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次夢境看正法修煉的嚴肅性


【明慧網2006年5月19日】三年前,我給兩個表姐講真相,講了幾次,效果不是很好,心想,她們倆真不爭氣,只有被淘汰了,淘汰也沒有可惜的,我都盡力了。後來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騎車往家走,天下著大雨。途經表姐家,在她們家扎了一頭,甚麼話也沒有說,緊接著又上了路。風雨更大,路上是一個個大水坑,近路回不了家了,只好繞路,繞來繞去就迷糊了。

夢到此處,醒來了。自省了一下自己對表姐講真相一事:覺得她們在這一世能轉生成我的親戚,首先的目地是為了明白大法真相,從而得到救度!也許她們為了成為我的親戚,在歷史上是吃了很多苦的。而我講真相只是盡到「人」的力了,卻沒有盡到一個修煉人的慈悲。

認識到這一點後,調整了心態,用慈悲去給她們講真相,講了幾次後,她們徹底明白真相了,甚至表示有機會還要修大法。在《九評》出來以後,沒有費過多口舌,她們就退出惡黨相關組織。此事讓我明白講真相不要抱有人心,不要執著於一次兩次的結果,用修煉人的慈悲正念對待,過程中的事情做好的,結果是水到渠成的。

有一個階段,執著於夫妻之間的欲,做了這樣一個夢,夢見一大群人──男女老幼都有,沿著一條河在向上游遷徙,說是要發大水了,要出去避難。夢中清晰的看到一個母親抱著一個嬰兒在走。醒後很傷心啊,這不是自己執著心不去,修不好,造成與自己連帶的眾生也跟著遭難受罪嗎?從那以後,下決心修去此心。到今天為止,對於夫妻之間的欲,已經看的很淡了。人在修煉中不怕有這個那個的執著,關鍵是要有勇氣修去它,不能明知有人心而不為,那樣只能使自己停滯不前,甚至後退!

這次江鬼竄到山東後,5月8號,我的孩子處於病業狀態,認為是一種干擾,就和妻子及孩子一起發正念清除干擾,幾天後,孩子逐漸恢復了正常狀態。5月12號晚上,孩子突然在睡夢中不停的發出痛苦的聲音,知道他又被邪惡干擾了。妻子叫我起來發正念,我沒有起來,卻馬上睡去了。睡去後,自己進入了一個陰、冷、暗的空間,地上結的都是很厚的冰,很多邪惡的生命在操控迫害人──包括我的孩子。我手握重劍誅殺邪惡生命,還有很多正神也在幫助除惡。清楚的記得最後一個邪惡生命被砍下頭後,手還在動,還要傷害孩子,又給了它一劍,徹底結束了它的生命。夢中那激烈的場面、大法弟子除惡的金剛無畏,非常的真真切切。醒來後,孩子不再叫了,一切恢復了正常。

我體悟到,就像師父在法中講的「一直到迫害最後邪惡都不會停止迫害,明天結束,今天那個邪惡還是照樣行惡。沒正完法之前的宇宙它就是那樣,它不會因為沒正法而自動變好,沒正法它怎麼能變好呢?那個毒藥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讓它毒了,它做不到。所以從這一點上看,我們對邪惡的勢力,包括常人那些迫害大法的惡人不要抱任何幻想。」哪怕到了正法結束的最後一刻,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情,我們也不能有一點點的放鬆,否則,邪惡馬上會干擾鑽空子。

最後再說說學習師父新經文《走出死關》的一點體悟。師父講:「我與大法弟子們都不會像常人一樣對待修煉中走錯路的學員。我當初在人類社會中傳法開始時就已經知道修煉中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狀態了。一個人走向神的修煉過程中,因為是人在修煉,不是神在修,那麼人在修煉過程中就一定會犯錯,就一定有過不好的關,當然也有犯大錯的。關鍵是認識到了能不能有決心去掉它。有決心走出來這才是修煉,這就是修煉。」我在修煉之前,也做過很多不好的事,比如打人,罵人,打人小報告,與別人鬧矛盾之類的。得法後,想起這些事情,一度覺得很自羞、自卑。心想:如果說修成了,讓其他的神看到我在做常人時做的這些事,多丟人哪!但隨著學法的深入,我改變了這種想法。大法可以把一切不正的正成最正的,師父正法就是要把一切不好的正成好的!有了這個認識,就能積極的想問題,處理一些事情了。修煉中我有錯,別人給我指出來,我會很樂意的接受,而不辯解;自己有了執著心,能主動把它暴露出來,直到修去。這樣,修煉的路會越走越順的。

一點淺陋的個人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