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情關 講清真相度眾生


【明慧網2006年5月28日】很小時候,我就發現自己能看到許多別人看不到的東西,雖然我不知道法輪功,可我能感到師父一直在我身邊。家人都修佛教,父母在廟裏皈依已經20多年了。得法前,我渾身都是病。99年4月份,我的婆婆、公公參加悉尼的法會,親眼見到了師父。回來後,他們向我提起了法輪功。就在我生日(5月13日)的那天,我正式開始煉功。在做「金剛排山」這個動作時,我感到了很強的能量從體內出來。當時我有一個強烈的念頭,「假如這個功法真的好的話,我也會回家的。」

由於當時沒有法讀,所以我只是煉功,並時常請觀音菩薩來保祐我平安。幾個星期後,我頭痛的很厲害,去看中醫,醫生奇怪,全身沒有病症,找不到疼痛的原因,於是他推薦我去看西醫。在西醫那裏,我先後動了兩次腦部的手術,從腦中拿出了雞蛋大小的瘤子。第二次手術時,我的天目看到師父對醫生說,要把我的頭如何蓋好。兩天後,我就可以下地了。

隨著中共在99年7.20開始對法輪功的鎮壓,我雖然沒有在國內,可我仍能感受到邪惡對我的迫害,我看到一條粗大的蛇盤旋在我的頭頂,久久不肯離去,壓得我喘不過氣來。當時由於沒有學法,不懂得法理,只是每天煉煉動作。不久後,我看見師父手裏拿著劍,發出強烈的金光,向蛇劈去。

有一天我突然聽到師父說,「《轉法輪》越文版已經出來了,你去買來看。」第二天,婆婆打電話給我,說,你要越文的《轉法輪》嗎?從那以後,我才開始學法。越讀《轉法輪》,就越願意讀,因為師父所講的很多事,我都經歷過,甚至都曾看到。翻開書,我就會看到法輪的轉動和他所發出的金光。

放下對情的執著

由於身體不好,不能太多幫助先生的生意,丈夫漸漸的開始疏遠我,直到有一天,我發現他有了外遇後,他讓我離開他的公司。而且,他與公司的女員工總是當著我的面,若有若無的表現出來親密關係。一次,我跟蹤他們,想看他們到底在做甚麼?可是,差一點出了車禍。回到家裏,我靜下心來學法,發現我升起了強烈的妒嫉心,「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轉法輪》)

那個時候,我心裏很苦,為甚麼我辛苦幫他拼事業、開公司,甚至置自己的生命不顧,他到頭來卻這樣對我?我問師父怎麼辦?煉功時,我看到自己的法輪已有些變形。師父一次次點化我,讓我找自己的元神。這時,我在天目中看到自己被重重的情魔所包圍,我已經迷失了方向。

那時,我正好在讀《心自明》:

法度眾生師導航
一帆升起億帆揚
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
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
堅修大法緊隨師
執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斷逃命去
泥沙淘盡顯金光
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象
待到它日圓滿時
真象大顯天下茫

當時我並不懂這首詩講的是甚麼?直到有一天早上,我突然明白「放下執著輕舟快」「執著太重迷方向」的法理。終於我知道,我應該把心放下。放下後,我感到很輕鬆,心中絲毫沒有對他們的怨恨和妒嫉。

先生雖然趕我出來,可仍然不放棄,要看我到底做甚麼?他跟蹤我到了領事館,看到我正在發資料,他怒氣沖沖,要我跟他回家。那時,我是剛開始出來做證實法的事情,還不清楚我該怎樣做。前兩次,我都嚇跑了。但後來,我想,我做的是堂堂正正的證實法的事,我要躲到甚麼時候? 第三次他來領館找我時,我堅定了,不再理他,他只好發瘋似的離開。

先生離開後,遠在加拿大的母親打電話來,要我和她一樣,進入廟裏,皈依佛教。當時,我知道,只有師父安排的才是真正修煉的路,無論我面對多大的困難,我都會堅定的走下去。我腦中一直有師父的這首詩──《堅定》:

覺悟者出世為尊
精修者心篤圓滿
巨難之中要堅定
精進之意不可轉

一點一滴學中文 跟上正法進程

由於早期沒有越文版的師父新經文和講法,直到2004年,我仍只是每天煉功,學法,根本不知道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怎樣,修煉到底要怎樣做。當時,我心裏想,「假如我懂了中文,我該多幸福啊。」

就在那時,一個同修告訴我,「你可以到我家來,我教你讀中文的《精進要旨》。」每一次和她一起讀,我都非常開心,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悅。不久後,她搬家了。這時,師父又安排另一位同修來到我家附近,教我學中文。我一個字一個字的查字典,一點一滴的記下每一個字的發音。在我讀的過程中,師父又一次次給我展現每一個字所包涵的法理。通常,頭一天讀法時,我只是讀,並不明白其中的涵義。可是,第二天早起時,我的腦中就突然想起前一天讀的東西,悟到許多法理,更明白了我應該怎樣去做。

經過了一年多的時間,我終於從一個中文字都不認識到能夠讀下來整本《轉法輪》了!同時,由於我能夠讀到師父的最新講法和《精進要旨》,我擺脫了每天只是煉功,學法的狀態,明白甚麼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應該出去做證實大法的事情!那時,已經是2004年的下半年了。

從此,我不會放過每一個講真相的機會。坐公共汽車上班的路上,我會隨身帶上一些資料,上車後發給車廂裏的乘客,我還給司機面對面講真相;2005年下半年,在營救孤兒慈善演出前幾個月,我和同修們每一天都去發資料,一家家的找到媒體,告訴他們在中國受迫害法輪功兒童的情況;在英聯邦運動會期間,我每天都到市區, 向來自各個國家的遊客講真相;每個星期六,我都去Richmond和Footscray的退黨點,發九評。

現在,我已將對這份夫妻之情、父母之情轉化為對眾生的慈悲。每一次出去講真相前,我的心裏都是無名的喜悅。我為自己找到了這條最正的修煉之路感到幸運,也為自己放下了對情的執著感到輕鬆與快樂。就在不久前,在師父的安排下,我找到了一份非常好的工作,而且這份工作絲毫不影響我做證實大法的事情。

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我無以言表,敬以師父的一首詩與大家共勉:

苦其心志

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

以上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大家!

(2006年墨爾本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