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班的存在本身就是非法的


【明慧網2006年6月12日】自邪惡江××以個人之私利決定「在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之後,江××利用邪黨非法在全國自上而下的建立龐大的「610」系統的同時,又在全國各地非法建立了各種名目的大大小小的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學校」「思想教育學校」「學習班」等等洗腦班,旨在從精神上摧毀掉法輪功學員,以此達到所謂「轉化」使學員放棄修煉法輪大法。

7年過去了,經過「洗腦班」的精神摧殘,是有些人被「轉化」了,其中有的是被迫違心「轉化」;有的是被邪惡的偽善欺騙而「轉化」的;有的是因法理不清,對邪惡的歪理認識不清而「轉化」;少數是被共產黨邪理帶動而真正主動「轉化」的,等等。然而,對真正的大法弟子來說,他們經歷了這場魔難後卻徹底認清了共產邪黨的本性,更加珍惜和堅定了自己對法輪大法和師父的信仰。

現將本人了解的,惡黨怎樣利用「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洗腦迫害的部份情況揭露出來。從中我們可以看到共產邪黨是怎樣的在魔鬼般摧殘著人性,也更認清了它所高喊的那些憲法、法律宣稱的「信仰自由」完全是欺世謊言。

一、利用科技手段監控學員

被非法抓捕來的法輪功學員通常分別被安置在設有監控錄像的房間裏,學員的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的監視之下。他們不許學員煉功,不許盤腿,還要搜身。他們安排一個或幾個人輪番找學員「交談」時,其他人在監控室觀察。「交談」的目的是摸清法輪功學員屬於哪一類型:沉默的、易激動的、講真相的、絕食的等等,再根據他們的判斷採取相應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轉化」。

他們想從聊天式的交談中摸清法輪功學員有關個人、家庭、親屬的情況(類似文革時的徹查)。之後,再問及學員「為甚麼要練法輪功?」此時根據回答,他們會對師父和大法進行誣陷、攻擊,同時觀察法輪功學員的反應,進行下一步的誣陷。例如,當學員回答,法輪大法教人以「真善忍」為宗旨做好人時,他們就會說出法輪功不真、不善、不忍,學法輪功的很自私,只顧自己不顧他人等這類誹謗之詞;他們把大法學員被非法關押造成的老人、孩子、家庭無人照顧的情況反過來栽贓成法輪功學員不顧家;學員如果說法輪功強身健體,他們就會說某某煉功不吃藥死了,他們甚至把他們非法關押、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造成學員出現的身體不適,反過來誣陷是因煉功造成了這個學員的健康問題等等。完全顛倒黑白。

他們還會根據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的各種表現,如,是否願意吃飯,是否願意按照他們的安排勞動,是否願回答他們的問題等而定出法輪功學員被關押的期限。如願意吃飯,就會被告知,在其它方面也像吃飯這樣表現,就可以早些回家;要是絕食,那就不知要在這裏待多長時間了。甚至還會利用法輪功學員絕食反迫害的行為攻擊大法和師父,同時對學員進行迫害性灌食。在勞動方面,如果法輪功學員不配合它們的非法安排,他們就會攻擊說大法使學員變的不善,只知享受,不願付出,等等。顯然是準備好了的一套一套的侮蔑之詞,都經不起大法弟子一駁的。

有的法輪功學員由於各種原因,想早點出去,便假意「轉化」,順從邪惡的安排。那麼他們就會採取一些手段來試探、觀察,看你的「轉化」是真還是假。如,找人和該學員談話,談話中有意攻擊大法的師父和大法,這時由其他惡人通過監控錄像來觀察學員的表情眼神、肢體動作等。在他們的一本專門研究怎樣做法輪功學員「轉化」工作的書中就寫著:當他們攻擊法輪功師父時,如學員的身體有一點輕微顫動,說明該學員心中還有對師父的感情。以此斷定該學員轉化是假的。而無論「轉化」是真是假,一旦將學員放出,他們就會進行跟蹤,繼而達到抓捕與之聯繫的其他學員,並且強迫該學員定期向他們「彙報」情況。

此外,他們還安排法輪功學員寫所謂「四書」。除要求學員與法輪功師父和大法徹底決裂外,還要揭批師父和大法,而根據揭批的力度,斷定學員「轉化」的是否徹底。

二、強制觀看揭批法輪功的光盤和書面材料

他們用於「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光盤和材料有多種,有甚麼所謂「科學的」、有污衊法輪功師父的,有「天安門自焚」偽案的,有歪曲和斷章取義攻擊法輪功師父不同時期發表的講法的,等等。

1、所謂講科學的內容,涉及了漏洞百出的猴變人的人類起源說,他們自己也解釋不清的宇宙奧妙,萬事萬物的「生成原因」等。目的很明確,就是想給法輪功扣上所謂「偽科學」、「反人類」的帽子,從而激起民眾對法輪功的敵意甚至仇恨。

2、污衊法輪功師父的內容,涉及到法輪功師父從出生到在國外傳播大法,歷時幾十年的大事小事。其中充斥編纂、誣陷的莫須有的罪名。這些荒唐的編造,就連洗腦班的惡人也多有不信。

3、對「天安門自焚」這件全世界都知道是中共一手導演的栽贓血案,進行非常愚蠢的解釋。

4、最邪惡的是在他們對法輪功的揭批材料中,通篇都是造謠、誣陷、中傷、筆伐、謾罵、無中生有等等。在這種材料中最為常見的是法輪功師父在不同時期所發表的講法,他們拿來斷章取義。取出其中一段,進行歪曲誣蔑。有的內容,因為他們那點可憐的理解能力,不可能真正了解大法的內涵,連歪曲都不知道如何歪曲了,沒折了,乾脆就直接上綱上線進行文革式的口誅筆伐。他們強制學員「學習」這些歪曲事實的材料後,逼迫學員一次又一次的寫「學習認識」。如果不「轉化」,這種「學習」,寫「認識」就不斷的延續,直至將法輪功學員的大腦搞的麻木了,迷糊了,最後算被「轉化」。在強制學員「學習」這些胡謅的材料時,他們會派人「陪同」,目地是對學員察言觀色,看學員的反映。在寫「認識」、「感想」時,如果字寫得好的,他們就認為學歷高,那就要求認識的更深刻。否則,會被更多的強制看光盤、學材料、寫「認識」。

「洗腦班」利用邪悟者迷惑大法學員。邪悟者,往往是正在被關押的前大法學員,他們被惡黨矇蔽毒害,扭曲了心靈和良知,甘心被惡黨邪靈所控制。邪悟者具迷惑性,因他們大多數都是在99年7.20之前的「輔導員」或被認為「修得比較好」的。他們會對洗腦班的學員滔滔不絕的敘述自己在99年7.20之前修煉得如何好,迫害開始後如何進行護師護法的壯舉,在被抓捕後,在洗腦班或勞教所、監獄等魔窟如何的堅定的信師信法、護師護法,等等,彰顯自己為大法的付出。然後,話鋒一轉,開始攻擊師父和大法,把自己被「轉化」的責任推給了師父和大法,把惡黨攻擊大法和師父的那一套搬來,信口雌黃。他們試圖從反面強調中共政權迫害、滅絕法輪功有理。這些邪悟者恨師父,怨師父,把一切的一切都推到師父身上。於是「感謝」惡黨對他(她)的所謂挽救。

三、洗腦班存在的非法性

抓人進洗腦班這種做法是非法的;強制法輪功學員放棄自己的信仰是非法的,強制的讓人接受邪黨的歪理邪說更是非法的,洗腦班的存在其本身就是非法的。洗腦班通過造假、誣陷、栽贓,達到轉化目地,其實他們才是搞邪惡的精神控制,對廣大民眾強制灌輸邪惡的那一套歪理,強制他人只能信惡黨邪說,不信它的,就關押你,不「轉化」不放你進而勞教你。誰在搞「精神控制」再清楚不過了。何況,按照中國的刑法,觸犯法律者如,偷、搶、黃、賭、毒等均由公安機關依照法律程序,調查取證、核准、上報、批示,再下達處罰書,對觸犯法律者實施應有的處罰。而洗腦班關押大法學員不經過任何法律程序,沒有任何法律手續,任由凌駕在法律之上的「610」和街道辦事處就可以直接將大法學員送去關押,還沒有關押的期限,只要學員不「轉化」就不放人回家。這洗腦班不僅是非法的,根本是違法和犯法的。

的確,在洗腦班的迫害中有些學員被「轉化」了,但其中的絕大多數是不自願的,被迫的。他們經過多年修煉實踐,從內心知道大法好,師父好,但是在無限期的關押中,失去了正念,違心的寫了「轉化書」。一旦這樣做了,他們內心的痛苦使他們覺得生不如死。即使脫離了邪惡桎梏,自己的內心「背棄大法」的心理陰影無法抹去,從而變得消沉。我就曾經經歷過這種心理的煎熬。

以上我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揭露洗腦班的罪惡。當然,這只是邪黨利用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的小小一部份。希望曾經受過「洗腦班」迫害的大法弟子揭露更多的迫害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