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蘭在昆明大板橋女子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14日】雲南法輪功學員王玉蘭2002年被綁架勞教,在昆明大板橋女子勞教所遭受了二年多的種種迫害,被強制超時勞動,屢次遭到毒打、強制洗腦。

2002年6月,王玉蘭在公交車上發了幾張大法真相資料,被惡人舉報後非法關押在昆明市第二看守所,遭受迫害55天,每天不讓睡覺,強制勞動揀辣椒等,每天到深夜一、二點鐘,有時到三點鐘揀完還要打掃完衛生後才能睡覺。在看守所由於遭到非人的迫害,王玉蘭的臉和腳開始浮腫。2002年8月23日,王玉蘭被轉入昆明大板橋女子勞教所繼續遭受迫害。

在勞教所一大隊,王玉蘭堅決不配合邪惡、不「轉化」。那裏的惡警強迫不妥協的大法弟子出大田,就是每天挖地、種菜、挖果塘、挑大糞等,每天到很晚才收工。一次一大隊的張隊長叫王玉蘭去出大田挖垃圾。王玉蘭被迫光著腳去鏟垃圾,再把這些垃圾用簸箕裝好抬到另一個地方,這些垃圾已堆了很長時間,發出濃烈的臭味,各種蟲子、蛆爬出來,爬到她的腳上,就這樣幹了一天。收工後因沒有熱水洗腳,第二天她的腳又腫又紅,不能再去出大田,惡警就強迫她去車間剪線頭。

就這樣,王玉蘭的腳一天比一天紅腫,流著膿和血,就像兩個大饅頭,甚麼鞋子也不能穿了。王玉蘭被迫用布條把腳捆在鞋子上,每天照常出工。後來,王玉蘭的腳已經發出腥氣味,招引來很多蒼蠅停在腳上,就用毛巾蓋著,每天出工剪線頭。過了幾天,帶班幹部就叫了幾個人把她抬出去治療。王玉蘭自己每天用針多次扎進去把膿放出來,20多天後雙腳好了。

王玉蘭一直在車間被迫出工,每天十二、三個小時,經常深夜一、二點三、四點鐘,有時要到天亮才收工,不幹完活不讓睡覺。每天出工的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兩個包夾跟著監視,他們都是所裏的吸毒犯。收工後睡覺又有包夾守著,睡覺不許關燈。每天晚上值班警察還要查房一、二次。大法弟子一天24小時都被包夾看著守著,沒有一點自由。對不轉化的大法弟子除了每天強制勞動十四、五個小時外,還不准煉功,不准大法弟子間相互說話,如被發現就是拳打腳踢,用被子毛巾裹住,騎在大法弟子身上打,掐脖子,讓你喘不過氣來,打完了還要加期迫害。

2003年農曆新年前,在車間搞完衛生後,王玉蘭和一位大法弟子一同回到住處,她拿了幾塊糕點給大法弟子,就被一大隊邪惡隊長李瑛看見。隨後李瑛叫來幾個惡警(指導員何芝秀、管教幹部楊鳳仙、魯靜文、馬幹)和四合院吸毒犯惡人王孝粉對王玉蘭和那位大法弟子圍攻。他們把糕點扔在地上,誹謗大法和師父,謾罵大法弟子。李瑛指使王孝粉用腳踢王玉蘭,過了近一小時後把王玉蘭拖到牢房關起來,把她推倒在地上,又拳打腳踢。當時地上有一灘水,王玉蘭的褲子全濕了,不法人員們不准她換乾淨褲子,不准她上廁所,隨後把她反鎖在房間裏,不准出門。幾個惡人隨後又把那位大法弟子拖到外面辦公室裏,她的一條新褲子被拖出了幾個洞。

2003年6月,十多個大法弟子聯名寫信給胡錦濤,內容是: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的師父是清白的,我們修煉法輪大法沒有罪、沒有錯,我們只是在做好人,要求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們簽名後送到魏姓副所長處。後來大法弟子們被惡警李瑛非法審訊多次。簽名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加期1-2個月。

2004年的一天早上5點鐘,王玉蘭坐起來發正念時被包夾馬雲發現,她大叫「不准煉功」,把其他人吵醒了。然後馬雲、陳芳、杜蓮文等6、7個年輕力壯的吸毒犯把王玉蘭按倒,杜蓮文騎在她身上打,馬雲和陳芳按住她的頭並用毛巾堵住嘴,使王玉蘭十五分鐘喘不過氣來。當時值班惡警馬幹已經進來站在王玉蘭床前,一句話也不說,也不制止這些人對王玉蘭下毒手。第二天惡警馬幹肚子疼了一天,遭了報應。

還有一次,王玉蘭起來煉功被包夾李曉東發現,李曉東騎在王玉蘭身上打,打累了就用雙手掐住王玉蘭的脖子,使她喘不過氣來。李曉東從王玉蘭身上起來後,嘴裏吐出了很多鮮血。王玉蘭告訴她:你們打大法弟子遭到報應了。從那以後,包夾們就再也不敢下毒手,還幫看著有沒有警察。

2004年7月20日,王玉蘭寫了一張「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標語,用透明膠貼在一大隊飯堂的牆上。被警察發現後就叫吸毒犯撕下來。邪惡大隊長夏蓮萍就在飯堂召開全車間「批鬥會」那一套,首先叫王玉蘭站起來說。王玉蘭說:我修煉法輪大法沒有罪、沒有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隊長夏蓮萍氣的暴跳如雷,強迫命令每個人站起來批鬥,宣布給王玉蘭加期十五天。王玉蘭就在三樓出口處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等,被夏蓮萍、惡警汪靜指使6-7個吸毒犯毒打,衣服扣子全部被扯掉。暴徒們又把她從三樓車間拖到一樓衛生間糞便最多的地方,強制聞大便。

王玉蘭掙扎著跑到操場上,仍然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六、七個人又把她拖到民管組,把門鎖起來。王玉蘭用手扳著窗子,四合院的惡人吸毒犯受隊長指使,用鋼窗夾她的手,疼的她大喊大叫才放開。第二天王玉蘭的身上紅一塊、青一塊,手又紅又腫,直到半個月後洗衣服手都還在疼。

就這樣王玉蘭被惡黨非法勞教迫害了二年零七十天。

2005年8月23日,從勞教所出來一年後,王玉蘭被610、國保大隊的邪惡從家裏綁架到明珠賓館,強化洗腦一個月。一天24小時拉著窗簾,開著燈,吃飯、睡覺、上廁所都是在房間裏,有人守著。還有不明身份的三個惡人一天到晚來對她說些亂七八糟的謊言。王玉蘭絕食三天後,被邪惡人員拉出去,十多個保安對她強行灌食,把她按在床上不能動彈。半個多月後,由於受了惡黨的謊言欺騙,說了一句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話,她嚴正聲明所說的作廢。

惡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何止這些,以上只是例舉一、兩件。惡黨對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的迫害是難以計數的,特別是近兩個月來曝光的瀋陽蘇家屯等處的秘密集中營活體摘售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並焚屍滅跡的驚天罪惡。中共惡黨的罪行,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比德國納粹的殘暴有過之而無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