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正就能突破網封

記錄我這幾天來上網的經歷


【明慧網2006年6月12日】我是用自由門上網,以前一點就上去,由於一些特殊的情況有一週沒有上網,等到最近再上網,說甚麼也上不去,有時候明明搜到服務器了,可是打不開動態網的首頁,特別著急。同修等著下載真相,一會兒就來問問我上沒上去,我就更著急了。

在一天後的中午,同修又問我上沒上去,我說沒有,今天早上還沒上去。她說:你現在上上呀。我說那就去試試吧。同修說:這句話都是錯的,你是人呀?幹甚麼都試試?一個神不是想幹甚麼就幹甚麼嗎?上,咱們一定能上去的。在同修的正念帶動下,我心中也充滿了正念。這樣打開自由門,第一次沒有搜到服務器,我們倆都發正念,請師父加持,第二次,很快的,就上去了。

這樣有兩天上網都非常順利,心裏特別高興。就是在大前天吧,又上不去網了。想上去搜點東西也沒辦法,乾著急,像常人一樣吃不下飯,心煩意亂的。於是就不上網了,開始看《轉法輪》,等好像平靜了就再上,還是上不去。

昨天中午,另外一個同修來了,拿來了一個U盤,說是有東西給我,我一看,是師父的新經文《2006年加拿大講法》。同修走後,我們就開始忙著做新經文。同修說,如果不給送來,還不知道有新經文吧?我說我努力上了,也上不去,讓我怎麼辦?

同修送U盤來時說讓通知幫某某發正念。晚上發完8點正念,想想我們得反迫害呀,除了幫著發正念,應該發到明慧上,曝光邪惡。我說著就寫了稿,然後上網,上不去,我把我所有的破網軟件從頭試到尾,都不行,灰心的關了機子。同修說:你以前怎麼上的呀?又上不去了,多麼重要的消息呀,也發不上去。

我剛想說話,想起了師父不讓和人爭辯,就止住了,可是心裏卻想:你也不懂,這段時間網絡封鎖很緊的,你以為我不想發出去呀,我有甚麼辦法呀。

同修接著說:我印資料時,每次都和機子交流,告訴它們我們在做非常神聖的事情,你們配合的好,將來都會到新宇宙中去。並請師父加持,不許干擾我做正事,一定讓這些資料都讓有緣人看到,一定讓他們得救。

我一怔,意識到我這幾天來的基點不對。我在證實自己,我掌握些技術,憑借它們做了些證實法的事,所以漸漸的生出了證實自己的心,把這麼神聖的事當成證實自己的機會了。所以我才會有人的心灰,有人的無可奈何,在別人說自己時心裏不平。在前幾天能上網後,不是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的人,師父看你有一點正念,就幫你,要更加精進,而不是表現出像人一樣甚麼東西得到了就高興,得不到就痛苦。在又上不去網時,表面上看法,實是為了自己解決問題而看,還是證實自己,怕別人說自己不行。就是在這樣的情況,為了讓同修們都能看到新經文,師父又安排一位同修給我們送來。

過了一會兒,同修說,你現在發是不是明慧的同修看不見呀?我說,現在是美國的白天呀。「那你就發呀」,她又重複了一遍。

說第一遍時,我還沒在意,等她再說時,我明白這一定是師父借她的嘴對我說的。於是又一次開機,點自由門。結果自然是上去了。上去後,我習慣的滾動首頁頁面,有一個同修寫的文章題目一下映入眼中:突破網絡封鎖靠的不僅僅是技術(記不特別清了,這個意思),我更加明白了。

這幾天的經歷,我更能體會師父的偉大慈悲,師父時刻都在我們身邊,只要我們有正念,師父就會幫我們。

我把這段經歷寫下來,想告訴和我同樣做技術時間長了,依賴技術,執著自己的同修,我們趕快放下這心,我看到《2006年加拿大講法》中有一句話:「包括所謂的外星人,其實它們是掌握了技術的低類生物」,非常震動。我們一定要擺正好這個關係,我們只是善用人的技術。如果我們都不執著於技術,都用正念對待此事,讓我們神的一面起主導作用,網封自然就不攻而破了。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共同提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