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真的存在

回憶丈夫的點滴事


【明慧網2006年6月14日】我的丈夫已經去世8年了,但有些事至今回憶起來還記憶猶新。他是一個具有功能的人,上至天堂,下至冥王殿他都去過,他說他去過的星球像個西瓜,可看到的地球像個芝麻,到那邊想吃甚麼,一想就來,當時他不明白是神通,他還以為那邊的科學很發達呢。

我丈夫死於煤氣中毒。當時我們兩人都在家,第二天我醒來時,(師父救了我),他已經不省人事了。三天後他才醒過來,醒來後,他說,你多虧學了大法。他再沒說話,一個月後去世。在這之前他就說「我得走了」,可當時我們只以為他不願住在縣城、想回鄉村。

我是一個三歲失去母愛,九歲跟著繼母和一個比我大兩歲(由繼母帶來的)姐姐在一起生活的,世間的酸、甜、苦、辣都嘗遍了,世間的疾病也讓我得的差不多了(當時不知道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身上的疾病有類風濕性心臟病,胃病,膀胱炎,胸膜炎,腎炎,頸椎炎,坐骨神經痛,肩周炎,婦女病(乾血癆),皮炎,麻木抽筋等多種疾病,每天要吃好多種藥,自從得了大法,這些病在很短的時間內都消失了,真的感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是舒服,我現在學法十年了,沒吃過一片藥,而且越活越年輕了。

當時學法時,我覺得這法太好了,就念給丈夫聽。當念到師父有法身時,他不相信,他認為師父在說大話,可第二天他就說「真該掌嘴,我說錯了,你師父真有法身,每個學法人的身後還不止一個法身呢」。有一次在我家學法,他也在家,那時學法學幾段就切磋一下,他就說,「你們學法時,最好通讀,你們知道嗎?你們學法時,坑上有坐著的,地上有站著聽的,外邊看不到頭兒在那跪著聽的。」

當時學法時,他就告訴我,你有些關得從我這過。每到過關前,他還告訴我,第二天你得過關了。因我當時悟性差,法學的不好,每次都過不好關,每次和他都是大吵大叫的,因為矛盾來的時候,都是表現在常人中,他總是說些讓人接受不了的話,我真像師父說的「氣的夠嗆,跟人家幹起來了。」

還有一次,是他第一次元神去冥王殿回來時,嚇出一身汗來。他說太嚇人了,在人這兒做的壞事到那邊真的有報應,下油鍋的,抽筋的,扒皮的都有。他還跟孩子們說,都跟你媽學法吧,只有這法能救你們。問他怎麼不學,他說,我有我的任務,以後也得學。

因此,在我修煉的路上,不管我遇到多大的困難,我都堅信神的存在,有神在護佑著我,一直相信師父講的每一句話,這讓我堅定的走到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