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聯合調查團提供河北各監獄和勞教所迫害事實

【明慧網2006年6月11日】

一、唐山開平勞教所的情況

2000年10月份,唐山開平勞教所送來一批全省各地大法弟子,當時因為房屋緊張,所內男犯人搭建了一些平房,內設大炕。我們經常十幾人擠在一個大炕上,側著身。我們這個「法輪功中隊」在女隊院內最後邊的一排小平房。平房的右側緊挨著院內的一圍牆,靠左側這邊有一大教室(專門給法輪功學員洗腦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平房中間有一禁閉室(迫害場所)。2001年初女子中隊開始建樓(由男犯人建),估計現已全部搬至樓內。平房後院是菜園,有的樹上經常吊大法弟子。(註﹕邪惡每遇有參觀的、檢查的,便把一些堅定的大法弟子藏起來。)

2001年5月底,女隊大法弟子因集體絕食一個月,大部份被邪惡轉移至男隊院內有一醫院的一樓,後來得知二樓也關押有一、二百名法輪功女學員。我們互相之間根本看不到。那個時期女隊大多是已被強制轉化的法輪功學員。

開平勞教所的惡警:

王學禮,男,四十多歲,原是一科長,明慧多次曝光,此人極其殘暴。
閆宏利,女,三十多歲,後晉升為男隊內主抓迫害法輪功女學員的一把手。
魏群,女,三十多歲,當時在女隊。
周隊長,女,四十多歲,當時一直在女隊主抓迫害法輪功女學員。

二、承德市看守所的情況

2002年11月──2003年4月期間,承德市看守所內唯一的一名女管教姓張,後晉升為副所長,此人在我被非法判刑時,發現她用一張所謂我抄寫的「經文」栽贓陷害;所內還有一獄醫姓張(老頭,都喊他張大夫),此人一直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對絕食的大法弟子實施灌食迫害,有的一灌就是幾個月。所內還有一惡警叫李鐵軍,連刑事犯人都罵其會遭惡報。(該人曾迫害絕食的大法弟子趟鐐子,具體不詳。)2003年初,所內正蓋新大樓,估計關押者現已全部關進樓內。

三、河北保定「太行監獄」的情況

2003年4月底──2004年1月,河北保定「太行監獄」,那裏的女隊大概要經過4個門才能進入。女隊總稱二大隊,分三個中隊:二中隊、三中隊、四中隊。主管女隊的大隊長叫葛曙光(女,三十多歲。刑事犯都喊它「葛教」),現調到河北省女子監獄,大概是教育科科長。二大隊二中隊中隊長馬煥然,女,三十多歲;指導員閆隊長,女,三十多歲;四中隊長霍隊長,女,三十多歲,其兄因給獄內女刑事犯和法輪功學員照便裝像,後來大隊裏把法輪功學員的相片扣押,全體女大法弟子(堅定的)絕食,據說其兄被撤職(也在太行監獄),以上人員均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

迫害場所:二大隊二中隊是三樓一上樓梯左拐裏邊的幾間屋,葛教的辦公室也在裏邊(存放有錄放機、光碟機、各種帶子、盤、錦旗)。據說二大隊三中隊也有一個小黑屋,四週全是牆,只有一門上有一小窗戶,也是迫害之場所。

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有:
二中隊:
周玉,女,四十多歲;
劉曉鳳,三十多歲,唐山人;
杜玉芹,三十多歲,其丈夫已被石家莊勞教所迫害致死(絕食送回家後死亡),他們有二子,現在希望小學上學;
郭錦華,女,四十多歲;
陸鳳玲,廊坊人,後被調至石家莊監獄,女,30多歲;
以上大法弟子身體都比較虛弱。

三中隊曾關押原張家口輔導站站長王曉明,女,四十多歲,一直被軟禁在監舍,據悉,她於2004年年底到期釋放,於今年前兩個月又被非法關押在河北省女子監獄入監隊迫害。

四中隊:王虹,女,二十多歲。

當時太行監獄大概關押女大法弟子六十餘人,轉化與未轉化比例是1:1,教育科長據我所知兩任教育科長均為男性,均積極參與迫害。太行監獄的趙獄長因多次轉化法輪功「功績顯赫」而受到「褒獎」(他們也在欺上瞞下),其妻王大夫是女隊唯一獄醫,積極參與迫害。太行監獄慣用的手段是:利用一些邪悟之惡人(所謂幫教),其實是侮辱、逼迫,「熬鷹」即不讓睡覺,據一刑事犯說他們曾經令法輪功學員八天八宿不讓睡覺,用一些包夾(刑事犯)作「監護」限制一舉一動、威逼、恐嚇、打罵兼之。

四、2004年1月──2005年5月河北省石家莊女子監獄情況

石家莊女子監獄共有七個中隊:1、2、3、4、5中隊均關押有法輪功學員,她們大多每天被迫超時勞役;其中6中隊是伙房做飯的,沒有大法弟子;七中隊是入監隊。

入監隊可以說是黑窩的黑窩,惡警十分殘暴,每當有他們認為「不穩定」的法輪功學員,便強制「轉化」。入監隊中隊長范隊長,女,三十多歲。

再一個黑窩裏的黑窩就是女子中隊的禁閉室,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關在這裏。

女子大隊原來是以於某(大隊長,50多歲)為首的;還有李某(教導員,40多歲,後升為1、3、4中隊所在監區的監區長)、王某(科長,40多歲,其丈夫也在石家莊監獄)、畢某(40多歲,1、3、4監區教導員)、李某(40多歲,1、3、4監區副教導員)等,這些惡警有時還以偽善面孔迫害法輪功學員。

被非法關押在四中隊的大法弟子有:彭雲,40多歲;安心婷(估計已出獄);趙愛芳,40歲左右;夏雲省,40歲左右;申社香,50多歲;還有幾個已記不住姓名了。

其中彭雲是2001年在看守所得法的,得法後一直非常堅定,因傳看經文等被四中隊馬隊長、李洪芝隊長、張雯霞隊長(副手)多次迫害。2004年5月18或19日晚,因彭雲拒絕交出經文,被惡警張雯霞罰全體坐班(大約十餘人),全部叫下樓,強行奪走經文,並將彭雲關進小號。剛開始彭雲絕食,後來吃飯,每天惡警只給幾塊邦邦硬的涼棒子麵、幾塊鹹菜。大概3個來月彭雲被放出,至少瘦了20斤。彭雲的丈夫大概叫丁慧憲,在邢台冶金廠或鋼廠上班,為彭雲(無期徒刑)上訴要求重新量刑,均因彭雲談及大法之事沒有成功。

現在在河北省女子監獄負責她們中隊的一把手是原來的鄭教導和原一中隊一把手,張雯霞還在。

大法弟子白玉枝被非法關押在一中隊,絕食中雙目失明,肢體活動障礙,網上有多次報導。

大法弟子謝秀改被非法關押在二中隊,長期被邪惡軟禁在監舍裏。

被非法關押在三中隊的有:陸鳳玲,2005年初由太行監獄轉入,長期被軟禁在監舍裏;童××,承德市人,其母親在一中隊,二人一同在北京被抓,其哥在承德市水泉溝住,希望同修有機會告之家人去接見,兩位同修身體都比較虛弱。

河北省女子監獄集中了原太行、承德、石家莊監獄的女性大法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