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近期一些地區學員成批被捕現象切磋


【明慧網2006年6月10日】編註﹕隨著正法進程不斷的向表面推進,舊勢力的因素與黑手爛鬼被清除剩的已經不成氣候,中共惡黨的因素也被消除殆盡,越來越多的眾生在國內國外大法弟子講真相的過程中,已開始覺醒。可是為甚麼在一些地區邪惡還那麼猖獗?以下是部份發生這類情況的地區的同修的交流選登。希望除這些地區之外,其它無論發生還是尚未發生這類情況的各地區,都充份重視已經給大家造成損失的這些修煉問題,從此更好的在法上修、在法上精進。

  • 與平度同修交流

  • 痛定思痛向內找 執著無漏圓滿近

  • 和衡水市同修交流

  • 與平度同修交流

    文/平度大法弟子

    最近明慧網重溫了2003年11月發表的文章《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 ◎師父評語》,結合我們本地最近一個多月來有20多名大法弟子被邪惡非法綁架迫害10多名同修被無理騷擾的嚴重情況與同修交流。

    近期平度同修遭邪惡嚴重綁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們忽視了向當地民眾及時揭露當地邪惡以及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幾年來,我們本地雖也做過對邪惡迫害的揭露和對大法弟子的營救,但沒有全身心的投入,沒做到持之以恆,迫害時間長了,變的麻木懈怠,有時甚至沒看到自己意想的結果,失去信心,正念不強,並產生了怨氣,甚至指責、埋怨同修他肯定哪方面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

    默認邪惡對同修的迫害,抵消著整體上的力量,那不等於站在邪惡舊勢力的黑手爛鬼一邊嗎?無論同修是否有漏,都不允許邪惡迫害,應正念全盤否定這場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無故迫害,對同修的迫害就是對我們自己對整體上的迫害,所以我們每個人都在其中,都應該積極參與,營救同修,相互配合,形成整體。我們共同反迫害,只重過程過好,不求結果,因為事情的結果是取決於我們每個人的心態。

    師父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說:「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我們近期同修遭邪惡綁架,邪惡一邊抓人送洗腦班迫害同修,而另一邊則強行勒索大法弟子錢財後放人。店子鎮十多名同修最近被放出後除了當時被抓時搶走的物品不算,每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罰款,多則2千圓少則2百圓。因被罰款2百圓的同修不配合邪惡的罰款,邪惡耍詭計主動開車把同修送回家,到家後邪惡為了達到勒索錢的目地,不讓同修下車,強行逼迫家人四處借錢(因家中貧困)最後東拼西湊了2百圓錢,邪惡勒索到錢後才放人。還有的同修被邪惡綁架到洗腦班,被綁架的詳情還沒得到落實清楚,半天的時間就被邪惡勒索了一萬圓錢放回了家。

    邪惡為甚麼就這麼輕易的勒索到大法弟子的錢財?就是我們同修沒有強大的正念,在法理上沒有一個清晰、理性的認識,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大法中的一粒子,把邪惡的迫害當成人對人的迫害,忘記了我們大法弟子今天是來幹甚麼了的。

    我們今天就是為了救度眾生,應全盤否定邪惡的要求、命令、指示。這也是我們大法弟子慈悲的表現,他們雖然被另外空間邪靈操縱,但他們也是受害者,也是被救度的眾生,如果配合了他們不但救不了他,由於我們沒做好,反而害了他們。還有的同修,邪惡闖入他家,要他簽字保證不煉了,他也配合了簽字不煉了,你是給它煉的嗎?

    還有的同修,在邪惡面前供出同修,不但不為自己的行為感到慚愧,反而說我就這麼個心性標準。還談甚麼標準,難道你的標準就永遠在這裏嗎?就不敢在往前一步嗎?常人為了朋友還兩肋插刀,我們是正法修煉者,有更高的標準來要求我們,我們應該做的比常人中的英雄人物要高的多。為甚麼有的同修當邪惡闖入他家後,她不但不讓邪惡站到她家院內一步,把它們推出門外後,大聲呼喊,招來鄰居圍觀,我們是做好人的,我們不歡迎你們這樣的人到我家裏來騷擾,你這是幫惡黨做壞事。邪惡之徒在正義面前,皮笑肉不笑的灰溜溜的逃跑了。

    還有一同修當邪惡闖入他家後,他當場震懾了邪惡,並站到自家的平房上高聲呼喊:鄉親們!壞人到我家抓人搶東西了,做壞事、殺人放火的它們不管,專抓我們這些學大法做好人的,群眾聽到喊聲,一齊圍了過來,嚇得邪惡步步後退,倉皇而逃,只聽到後面傳來喊聲:「他們做壞事,不能讓他們跑了!」

    其實邪惡到大法弟子家中,想隨便抓人,就和入室竊賊沒有甚麼兩樣。你只要硬起來,不配合他們,反擊他們,他們非常害怕的。在真理面前,他是理虧的,他也知道這麼做是犯法的,他們多數也是知道大法真相的,而在惡黨的操縱指示下,為了個人利益,被利用。由此也可以看出揭露邪惡、勸世人三退的緊迫性,否則會有多少眾生,成為它們的犧牲品,我們做的還遠遠不夠。

    指出我們存在的不足,不是指責、埋怨同修,而是在於能吸取教訓,在做好傳九評和三退,講清真相的同時,一定要積極主動的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營救同修,收集惡人的情況包括(姓名、職務、住宅、電話、愛人所在單位、孩子所在學校、具體對大法弟子迫害的手段)特別是被邪惡直接迫害過的同修不要消極,以法為師,認清正法的形勢,在法上認識法,加倍彌補,趕快追上來,把被迫害的經過,及時曝光邪惡。師父說邪惡最怕曝光。同時做好被迫害同修的家人的工作,向他們講真相,加強他們的正念,配合家屬要人,加大密度發正念,張貼不乾膠及相關材料,打電話講真相,給惡人的家屬寫勸善信,加大力度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揭露邪惡的過程,也是救度眾生,反迫害停止迫害的過程,所以心態一定要純正。最後引用《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一文中的一段話:其實 「揭露邪惡」是法。只有當我們真正溶於法中,從內心深處去否定和鏟除這場邪惡的迫害而不摻雜任何人心的時候,法的無邊威力才能得以展現。

    平度同修:讓我們形成一個整體,發出強大的正念,在原來發正念的內容中,加上每晚8、9、10三個整點(每個整點發更好)具體鎖定:立即解體平度610洗腦班;解體洗腦班惡首代玉剛、王淑華背後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惡因素,讓兩惡人在短期內遭惡報。


    痛定思痛向內找 執著無漏圓滿近

    文/河北大法弟子

    在5月25日早晨,河北省辛集市某村,三個煉功點共有十二名大法弟子同時被抓,大法書籍、煉功帶、真相材料,甚至是煉功的坐墊被洗劫一空,家中財物受到很大損失,事後,人人都在想,怎麼會出現這麼嚴重的迫害,漏洞在哪呢?靜思之後,不禁汗顏。

    一、對該村同修盲目崇拜

    周圍大多數同修聽到受迫害的消息,第一念就是:他們那裏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啊。因為一直以來,該村從整體上來看,可以說三件事做的比較好。有些負責人帶有顯示心的極力宣揚,再加上該村有些同修也自以為是,使得周圍同修羨慕、崇拜,甚至大事小情都要找該村同修來解決,而不能靜心學法,以法為師,這是邪惡藉以考驗的一大漏洞。

    二、個人執著和造成同修間的間隔太大

    該村從表面來看,在修煉路上走的比較精進,可是同修內部存在的問題很多,甚至很嚴重:有的一發正念就打盹;有的不注意安全,大法書到處隨意亂放,不修口,隨便告訴常人煉功點在哪;有的到現在還不認可《九評》;有的到煉功點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有的和周邊同修切磋後,自以為有很大提高,像視察一樣,今天到這個煉功點,明天到那個煉功點,而看到同修的不足,又神秘的不說,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有的一直不把生活當中的言行當作修煉,而只認可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的時候才是修;有的互相之間背地裏議論別人的不足,而不向內找;最嚴重的是師父《洛杉磯市講法》中提到的現在必須拿掉的「指責、埋怨、固執己見、聽不進別人的意見」這方面的執著,個別同修還是老樣子,一點都沒變,光盯著別人的不足,煉功點上矛盾重重;這次被迫害,有的不敢到被抓同修家幫忙,有的發正念不堅持,各種人心都出來了。這是造成迫害持續的又一大原因。

    三、走不出死關

    從整體上來看,普遍存在一個問題,就是師父《走出死關》中講到的:「還有一部份向邪惡妥協中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幹了對於修煉人來講最可恥的事。」師父慈悲於我們,又給我們指明了消去罪業的辦法:「只有公開,才能去掉執著與怕心。」而這些學員,由於面子或其它的執著,卻閉口不談,躲躲閃閃。大家想想,前世的業力我們不知道,而這可是今生此世明明白白造的業呀,而且是天大的罪業,師尊一直給我們淨化身體,而我們卻抱著這些邪惡的東西不放,邪惡能放過我們嗎?師尊無量慈悲,毫不嫌棄我們,只需我們克服執著的障礙,無邊的業力卻有師父來承受,想到這些,你還放不下那個面子嗎?

    今天寫出此文,意在告誡同修,邪惡在哪?邪惡藏匿和猖獗於我們自身。師尊說:「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我們趕快挖出種種執著。我們來世上不是和邪惡周旋來了,我們身負救度眾生的使命,更不能被邪惡所毀。每個人都實實在在的查找自己的不足,形成一個真正向內找的環境,切實意識到執著心不去的危險,趕快提高上來。最後,以師尊在《洛杉磯市講法》共勉:「希望大家在最後越做越好,千萬不要懈怠,千萬不要放鬆,千萬不要麻木。」


    和衡水市同修交流

    站對基點

    2006年5月13日前後,衡水市僅市區就有十幾個大法弟子遭到邪惡不同程度的騷擾。有的資料被抄走,有的自己工作用的電腦也被邪惡非法搶走。儘管沒有人員上的損失,但是,此次被騷擾的面積之大,實在是近幾年來所僅見。而且,在衡水市所屬各縣如棗強、故城等地有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損失是嚴重的。在這正法後期、邪惡力量大大減弱的情況下,出現如此嚴重的迫害,其原因何在呢?這是應引起衡水市所有大法弟子深入思考的問題。

    此次遭受迫害的表面原因是說邪惡認為,河北省是全國揭露邪惡比較多的地方,而衡水市在河北境內又是邪惡所謂的「重災區」,用邪惡的話說就是它們有點甚麼動靜很快就給上了網,因而邪惡加大了迫害的力度。有些學員在一定程度上也存在這樣的認識。

    果真是這樣嗎?當我們靜下心來看一看的時候,我們會發現這次迫害發生的真正原因並不這裏,這種認識正是站在了人的基點上看問題,沒有站在法的基點上看問題。

    師父在對《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一文的評語中講:「揭露惡警壞人,在社會上公布其人的惡行,此做法對於那些沒有理性的惡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同時也是在對當地講清真相中引起民眾對邪惡迫害最直接的揭露與認識,同時也是救度被謊言毒害、欺騙的民眾的一種好辦法。」揭露邪惡,對邪惡是一種震懾,在另外空間中看,揭露邪惡、給邪惡曝光,就是在有效的清除邪惡。從法理上講,越是揭露邪惡,清除的邪惡也就越多,邪惡的迫害也就應該越少、越弱,甚至使邪惡根本就無力行惡。何以在衡水卻發生了越是揭露邪惡越是招致迫害的反常現象呢?這就需要我們真正靜下心來看一看自己的問題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個人認為,這場迫害之所以發生,是因為至少在以下問題上我們做的不太好、做的不夠。

    首先是揭露邪惡做的不夠。我們應該認識到,揭露邪惡本身不是目地,不能是為了揭露而揭露。揭露邪惡的真正目地是為了救度被謊言毒害的眾生,這就要求我們把邪惡的惡行真正的讓廣大民眾知道。而我們的揭露,表面看來也給它們上了網,也曝了光,但是,作為一般的老百姓來講,能夠上網的畢竟是少數,能上明慧的更是少之又少。對邪惡的迫害,廣大的百姓知道的也是極少數,形不成譴責邪惡、譴責迫害的大環境。(我在給同事們講到邪惡迫害真相的時候,同事們就常說:「現在沒事了吧?現在沒人提這事了!」)也就是說,我們揭露迫害的力度不夠,只做了上網這一步,並沒有在當地廣泛的發傳單、小冊子、不乾膠,因此當面講真相揭露迫害也遠遠不夠。

    試想,從1999年7.20邪惡開始迫害以來,衡水市邪黨的頭子李俊渠(一開始是市長,後來當了邪黨市委書記)和衡水市邪惡610的頭子呂松印就參與了迫害,可迄今為止,他們的惡行真正讓老百姓知道了嗎?他們的親朋好友都知道了嗎?他們的街坊鄰居知道了嗎?他們的鄉里鄉親知道了嗎?很顯然,答案是否定的。這不是我們自身的問題嗎?還有,有時我們要搜集一下惡人的情況、搜集一下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況,卻很長時間沒有回音、沒有結果,正是因為我們的拖延,無法做到進一步的、及時的揭露邪惡,貽誤了時機,從而達不到窒息邪惡的目地。

    其次是發正念堅持的不好。第三是煉功不能一步到位。第四是表現麻木、懈怠。幾年來,在邪惡迫害的環境中,同修們經歷了很多的風風雨雨,面對邪惡的迫害心不動,堅定的走了過來。這是值得敬佩的。但與此同時對邪惡的迫害也有一種習以為常的感覺,其表現之一就是對同修的被迫害比較麻木,一開始時還能堅持發正念,過一段時間後就鬆懈了下來,不了了之了,慢慢的就好像忘記了同修被迫害一事。

    這種麻木還表現在搜集惡人惡行和搜集大法弟子遭受迫害資料上的等、靠思想,總想的是我沒去做,肯定有人會去做的,也許某某已經做了。或者想:這是協調人的事,就不用我來操心了。也有的同修是真相也在講,正念也在發,法也在學,可卻沒有救度眾生的緊迫感,處於一種四平八穩的狀態。

    第五,以上諸多問題反映出了一個最突出的問題,也是一個最根本的問題,那就是學法的問題。學好法是我們做好三件事的基礎,離開了法那就是常人做大法弟子的事。以上問題的存在說明我們學法沒有入心,說明我們還沒有做到從法上認識法,說明我們還是人心太重,被人的觀念左右的還很厲害。

    舉例來說,在5月份的這場迫害過後,有個別地方的資料沒人敢要了;有的被邪惡嚇的不敢在家住了;有的趕快把大法的書找個地方藏了起來;等等,諸如此類。這些都是沒有學好法的具體表現。

    以上問題問題應引起我們足夠的重視。當然每一個遭受騷擾、迫害的個人也要找一找自己,是甚麼問題上有漏而被邪惡鑽了空子。衡水市的大法弟子們,讓我們真正的精進起來,學好法,修去人心,做好師父讓我們做好的三件事,去完成我們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吧!

    個人認識,有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