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對家人的邪惡干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6日】2006年3月25日開出租車的丈夫(大法弟子)失蹤一天一夜,驚動了所有的親朋好友,常人都認為他已遇害。但我和一同修正念相信他生命沒有危險。後來才知道,他是被人設下圈套,身上的錢、車上給別人拉的食品、配件、手機全部洗劫一空。這件事與秘密集中營事件加在一起,我動了人情,心如刀絞、情緒低落。同時女兒又病在學校。而我沒有用法來檢驗自己的言行,用常人的方法處理這件事,錢花了,結果並不理想。

我靜心學習師尊《洛杉磯市講法》:「遇到任何事都要無條件向內找」。又和同修切磋認為:丈夫經常早出晚歸,顧不上煉功發正念,師父要求三件事沒做好。而我完全用常人的方式對待,恨鐵不成鋼、不理智的埋怨和責備。為他花了大量錢財,甚至恨他把家也毀了,全家簡直無法生存。我還決定讓二女兒輟學,顯露出我的過重人心與執著。其實是自己本身對法理不清晰。認真學習了師尊《洛杉磯市講法》「……你是個修煉的人,你是超越於常人的,你知道這一世你們是一家人,你知道前一世你們不是一家人嗎……」,師父還說:「邪惡是想盡辦法把你拖下來的,有些神它們並不想讓你們修上去」。

現在我分清全是舊勢力的干擾與迫害,法理清了,正念也足了。每次發正念時,加上徹底鏟除舊勢力對大法弟子家庭和經濟上的干擾與迫害,破除邪惡在這非常時期,分散我們的精力,阻礙我們完成救度眾生的責任。我工作量大,但學法煉功也要跟上,抓住一切機會講真相勸三退,揭露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暴行,認真發正念。

以前我一直沒找出自己的執著,致使家庭出現魔難才驚醒。向內找發現自己有許多執著心,表面上在修,可實際並沒有真正向內修。師尊《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何況是我自己的家裏的事情。

週刊多次提倡寫書面心得體會,我們有許多修煉的故事,幾次動筆都覺的無從下手,總想等有特殊情況再寫,沒有認識到寫的過程就是修煉提高過程,也就是沒有真正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而寫不成又是一種干擾。其中暴露出自己的依賴性和惰性。

我們全家是98年得法,得法時我多種重病在身,失去工作能力,幾乎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兩個女兒尚小,靠丈夫微薄的收入糊口,經濟狀況可想而知。得法後,我的身體逐漸好轉起來,特別是近3年,我開始打工,還做點小生意。經濟狀況有所好轉。大女兒考上重點大學,二女兒上高中。我深知這一切都是大法賜予的,因此我們全家乃至當地大法弟子常把我家作為講真相的切入點。我雖然做了大量工作,勸三退人數不少,但修的還是有漏。在講的過程中帶著很強的顯示心和歡喜心,「看學了大法,我們身體好,收入高,還能不死」,好像上了保險一樣,讓邪惡舊勢力鑽了空子,使我身體多次不適(後正念破除)。

而丈夫修的不紮實,從經濟、體力,時間上都受到干擾,影響到全家的正常生活,給講真相救眾生帶來了負面影響,我感到力不從心。師尊在經文中講過:「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舊勢力都虎視眈眈,邪惡無孔不入,修煉的路很窄」。現在我有深切的體會,修煉是嚴肅的,任何一個執著都是阻擋我們修煉的障礙。如做大法真相工作時,本來我和丈夫一起做,可每次做時我都強調,如有意外我一人承擔,沒有正念對待。看起來是考慮別人,其實是對親情的執著,怕他被抓後影響到孩子們的學習和生活。不正的心讓邪惡鑽了空子,加大加深了迫害,也暴露了我對金錢的執著。丈夫比較勤勞,也積極為大法工作,大法弟子誰見了總表揚他,特別是我,自覺不自覺當著別人面誇他,使他產生了很大的歡喜心和顯示心,忘乎所以。師尊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如果我們不注意,很可能由於自己不符合法的表現而帶來損失,所以我們得千萬注意這些事情」。

在以前我們全家按師父要求的做,所以越走越好,由於自己悟性差,也沒有寫出來證實法。漸漸的我認為自己修的不錯,因此滋長了各種不正的心和各種人的觀念,讓邪惡鑽了空子,致使家庭出現魔難。現在痛定思痛,把自己的不足暴露出來,今後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多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跟上正法進程。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