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米易縣大法弟子闕發芝被迫害致死的補充(圖)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八日】四川米易縣攀蓮鎮大法弟子闕發芝,多次遭受當地惡黨人員殘酷迫害,2002年5月到北京上訪,6月3日被北京惡警綁架後劫持到東城看守所非法關押,被蒙上眼睛轉移到附近地下室的醫院,雙手銬在床上,腳被戴上腳鐐,注射不明毒藥,於2002年10月30日在極度的痛苦中離開人世,年僅49歲。

高精度圖片
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闕發芝未被注射毒針之前正常狀態的照片

闕發芝臨終前所照照片全身浮腫全身浮腫

闕發芝,女,米易縣攀蓮鎮水塘村居民,得法前有風濕腰痛等多種病,96年修煉後這些病全好了。99年惡黨對大法的迫害開始後,闕發芝因為自己親身受益,所以先後到米易民政局、攀枝花上訪辦告訴政府自己通過修煉後的親身感受。因為當地人員不理,還欺騙她們說一定將她們反映的真實情況向上轉達,等了一個多月不但沒有好的變化,反而誣蔑法輪功定為×教。99年10月30日,闕發秀到北京上訪,送回米易後被非法關押7天。

99年12月闕發芝被攀蓮鎮副鎮長王爭明等七八人將她騙到鄉洗腦班,每天早上被打手隊長陳友軍等6人強制掃大街,每天被強制洗腦灌輸誹謗師父和大法的文章。12月二十幾日,闕發芝晚上起來煉功,從樓上打麻將下樓來的打手李老二看見,將她叫出來迫害。李老二的叫罵聲被樓上正在打麻將的陳友軍等聽見,所有打手全部從樓上下來。闕發秀、楊順發、龔志會聽見叫罵聲,出來看看是怎麼回事,被陳友軍將她們全部叫出來,強迫他們和闕發芝一起站在鄉政府的操場壩上,強制站馬步。李老二和普軍小劉三個年輕人毒打一個大法弟子,用腳踢,又將誹謗師父和大法的書輪流的放在大法弟子的頭上,輪流的逼問讀不讀,回答「不讀」,他們三人一起圍住被問的大法弟子,一頓毒打,打腰部,用腳踢、用拳打。

放在頭上的惡書,本來因為站馬步身子就在搖晃,惡書就會從頭上滑下來,打手們立刻就圍住大法弟子毒打一頓,然後又一個一個的問,讀不讀。大法學員都說「不讀」,惡徒就從楊順發開始,李老二用腳將他踢倒在地,然後又用腳踩在他的背上,將他拉起來踢倒,又拉起來,這樣反覆折磨。後來他們四人站兩排,強制楊順發站中間,暴徒們像踢皮球一樣將他踢來踢去,大約半小時。

闕發芝、闕發秀、龔志會被打手們輪流的踢倒在離她們很近的小樹上,將小樹壓倒,又被提起來,也是反覆的這樣被折磨,大約半小時。暴徒們又到辦公室拿來警棍,用警棍打大法弟子的腳和腰部,從凌晨一點到早上7點。陳友軍又叫他們從7點罰站到8點。鄉政府的人陸續的來上班了才將大法學員們關押入小屋,當時每人關一間,睡的是地下只有一張紙殼和一張席子。吃過早飯,陳友軍又將被打得遍體鱗傷的四名大法弟子叫出去掃鄉政府周圍的大街。

龔志會的腳和腰被打傷,楊順發的腰被打成紫青色,闕發秀、闕發芝的腰和腿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龔志會在掃地的時候掃帚掉在地上都無法彎腰去拾,只有用腳尖慢慢將掃帚勾起來,再開始掃地。回來時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但還要被陳友軍等指揮打掃鄉政府大院。好不容易打掃完,又被叫到樓上會議室繼續洗腦灌輸誹謗師父和大法的文章。鄉政府的人見幾個大法弟子的臉色非常難看,害怕出事才叫回屋休息。

事隔三天,由於大法弟子們拒寫所謂的保證,嚴紀青早上上班將四名大法弟子叫到他的辦公室。六個打手也在,問遵守不遵守公安部的六條通告。大法弟子們都說不遵守,六條通告是錯誤的。嚴紀青聽後氣得不行,遞眼色給打手們,並說像往常一樣出去勞動,其實就是叫打手們像那天一樣打他們。打手們強迫大法學員們下了一層樓,陳友軍將龔志會和楊順發叫到他的辦公室,普軍安強進屋後,陳出門將門關上,在外面刷牙放哨,他們強迫二位大法弟子面牆而站,安強用警棍打龔志會的腰和腿,普軍打楊順發的腰和腿,打一會兒,強迫背向牆壁而站,他們又用警棍打大法弟子們的手臂和前腿。

後來陳友軍怕打出人命,所以推門進來,兩個打手才住手不打,他們將大法弟子們弄下樓來回到各自的房間,又將闕發秀、闕發芝姊妹叫到陳友軍的辦公室,同樣是普軍和安強打她們,闕發秀被當場打昏,陳友軍趕緊餵了一些白糖水後醒來。

惡黨不法人員們心裏發虛,趕緊下樓來看看楊順發和龔志會怎麼樣。龔志會被送回小屋後人就昏迷過去,忽然醒來,想上廁所,慢慢移到放鞋子的地方,穿上鞋想站起來,可連續站了幾次都站不起來,陳說你怎麼樣,龔志會說站不起來了。龔志會的腿被打得痙攣,腿肚上的肉被打爛,腰被打傷,所以只好躺在床上,不能坐,痛得再一次昏迷過去。第二天晚上惡徒陳友軍又到大法弟子房間再一次叫大法弟子寫保證書,大法弟子都拒絕寫。

在2000年元旦的前一天,不法人員才將大法弟子全部放回家。2000年7月,攀蓮鎮水塘村不法人員又搞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參與的惡人有村長徐朝友、鄉上的楊庭和等。闕發芝被送到洗腦班迫害,早上下午罰跑圈,跑一小時站一小時。徐朝友監督跑,70多歲的老人跑不動,他還叫跑快點跟上;惡徒白天強制灌輸誹謗大法和師父的文章,兩天兩夜不准大法弟子睡覺,只能站和蹲。不寫保證書的,就被送到攀蓮鎮洗腦班繼續迫害。

闕發芝被劫持到洗腦班,遇到洗腦班正在強制大法弟子跑圈,闕發芝等大法弟子們也被強制去跑圈,跑一小時左右,天黑了被劫持到樓上灌輸誹謗師父和大法的文章,然後被罰站。陳友軍等把大法弟子張軍、劉龍雲、闕清波拉出去打。劉龍雲在洗腦班被非法關押了三天三夜,罰款300元,其中有兩天兩夜不准睡覺,只准站和蹲,而且腰被打傷,在痛苦的折磨後被其父保回家,

2002年闕發芝因貼真相資料,被惡人發現後走脫,被迫流離失所。

2002年5月,闕發芝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便衣抓捕,關押在附近的派出所,當晚下半夜被劫持到東城看守所非法關押,第二天被送到附近醫院,又被轉移到附近地下室的醫院。進地下室之前,不法人員將她的眼睛用布蒙上,進院後才將布取下,她看見有背槍的警察站崗,她被弄到病床上,雙手被銬在床上,腳被戴上腳鐐,然後給輸液,輸了不明的毒藥。幾天後送回東城看守所,惡警說你不說名字,馬上送到醫院住院。由於怕再到那個醫院,只好說出姓名和家庭住址,米易的楊梓華等到東城看守所接人。當時東城看守所的惡警告訴楊梓華他們,說這個人有心臟病腎衰竭,回去後活不了多長時間(實際上是注射了毒藥)。

闕發芝被劫持回到米易,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發燒,心裏升不起氣,只好將胸部緊貼在打濕水的地面,心裏燒得十分難受,受不了一會兒胸貼地面,一會兒胸緊貼床邊,通夜在床上爬來爬去,煎熬著毒藥對她身體的摧殘。

幾天後,闕發芝被送到縣醫院檢查,醫生說此人病情危險不會好的,很快就會死掉,看守所怕擔責任將她放回家。

回家後,毒性仍在發作,闕發芝渾身從小腹、腹股溝到臀部和大腿都是雞蛋大的硬包,全身淌黃水,生命垂危。政保科的柴發祥等10多個惡警還到闕發芝家騷擾。幾個月後,闕發芝周身腫硬不能睡覺,生活不能自理,屎尿都拉在褲子內。2002年10月30日左右,闕發芝在極度的痛苦中死去。

米易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官員:

1999年、2000年攀蓮鎮洗腦班參與的惡人:書記嚴紀青、副鎮長王爭明、楊庭和打手隊長陳友軍(30多歲 民兵) 、普軍(20多歲 轉業軍人) 、安強(黑社會打手20多歲) 、李老二 (30多歲 轉業軍人) 、劉某(20多歲 少數民族)。

嚴文洪,1999年至2001年的惡黨縣委書記
李群林,2001年至2003年(縣委書記)
沈均,2001年至2003年縣長,調到攀枝花,2004年底因召開東旅會又將他從新調回米易任縣委書記,2005年底遭惡報被調到攀枝花西區。
唐炬州,法院院長,2001年至2005年
檢察長亢鋒,99年底至2003年
檢察長莊嚴,2003年至2006年
610頭目吳天華,99年至2001年
610頭目何洪佩, 2001年至2003年
610副頭目鄺紹明,99年至2005年;董明遠,2005至2006年
610頭目王永祥,2004年至2006年

米易縣公安局 總機:(0812)8172062
辦公室:(0812) 8172773
政策辦公室:(0812) 8174560
局長辦公室:(0812) 8174736  (0812) 8174832
公安局局長梁晉川,2000年至2003年
公安局局長劉明,2003至2006年
公安局局長李國紅,99年至2004年 8175009 13908149342

國安大隊(0812)8171988(原政保科改為國安大隊,此號碼需進一步核實)
政保科科長向金發,副科長廖紅彬,99年至2001年
政保科科長楊梓華, 2004年至2006年, 8176265 13982346598
大隊長李協松 8176265 13982338731
政保科成員:周林、陶和剛、柴發祥、饒顯文
城關派出所所長蔣啟兵,99年至2004年

看守所:(0812) 8172367
看守所所長吳學明,99年 至2002年
朱成龍,99年至2002年副所長,2002年至2006年所長,8172367 13982378416
指導員劉啟朝,99年至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