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女子監獄八監區殘害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6年6月25日】哈爾濱女子監獄惡警凶殘迫害大法弟子。以下是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敘述的迫害事實。

2003年

自1999年以來,哈女監八監區對我們迫害沒有間斷,我們在車間勞動強度不斷加大。當時,八監區的監區長侯雪萍親自把張豔芳晚上押小號,白天接回車間幹活,持續一個月。

2003年年初,為了制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呂迎華不出工。鄭傑和張春華將呂迎華在地上拖的喘不過氣來,給呂迎華戴上手銬,不讓穿棉褲,坐在水泥地上長達一個月。2003年3月8日又給呂迎華反銬上「大背吊」,掛起來,腳不沾地,僅一個小時,呂迎華的口水像線一樣不停的淌,滿身是汗,渾身抽搐,手腕被手銬勒斷了筋,手腫了三個多月。

2003年6月至7月,鄭傑體罰呂迎華和高佳博蹲著,然後上「大背吊」,打耳光,用皮鞋踢頭部,吊在車間的統計室,還用膠帶把嘴封上,折磨了11天。呂迎華後來被關小號80多天。

2003年8月15日,馬淑華到八監區時,不能走路,還要出工和拉練。桂娜娜指揮犯人把馬淑華用繩子綁上,膠帶把嘴封上,拖到「養雞場」迫害,用電棍和警棍打她,又叫幾個犯人拖著她跑。晚上,把馬淑華放在水泥地上,不讓睡覺。整整11天,腳腫的流膿血,和襪子粘在一起,半個月後襪子才脫下來,一看,十個腳趾甲全掉,腳黑紫色,爛了兩個大洞。

2003年9月5日,張春華指使犯人王鳳春和趙豔用繩子綁上張豔芳,拳打腳踢,不讓睡覺,把張豔芳的門牙踢折兩顆。第二天,張春華領著幾十個犯人來,以開會為名對我們大法弟子實施暴行。把我們騙到當時男犯監前的「養雞場」,開始了慘無人道的迫害。幹警、犯人聯手,每人手裏拿著凶器,有電棍、木板、竹板、鐵棍,圍成一個圈。強逼大法弟子在圈中跑,到誰跟前誰就打,有的犯人不忍心打,幹警就打犯人。晚上,讓犯人把張豔芳衣服扒光,用木棍和鞋底打,第二天又用電棍電,張豔芳全身沒有好地方,又叫人用鹽揉到她身上,鹽腌的張豔芳死去活來。

2003年9月6日,鄭傑叫王愛華去辦公室,鄭傑親自捆綁王愛華,直到王愛華心臟病發作才鬆綁,緩解了再綁,連蹲三天,第四天,王愛華腿不能回彎,腳像針扎。鄭傑讓犯人拖著王愛華跑,警棍、電棍在後面打,王愛華的鞋都拖掉了,心臟無力承受,接近休克,又把她吊在窗欄杆上。下午三點,將王愛華帶回監舍,讓犯人看著她,一動就打,一閉眼睛也打,一宿不讓睡覺。第二天,讓王愛華寫「三書」,王愛華不寫,就用四楞棍子打她的臉,還用牙籤紮,又用鹽水洗。王愛華被折磨的全身黑紫,休克過去,最後被關進小號。

2003年9月「雞場拉練」,賈淑英跑不動,被肖林左右開弓,打的眼冒金星。又踢了一腳,半年不能喘大氣。張春華接著又把賈拽到屋裏,打了十幾個耳光,至今聽力減退。王鳳春用針扎賈的腳面,兩腳都失去知覺。又把賈吊在窗欄上,王鳳春欲用鐵棍捅賈陰部,賈大喊,王扔下鐵棍,用膝蓋頂賈的陰部,使勁撞,賈慘叫不停。四、五個男幹警把樸英淑拖到男犯樓銬吊在窗欄上,王鳳春和黃賀拿木棍捅樸的陰部,用手掐大腿裏面和身體各部位,手銬卡進肉裏,至今還有疤痕,樸的腳趾蓋脫掉了四個。

朱玉紅用手銬打周春蘭,用膝蓋頂週的後腰,周感到腸子像掉下去一樣痛,腰當時就不能動了。58歲的人被迫害得放聲大哭,還是把周銬在窗欄上一宿,第二天拖到拉練場上,不跑就打,就電,慘無人道。幹警王金南指使犯人把汪豔萍嘴封上,用電棍電汪的胸、腿、膝蓋,打累了,吊起來,11天不讓睡覺,上廁所也不開銬子。

桂娜娜指使王威將王健萍嘴封上,背吊起來,大頭朝下半個小時,王健萍休克了才放下。又讓犯人繼續打,打完吊,吊完打,折磨了十幾天,王健萍全身是傷,精神恍惚。

王淑玲、杜玉玲白天不讓吃飯,晚上不讓睡覺,直說胡話,都想跳樓。後來,杜玉玲在迫害得生不如死的極限情況下跳樓,經醫院檢查,肘部關節粉碎性骨折,第六、七頸椎骨折,第九肋骨骨折。在這種情況下,監獄惡警還不放人。

王鳳春、王威打徐友芹和李彩英,連續十多天,打的徐休克,李直說胡話。

一次,桂娜娜、肖林讓我們唱歌,我們不唱。她們大打出手,張淑芹當時三顆門牙被打掉。

9月中旬,裏玉書、關英欣、張淑哲、王宏傑、丁五、田桂清被打,田桂清、關英欣還被多次灌藥,灌食時超量加鹽,胃管一週才拔,一次管拔出後都是黑的。

9月11日,張春華騙趙欣和劉麗萍到「拉練場」,犯人宋立波坐在趙身上,幹警牛天揚用腳踢趙的嘴,當即出血。

2003年12月,因拒絕強制勞動改造,韓英、閻慧娟、王秀麗被雙銬罰蹲,犯人用針扎閻慧娟的全身,並拳打腳踢。韓英被折磨的犯心臟病。

2004年

2004年正月初七,因為拒絕勞動改造,馮秀娟、韓英、呂迎華、王秀麗、周春玲、閻慧娟、杜景蘭、蘭洪英、李秀英被大隊長指使人把她們拖到車間三樓,用膠帶封嘴,開始拳打腳踢,把她們的頭往地上闖。然後用手銬把她們三個連在一起,扒掉棉褲坐在水泥地上,打開窗戶凍人。然後進行野蠻灌食,胃管插得鼻子直淌血,還不放手。

2004年3月2日,張春華把李秀華、劉麗萍、張樹哲和丁玉騙到小號,一陣毒打,戴上手銬,然後野蠻灌食,晚上睡覺也不開銬,胃管也一直不拔出來。半個月後才拔出來,胃管都變了顏色,還不鬆銬,李秀華不停的嘔吐,胃液從嘴和鼻子裏噴出,戴著手銬又不能擦,淌了一地,氣味極其難聞,同號監視她的人都不忍目睹。劉麗萍、張樹哲和丁玉在一個號裏,銬在老虎凳上,連上廁所都不讓,大小便都在褲子裏。一關就是5個多月,根據《監獄法》最長只能關15天,劉志強監獄長每到15天,就做假叫幹警作筆錄,換押票,還說「誰都查不出毛病」。

2004年3月10日,張春華把十幾個大法弟子,全身扒光,一絲不掛,上大背掛,用繩子吊起來,從晚上7點到第二天早上6點,都勒出血來。

2004年3月13日66歲的汪秀月被張春華吊銬在床上,3個小時後,休克過去,大小便失禁,放下後仍銬在床邊。

2005年

2005年9月9日,幹警周小麗把張豔芳的四件內衣搶走,張豔芳向監獄長劉志強反映情況,卻被關進小號,一陣毒打。連其他監區的幹警都說「八監區太過份了」。為了制止這種違法行為,全監區的同修絕食抗議,要求接回張豔芳。張春華帶人來給大家野蠻灌食。

2005年12月29日,張春華領人到閻慧娟的監舍,扒下閻的褲子,還打閻的嘴巴說「我就打你了,愛上哪告上哪告去」。

2005年12月31日,9人絕食,監獄強行灌食,加入大量蒜和辣椒,嚴重損傷胃腸,造成劇烈嘔吐,帶血塊,2006年1月17日開始,劉志強將九監區犯人調入八監區,強行迫害大法弟子,將賈淑英、李秀華用膠帶封嘴押入小號,其餘人全天24小時背銬在地上,一遍遍毒打,監舍們都用報紙糊上,監控室停止監控,怕留下證據,手段殘忍,至今天還在延續,呼籲有關部門予以制止。

像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不能一一敘述。一監區的情況與我們一樣,其他監區不是很清楚。王興、褚淑華、叢新、徐龍江、劉志強、肖林、鄭傑、桂娜娜、張春華濫用職權,親自或指使犯人採用各種卑鄙、殘暴、下流的手段,用酷刑、毆打和關小號等方式故意傷害我們,對我們身心造成極大摧殘,已經構成犯罪。

以下是犯罪者名單和犯罪事實

犯罪惡人名單:

王興  男 原哈女監獄長
褚淑華 女 現哈女監獄政委
叢新  男 原哈女監獄長
徐龍江 男 現哈女監獄長
劉志強 男 現哈女副監獄長
肖林  男 現哈女監獄政科科長
鄭傑  女 現哈女監八監區監區長
桂娜娜 女 現哈女監八監區副監區長
張春華 女 現哈女監八監區幹警
惡警 侯雪萍 張春華 王鳳春 朱玉紅 王金南

寫於2006年1月25日

附:哈女監相關責任人及電話:

哈爾濱女子監獄總機:0451-86684001,0451-86684002 ,0451-86684003
監獄醫院院長:趙英玲 8053
哈女監監獄長徐龍江 總機轉8001
哈女監監獄政委 總機轉8002
政委:褚秀華(女)0451--86684001-3003
四大隊長:吳豔傑、陶淑萍
八監區區長:鄭傑0451-86358314
區長:彥玉華、楊華、崔豔
九監區區長:張秀麗0451-86359539
八監區區長:何松梅、張春華
呂某某:集訓隊隊長
大隊長:康×琴、夏某
獄政科科長:楊麗斌
獄偵科科長:肖林: 13845193360(手機)

地址: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哈爾濱市南崗區學府路389號 郵編:150069
(在哈爾濱市火車站乘343路車到新建下車)
打總機0451-86684001、86668488後說人名或職務即可找到。)

週五為監獄長接待日 下午 13.00-15.00 電話:0451-86684002-3009,0451-86694053

哈女監副監獄長叢新、褚淑華、劉志強(主管保外就醫)
哈女監監獄獄政科科長楊麗斌 總機轉8142
哈女監監獄教改科科長肖 林 總機轉8130

派駐哈爾濱女子監獄檢察室電話:0451-82030982
哈爾濱濱江檢察院舉報電話: 0451-86663178
哈爾濱市濱江地區檢察院電話:0451-82359148
哈爾濱市濱江地區檢察院駐女子監獄電話:0451-86663178

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地址:哈市南崗區漢廣街79號 郵編:150080 電話:0451-6335924
每週三為局長接待日 電話:0451-86316442
0451-86342238
0451-86342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