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雙鴨山市李萍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2006年5月7日】黑龍江省雙鴨山市新立礦有位大法弟子名叫李萍,今年48歲,自從97年修煉大法以來,困擾她多年的低血壓,神經衰弱等病都不翼而飛,一身輕快,學煉法輪功以後才體會到了人沒病是一身輕的滋味,那真是身心愉悅。

99年7.20以後,國家將「法輪功」定為「×教」之後,她和許多人一樣,她也大惑不解,這麼好的功法,不但祛病健身,而且使人道德回升,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因為煉「法輪功」大家都是公開的,怎麼能和「×教」扯到一起呢?肯定是弄錯了,於是她逢人便講「法輪功」給人帶來的好處。

2001年4月5日,她正在做午飯,新立礦派出所所長馬振生,帶著任長虹等20多個惡警,搜走了她所有的大法書籍和資料,並強行把她帶到了派出所,連她不修煉的丈夫也給戴上了手銬,一起帶走,手銬一戴就是兩天一夜,讓她寫不上北京的保證,對她非打即罵,最後看她堅持不寫上北京的「保證」,就將她送到雙鴨山看守所關了一個月後,又把她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勞改隊非法判刑一年……

在佳木斯市勞改隊裏,李萍和許多大法弟子都受到嚴重的迫害。當惡警讓學員們幹活,學員們說我們不是犯人不幹時,惡警便對學員們毒打謾罵,或者讓學員們坐小凳子,看誹謗錄像,一坐就是一天,一動不許動在肉體和精神上折磨大法弟子。

在這裏作為惡警的幫兇毒打大法弟子的女犯人有:於雙婷、楊顯第、賀亞芹、王娜等。

女惡警李永波和劉亞東,因李萍不做操,不寫他們布置的所謂「作業」,對她的毒打更加狠毒,一直到今天,身上的傷還在隱隱作痛。

又只因為李萍不配合所謂的轉化,並講真相,惡警就給她戴上手銬,成「大」字形銬在床上,一銬就是25天,大小便也不讓下來,到了晚上,手銬子還要往緊銬,手腕都被銬子勒破。在這25天裏,李萍絕食抗議惡警的不法行為和非人待遇,惡警惡狠狠的給她插鼻飼,灌不明藥物及鹽水混合物,在惡警的暴力下,她的口腔被插管全部捅破,嘴裏全是血。

李萍和幾位大法學員將誣蔑大法的標語扯掉,被惡警加了一個月的刑期,並且被扣100元錢,連她女兒看她時捎來的100元錢買日用品的錢,也被門衛惡警截留至今不還。

2002年5月13日,新立派出所得知李萍到期時,在明知道李萍家裏生活困難的情況下,還是向她家勒索了300元錢,將她接出送回家。

2002年11月1日,雙鴨山市鋼聯派出所李明亮領一名惡警來到李萍家,沒有搜到任何法輪功書籍和資料,將她帶到了派出所打罵了一天後,讓她回家。3日,又將她叫到派出所,讓她將房子賣掉,不許她在他們管轄區域居住,被李萍拒絕後,又將她送到了雙鴨山市看守所。女兒來到此派出所詢問原因,所長程某答覆說:「怕她上北京鬧事,你把房子賣了,十六大開完就放她回家。」為了讓母親回家,李萍的女兒將房子賣掉,可惡警沒有將人放回,反而將李萍送到雙鴨山市看守所,判刑兩年。

在看守所裏,當時關了40多位大法弟子,大家絕食抗議惡警的非法要求(摁手印,簽字),惡警給她們灌涼水,一天灌2次,直到李萍身體虛弱,他們怕她死在這裏面負責任,又在2002年12月28日將她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

到了那裏7、8天後,要強制轉化,李萍堅決不配合她們,惡警大隊長張小丹(女)狠命的掰她胳膊,給她銬上大背銬,然後吊在床上,對她又打又踢、又搧臉,折磨的她身體極度虛弱。

過年前兩天,又強迫她寫「五書」,李萍不寫,惡警又給她銬上大背銬。最後惡警無奈,讓別人寫了份「五書」交了上去,蒙混上面檢查。

過年後,因強迫大法弟子勞動被抵制後,女惡警們劉亞東、王秀萊、高潔、於永斌、李永波經常毒打她們,大家絕食抗議。在她們身體極度虛弱的前提下,又將她們四位大法學員帶到樓上,惡警所長任世才(音),指示劉亞東毒打李萍和另外三位大法學員。不勞動加期,不轉化加期,發現傳經文加期,結果本應在2004年11月3日到期的李萍又被加了一個多月的刑期,於2004年12月份才被放回家,惡警隱瞞加期的事實,釋放證上還是2004年11月3日的日期。

2005年4月19日李萍在新立礦小學校旁講真相時被惡人舉報,新立派出所所長呂峰帶領惡警任長虹等人又將她抓到派出所,從她兜裏搜出一張護身符卡片。因為李萍揭露他們的不法行為,惡警任長虹惱羞成怒,氣急敗壞的將她兩隻手分開銬起來,一面銬在床上,一面銬在凳子上,狠狠的往兩邊拉。然後,又將她送到雙鴨山禿頂山拘留所。到了那裏李萍絕食抗議10天,惡警們看她生命垂危,害怕承擔責任,在勒索家人100元後打電話讓家人接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