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空間和人間


【明慧網2006年5月29日】我是開著修的。對另外空間的生命,我既看得見也聽得著,還能溝通上。對於這一點,我很煩過。煩自己不能像看不見聽不著的同修一樣清清靜靜。地上爬過的蜈蚣,我能聽到它像牛一樣叫;思想不清靜時,能看到另外空間對應著細菌樣的東西在轟轟議論。這幾年,對另外空間那些亂七八糟的邪惡生命,甚麼樣的都見過,有時噁心的吃不下飯去,而我對肉食也早就不碰了,因為肉太髒了!每天幹糧、鹹菜、稀飯、青菜的吃一點就行了。當常人時很愛吃水產,後來師父講了清理自身空間的法,我在清理自身時,發現自己以前吃的魚蝦水產都留在了身體裏,其實人吃甚麼就在身體裏留下甚麼,在另外空間都活著。

以前每天定點清理邪惡,從另外空間看到那些奇形怪狀的妖、怪……,還有一些邪惡的狐、黃、白、柳、狼、虎……,還有張牙舞爪伸出觸角抽大法弟子的植物,哪裏是人間啊,根本就不是人間了。那妖、怪,它們的裝束,跟現在大街上和T型台上的模特差不多,甚至有的穿得花裏胡哨的可笑,臉上也是各種顏色圖案,《西遊記》裏的妖怪形像都有,更多的裏面都有。現在大街上的人很多染髮,其實是人變異了,妖、怪的頭髮就這樣,也是紅頭髮、黃頭髮、綠頭髮……,中間再來幾綹其它顏色的。另外空間有著人形卻不能稱為人的,男人模樣的也如大街上那些染著頭髮,紮著小辮子的男人一樣。紋身的更是紋甚麼就帶著甚麼,就被甚麼控制。

現在的人物慾橫流,那些大吃大喝、即便吃得大腹便便的,也滿足不了另外空間那些亂七八糟生命的胃口,是它們在吃。那些妓女,其實是另外空間邪惡生命禍亂人間的體現。我經常看到那些怪、妖、魂附在男人、女人身上縱慾。現在的人都在追求「性」福,其實是另外空間亂七八糟生命在借助人滿足自己,非常可怕。那些妓女、妓男和生活中不檢點的人身上都長著膿皰,淌著膿水,非常骯髒、噁心。

而且人這兒也真髒,周圍一切物體上,地上、牆上、床上、被子上,一切一切上都爬滿了蟲子。你看一個常人很愛乾淨,他把環境打掃得很乾淨,被褥、衣服洗得很乾淨,覺得自己很乾淨,其實還是髒,因為你洗去的只是肉眼看到的髒,而微觀下的髒卻無處不在。密密麻麻的微生物,細看蠍子、蜈蚣、臭蟲,還有一些不知叫甚麼的甲殼狀,長著毛烘烘觸角、生命力很強,不容易殺死的微生物。

不過,大法弟子例外,因為修煉身上帶了能量保護自己不受侵害,而且大法弟子摸過、用過的東西都帶能量,就連大法弟子手洗過的家人的衣服都帶很強的能量。

再看人身上,哎呀,渾身也是爬滿微生物,密密麻麻,臉上,嘴上都有,多得到了甩甩手都能跟揚穀子一樣了。常人跟常人接觸,拉拉手都在互相交換身上這些東西。難怪古代的人見面時男子抱拳,女子作揖,其實那真是很高明的禮儀。

曾經一位女同修告訴我她在遭受色的侵擾,我聽後「咯咯」的笑了起來。在我看來,這真很可笑──一個渾身閃閃發光的純淨生命怎麼會被一個業力滿身的人迷住?而且別說色,就連夫妻間的欲都沒有,這些東西其實都要從一思一念中修去。

更可憐的是那些在這幾年毀於名利中,在常人中追求有所成就而貽誤修煉的同修。在人間這兒,根本就談不上甚麼「成就」──一個在糞坑中的生命,你還談甚麼成就、談甚麼幸福啊?你能成就甚麼啊?你能得到甚麼幸福啊?想想南亞大海嘯,人死的到了跟坑埋禽流感的雞一樣了。仔細想想,人已經走到了壞滅的地步,在神的眼裏已經不能當人對待了。而人如果想自愛、想被神珍惜,也只有修煉了。在今天也只有法輪大法在給人機會了。

本來不想寫這篇文章,可看到一些同修還在追求常人中的享受,名啊、利啊、吃啊、穿啊……,但是對救度眾生的事卻很吝嗇。如果你要能看到另外空間生命的純淨、美好,如果你能看到那些衣衫襤褸、每天忙碌在正法中的同修,他們每天都在飛升,想想自己,失去的是甚麼,得到的又是何其可憐──不足掛齒,即便你在人中成就億萬家產,甚麼都不是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