其他人就不敢堂堂正正的去講。當然還有其它怕心表現。這種怕的狀態在幾年內都有不同程度的反映。

由於怕心作怪,在以後的幾次過關中有的就仍沒有過好,最突出的一次是2001年農曆新年,中共江羅流氓集團導演的北京「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後,邪惡採取了高壓手段逼迫人人表態攻擊大法、與大法劃清界限,否則就扣帽子打棍子,同樣也逼我對此事表態。我也明白大法修煉是不允許殺生的(包括自殺),但面對鋪天蓋地的造謠誹謗與一言堂的輿論,自己竟一時糊塗也產生了一絲疑慮:這幾個自焚人會不會真的有法輪功學員呢?如果是真的又該怎辦呢?為了不暴露自己、保護自己,不讓上級部門對我產生懷疑,就配合邪惡寫了對此事的認識。雖然在認識中玩弄了很多文字遊戲,迴避了對大法的攻擊,但也包含了對大法不敬的語言。這些在我的修煉中都留下了可恥的污點與教訓。

儘管我多次沒有做好,但慈悲的師父卻一直在給我機會並一直呵護著我,幾次看似無法躲避的被抓捕迫害都幫我化險為夷。使我感到自己從大法中得到和索取的太多太多,而對大法、對證實法付出的卻太少太少,所以有時面對師父像時真是感到無顏面對。好在每次走錯後我都沒有消沉下去,而是學法思過,又從新把路走正並不斷走好。幾年中我都是「依靠對大法不斷的學習產生的正念前進著」(《美西國際法會講法》2005年2月)。是師父一次次挽救了我,可以說,沒有師父導航、保護,沒有大法不斷給予我的理智、清醒、智慧與正念,我是決對不能走到今天的。

我在修煉中的怕心表現,就是師父在《走出死關》中嚴肅指出的問題:「修煉是嚴肅的,這樣怕下去,甚麼時候能不再被怕心牽制?」其實千怕萬怕,主要是怕被邪惡抓去殘酷迫害,給自己與家庭帶來打擊、傷害乃至家庭破碎、失去生命。這也是大陸的有些學員包括我自己,最大的執著與人心表現。但正是由於怕心的嚴重表現,才為邪惡加重迫害我們找到了更大的理由與藉口。

對此,師父給我們講了很多這方面的法理。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指出:「被迫害最嚴重的就是那些心裏有執著的學員。心裏越怕,邪惡越專找這樣的學員下手」。

在2002年《北美巡迴講法》中,師父明確的告訴我們:「就怕弟子自己心裏不穩,這樣的執著、那樣的怕心,舊勢力看見了就會抓住有漏之心迫害。而在迫害當中正念又不足,遭受的迫害就更大,全都是這個情況。」可見,由怕心帶來的後果太嚴重了,這是與一個大法修煉者的要求格格不入的。

在正反兩方面教訓中,在做三件大事的實踐過程中,我自己體會到,怕心是可以解決的,只要多學法,從法上提高上來,就能增強正念,消除怕心;只要按照師父的要求正念正行,邪惡就不敢迫害我們,我們的正念也會越來越足。正像師父所教誨的:「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去掉最後的執著》)

對師父講的法理,如果我們都能從內心認識,正念能不足嗎?!還會有怕心嗎?怕心就不會有了,即使面對邪惡迫害也不會生出怕心來了。師父講的法理就是我們除惡、證實法的法器,而且是宇宙中威力最大、最高的法器,這就看你能不能認識,能不能理解,能不能運用,如何運用了。只要我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在正念的作用下就會運用好法器,破除邪惡的迫害,清除黑手爛鬼,證實好大法,更好的救度眾生。

我認為在恐怖高壓與殘酷迫害下有時有怕心或一時走錯路並不可怕,「關鍵是認識到了能不能有決心去掉它。」(《走出死關》)作為大法弟子來講,要想做好證實法的三件大事,承擔起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就不能帶有怕心。帶著怕心做事,談不到純淨與神聖。只有在純淨心態下、用正念所做的事才是最偉大、最神聖的!尤其是因怕心走不出來的以及因怕心對大法做了各種錯事(給公安部門當特務、內線破壞大法、向邪惡出賣同修的等等)還在掩蓋的學員,更要記住師父的慈悲教誨與期望。

至今仍被怕心障礙的所有學員趕快清醒吧!正法已經走到最後了,機緣越來越少,抓緊走回來、走出來,再不要一錯再錯了,再不要掩蓋自己的怕心與錯誤了,正視它,去掉它!公開自己對大法所做的不好的一切,放下包袱,抓住機緣,真心修煉,走出死關,乾乾淨淨做好大法弟子證實法的三件大事。

以上所談,只是自己的一點初步認識,不妥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