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信仰真善忍的大學教授們的遭遇(圖)


【明慧網2006年5月11日】在任何一個國家,大學教授都是一個受人尊敬的職業,然而在中共政權下,許多桃李滿天下,得到政府表彰和世人尊敬的教授們,卻只 因他們信仰「真、善、忍」而慘遭迫害。他們有的已被迫害致死,有的正在監獄和勞教所裏遭受著難以想像的人格侮辱和身體折磨。下面這24位高級知識份子的遭遇,只是當今中國現實浮出水面的一角冰山。知情民眾稱,教授們的遭遇尚且如此,其他法輪功學員的命運就可想而知。中國法律在江澤民「群體滅絕罪行」面前早已形同虛設,只是騙人的一個擺設而已。

** 因維護信仰被迫害致死的大學教授

東北農業大學副教授劉麗梅被迫害致死

據明慧網報導,41歲的東北農業大學副教授劉麗梅,碩士生導師,因為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1999年7月20日以後多次被抓,先後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和萬家醫院等處遭受酷刑、強迫野蠻灌食、藥物注射等迫害,身體受到嚴重摧殘,僅剩40來斤骨架。

2003年8月12日劉麗梅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劉麗梅死後,警察威脅家人不准跟別人說,並不許家人上前查看屍體。


東北農業大學副教授劉麗梅2003年8月12日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成都大學副教授張川生被成都大學與當地公安合伙虐殺

張川生,男,54歲,四川省成都大學副教授,2002年2月15日被成都市看守所警察活活打死。

張川生因身患多種疾病而走入法輪功修煉,煉功後迅速好轉,不久痊癒。身為大學教授的他,被《轉法輪》深深震撼,從此事事處處做到「真、善、忍」,受到同事、鄰居、親朋好友的一致稱讚和尊重。2002年農曆新年前,張川生在大年三十被成都駟馬橋派出所強行抓走,僅過了幾天張的家人接到派出所通知說張川生因心臟病突然死亡。

張川生的死相令人觸目驚心──臉青黑紫腫,臉邊嘴角血痕斑斑,脖子上有二指寬青紫色深度勒痕!張的家人問及原因,警察答曰:「他的手握成拳頭,我們是為了扳開他的手,不是故意打他、勒死他。」隨之,警察恐嚇張的家人說:誰敢說出張川生的死因,他全家人都別想活了。

哈爾濱市管理學院教授周景森被長林子勞教所迫害致死

哈爾濱市管理學院教授周景森,1935年6月出生,因修煉法輪功曾多次被非法關押。 2002年9月29日,哈爾濱南崗公安分局5、6個警察闖入家中進行抄家,將周景森教授和老伴及女兒全部抓走,沒經任何法律程序,非法判每人三年勞教。老 伴在拘留所病情加重三個月後保外就醫,女兒至今還關在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
哈爾濱市管理學院教授周景森周景森被非法關押前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周景森被非法關押前周景森被迫害至奄奄一息、骨瘦如柴

67 歲的周教授被關押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四大隊,受盡非人的酷刑折磨。獄警指使犯人施暴刑「轉化」,六根電棍同時通電。在勞教所期間,周景森渾身長滿疥瘡,身體瘦成了皮包骨,坐都坐不起來。後來勞教所怕擔責任,於2003年8月21日通知家人將周景森人接走。周景森回來後親友把他送入醫院,大夫檢查時發現整個 身體皮膚的顏色是深褐色。2003年9月2日,周景森含冤去世,眼睛和嘴一直沒閉上,骨灰也呈現黑褐色。

延邊大學醫學院老教授樸世浩被迫害致死

延邊大學醫學院的老教授樸世浩,60多歲,是位德高望重的好人,他很有才華,為國家培養了很多優秀人才,他的科研成果不僅獲獎而且擁有專利權。就是這樣一個好人、國家的優秀人才卻因為信仰「真、善、忍」,遭到了慘無人道的迫害,在延吉看守所他被折磨成骨瘦如柴,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身軀瘦小得如同一個孩童。樸教授於2002年8月21日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屍體被立即火化。


延邊大學醫學院老教授樸世浩被迫害致死

** 被勞教、判刑的70歲的老教授們

楊靖霞,女,70多歲,四川大學建築與環境學院的退休教授,於2003年5月9日在家遭到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四川簡陽市女子監獄。

楊靖霞教授德高望重,是國際上有一定知名度的世界環保專家,在學術上頗有建樹。她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曾出訪過很多國家。她的家鄉湖南省瀏陽縣還特別為她劃了一大塊地,作為她卓越的學術成就的獎勵。在四川大學任教的約四十年中,楊靖霞教授在兩個新專業和兩個新繫、新研究所的創建中起到了主力作用,為環境工程專業建立了碩士點並培養了十幾名碩士。就是這樣的一位老教授,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三年。

被關押期間,楊靖霞教授曾在雙手被銬狀態下連續四天四夜(102小時)不准睡覺。對一個在國際上還有一定知名度的70歲老教授,這種惡行都幹得出來的話,那麼,在強制的勞教所、秘密的「洗腦班」,對那些社會及文化地位都較低的群眾又有甚麼惡行幹不出來呢?

曾令文,女,今年71歲,退休前是吉林大學的一位受人尊敬的物理學教授,她的研究成果曾在國內外重要刊物上發表,是一位受到學生愛戴和同事們尊敬的老師。曾教授多年來修煉法輪功,使多種疾病不翼而飛。但99年7.20以後,她的生活被強行改變了,多次被綁架、關押,精神上,肉體上遭受了極大的傷害。本應安享退休後的平靜,但意想不到的是一次次的被迫害,更是在69歲高齡的情況下被非法判了2年勞教,關押在臭名昭著的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到期後曾令文因為一直沒有寫 「五書」,又被非法加刑,一共被非法關押了780天。回家以後,仍經常受到派出所和街道辦事處的騷擾。


曾令文

權稿錫,男,73歲,原北京大學生物系副教授。曾被非法拘留一個月,並於2002年1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關押在北京市團河勞教所。

優秀人才身陷冤獄

很多教授都是本單位的骨幹力量,獲得過多項表彰,修煉「真、善、忍」更讓他們修心向善,處處為別人著想。然而正是這樣的國家棟樑,如今卻身陷囚囹。

須寅,男,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須寅教授因其在本職工作中的優異表現,數次獲得清華大學先進工作者、優秀青年教師獎等榮譽,並因他在科研領域對科技進步做出的重大貢獻數次獲得北京市及國家級的學術獎勵,受到清華大學師生的廣泛讚譽和愛戴。2006年3月14日須寅教授被海澱公安分局從家中綁架,4月13日,被判勞教兩年,理由是在他的家中發現法輪功資料。僅僅因為認定在他家中有法輪功的宣傳品就剝奪其人身自由,剝奪其為社會、為科研領域做出貢獻,剝奪他為學生們「傳道、授業、解惑」的工作權利,實在是讓人不可思議!

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須寅得到的多項表彰

吳越平,男,50歲,吉林大學哲學社會學院教授,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導師。吳越平的論文多次在國內外刊物上發表,享有很高的學術聲譽,他所帶的研究生遍及海內外。2001年5月被非法判勞教2年,關押在朝陽溝勞教所,多次被勞教所的刑事犯(惡警指使的)暴打,發燒39度還強迫做重體力勞動。吳越平為抗議迫害曾三次絕食,被放回時身體已極度虛弱。

從勞教所出來後,學校不允許他上講台,只發基本工資,一切獎金及其它合法工資部份被剝奪。2005年初在學校教師職稱評聘中,將他降格聘為副教授,在全校公示。2005年10月24日公布的教師職稱評聘結果,將他從教師職稱評聘名單中取消,只因他堅持修煉法輪功。

吳宜鳳,男,大學畢業時因品學兼優而同時被哈爾濱、福州、長春等三市錄用,後選擇了長春市吉林省建築工程學院任教,被綁架前是該院路橋系主任,副教授(院領導曾經讓他填報正教授,後因他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中止),是東北三省幾名優秀橋樑專家之一。2001年10月被抓進長春第二看守所,後被判刑九年。在非法關押期間,由於工程需要,2003年夏天長春市市長祝業精曾去過看守所,以「恢復工作、恢復一切待遇」為條件,想要勸說吳宜風放棄修煉法輪功,被吳宜風斷然拒絕。在吉林監獄被非法關押期間,吳宜風每日受到酷刑折磨,現被轉到四平市監獄關押。

沈應柏博士,43歲,男,林業大學教授,系主任,優秀青年學者,發表學術論文數量全校第一位。但因信仰法輪功多次被抓進看守所、洗腦班。2003年9月20日,他和其他4名法輪功學員被海澱區公安局看守所從家中綁架並全被抄家,綁架的理由就是因為他們修煉法輪功。後被判刑3年。

楊永萍,女,45歲,佳木斯大學化學藥學院副教授,曾被評為大學「雙十佳」優秀教師。2002年1月,楊永萍老師在擔任對高中老師的培訓教學時,因談及人類的未知領域和對生命的探索,幷證實法輪大法的科學性,而被舉報,並被非法判刑三年。

張優稿,男,64歲,重慶大學高級工程師、教授、光電學科學家、三峽工程某項目科研組組長、曾多次被評為「先進工作者」等稱號,因進京請願被重慶市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折磨數月,又被綁架到重慶西山坪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勞教期間受盡殘酷迫害,期滿後又被無故延期半年。釋放後,由校領導在當地「610」辦的指示命令下,送往當地政府辦的「洗腦班」進行新的迫害。

全家遭受迫害的大學教授

張興武,男,原濟南市教育學院副教授,妻子劉品傑,濟南市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工人,兩人均已六十多歲。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99年 7.20以後,被刑事拘留,釋放後仍然被長期監視。2000年他們為了擺脫騷擾離家出走,2001年1月1日,在北京被拘留,他們不說姓名和地址抗議無理關押。4月份被山東的警察認出,遣返濟南,強行送進轉化班。後兩人都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被非法判處三年勞教。張興武教授被關在濟南劉長山勞教所,因拒絕轉化,一直處於嚴管狀態。妻子劉品傑被監禁在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因拒絕轉化一年中被加刑兩次,在每天強迫洗腦的同時,還要經常勞動十幾個小時。


濟南市教育學院副教授張興武、劉品傑夫婦

汪海波,四川大學數學學院副教授,妻子房慧是四川大學外語學院講師,兩人均40歲左右。夫妻倆因向群眾講清法輪功的真相,分別被非法判三年半和三年勞教,幷被開除公職。汪海波現仍被關押在四川沐川縣五馬坪監獄中遭受迫害。

張文革,男,38歲,北京林業大學副教授,優秀青年學者,科研骨幹,中科院博士畢業。由於為法輪功上訪,2000年4月被判勞教一年。在2003年9月20日,他被海澱區公安局綁架和抄家,同時被綁架的還有他的妻子譚芳。譚芳畢業於中國政法大學,外企職員。後張文革被判刑三年,譚芳被判勞教兩年半。

周青龍,河北石家莊市軍械工程學院教授。2000年10月,因給該院領導寫信講清法輪功真相,被非法抓捕、關押。2001年2月22日,軍械學院召開全院教職員工參加的所謂揭批、教育大會,幾名頭戴鋼盔、手持衝鋒槍的軍警,將清瘦文弱的周青龍教授劫持進會場,宣布非法勞教兩年。周青龍教授被劫持往石家莊勞教所一大隊,後又被當作重要人物劫持到臭名昭著的高陽勞教所迫害。

周教授唯一的兒子也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在山西至今。周教授白髮蒼蒼的妻子,受不法人員騷擾抓捕等驚嚇患病,生活不能自理,常常一人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無人照管。本來幸福美滿的一家人只因堅持信仰做好人而遭此橫禍。

不放棄信仰的教授們被強行注射藥物

吳曉華,女,47歲,安徽省合肥市安徽建工學院環境藝術系副教授,因維護自己的信仰被多次關入勞教所和精神病院,受到各種侮辱、折磨。她經歷了強制洗腦、打罵、戴鐐、灌食、關小號、用擦廁所的抹布及帶污血的衛生巾堵嘴、強迫服用精神病治療藥物、綁在床上電擊等許多毫無人性的殘酷折磨。吳曉華在精神病院被強迫打針、吃藥、通電、電擊,吃藥打針後,出現昏睡,意識麻木,頭昏、劇烈嘔吐,聽力、視力明顯下降,有時一天昏倒三、四次。

2003年4月下旬,吳曉華被非法勞教期滿,由於她堅持不放棄信仰,又被非法延期兩個月。吳曉華絕食抗議,獄警指使勞教人員殘酷灌食,生生撬掉四顆牙。長期非人的迫害使她頭髮幾乎全白,身體極度虛弱。


安徽建築工業學院副教授,優秀教師吳曉華

朱航,女,大連理工大學人文社科系副教授。1999年8月30日,朱航因為在公園裏煉法輪功而遭抓捕並關押在位於南關嶺的大連姚家看守所。她的手腳被用鐵鏈子拴 在一個高20英尺,15英尺寬的沉重的鋼架上(一種「地牢」刑具)。在她7天的絕食後,看守所命令獄警對她執行強行灌食,這造成她口腔嚴重受傷。獄警插入一個管子給她強行灌流食,這種方式使她失去知覺並被送去第二人民醫院搶救。後來,不法政府官員把她關進精神病院以掩蓋她在看守所的經歷。在大連精神病醫院,她被迫接受麻醉治療,被強行吃麻醉神經的藥。如今生活已不能自理。

李惠雲博士,女,40歲,河北科技大學副教授。2004年2月24 日,李惠雲夫婦被單位和當地610綁架去「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在洗腦班裏受盡非人的折磨。李惠雲經常被兩隻胳膊背後捆在椅子上,兩個男幫教輪番 毆打。有一次一巴掌下去打的一側下頜脫位,他們一看臉歪向一側又狠狠的打了另一側。李惠雲在洗腦班被折磨了五個多月後,因仍不放棄信仰,於2004年8月10日被勞教二年,送進石家莊勞教所五大隊。進五大隊後她義正辭嚴的維護法輪功,被獄警冠以精神分裂症的帽子,送進精神病院長達2個月迫害,超大劑量的鎮靜和抑制藥,使她全身無力,經常暈厥過去。

即使如此,勞教所依然脅迫醫院大夫,不允許家人探視。李惠雲70歲的老母親,為了能夠見上被治療中的女兒一面,到勞教所苦苦哀求甚至下跪,才得以在兩名便衣警察的監視下與女兒見了一面。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