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修煉後續寫的人生


【明慧網2006年5月11日】我是一名教育工作者,從事教師這一職業已二十年之久。前段時間,一位同事的嬸嬸,因患有類風濕撇下一家老小驟然早逝。當我聽到這個不幸時,淚水悄然溢出。因為我也曾經是類風濕患者,並且相當嚴重。今天,我還能健康的活在世上,幸虧我修煉法輪大法,是偉大的恩師救了我的命,是修煉大法連續寫了我的人生。

我作為大法修煉的一員,親身感受了大法賜予我的幸福和美好,有責任將師尊的慈悲和大法的神奇寫出來,告訴給善良的人們。

一九九三年,本來身患多種疾病的我,又突然癱瘓在床上不能動了,全身所有的大小關節都出現了病變。不久,指關節、膝關節也隨之變形,手連梳子也不能拿了,只好剪掉了紮著的辮子。後經多方醫治,才知道是患上了嚴重的類風濕,可怎麼治也沒有治好,只能靠藥物維持著,才能勉強活動。這對於本來就患有胃病、頸椎骨質增生、低血壓、心臟病、高度失眠以及嚴重的婦科病的我,無疑又是雪上加霜。從此,我度日如年,苦苦的在病痛與死亡的邊緣上掙扎著……

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是我永生難忘的日子。這一天,我有幸聞到了萬古難逢的大法。那天晚上,我因事去找過去的一位同事,這位同事正在燈下看《轉法輪》一書。她興奮的給我談起這本書多好多好,並讓我也學。我半信半疑的接過書一看:上面淨些神啊、佛啊的。當時的我由於受共產惡黨無神論的毒害很深,覺的這些都是迷信。同事又解釋道:這不是迷信,這才是真正的科學。我們原本都是高層次上的,後來因為做了壞事就掉到人這兒來了,只有修大法才能回去。接著同事又讓我看《轉法輪》上的論語。看完後,我頓時豁然開朗,並答應第二天跟她去另一位學員家看師父的濟南講法錄像。

回到家裏,我興奮不已,念念不忘大法,直到很晚才睡著。朦朧中,我好像坐在火車裏,快速的行駛著,在急切的去尋找師父,一直找了一夜。

第二天下午,我便幸福的走進大法修煉之門,從此,走上了師父精心為我安排的修煉道路,成了一名神聖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師父在濟南講法的錄像才看了七、八兩講,動作還沒學會,師父就把大法的神奇展現給我:得法才兩天,師父便給我打開了天目,讓我看到了光燄無際的佛。事後才知道那是師父的用心良苦--破我心中認為神佛都是迷信的迷。後來,師父為增強我的煉功信心,又讓我看到了許許多多常人想看也看不到的神奇現象。

大法的神奇之處不盡於此,更為神奇的莫過於祛病健身的功效。煉功不長時間,十幾種病全都不翼而飛。過去連飯碗也端不起的我,煉功後甚麼也能幹了,走起路來總覺的飄,有一種馬上就要離地的感覺,體重也由原來的八十多斤增至一百多斤,從此,我體驗到沒有病的幸福。

在後來的學法中,我明白了許許多多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造成人生病或苦難的根本原因是因為「我們常人有各種不好的心,為了個人的利益,做了各種不好的事,會得到這種黑色的物質-業力。這和我們自己的心是有直接關係的,要想去掉這個不好的東西,首先得把你這顆心扭轉過來。」(《轉法輪》127頁)於是,我嚴格按照師父的話去做,時時處處做一個好人,一顆心一顆心的去,一關一關的過。

最大的關就是丈夫對我的不理解。在我修煉之前,他在家裏就說一不二,對我動手就打,張嘴就罵。我試圖將他治服,也曾經和他打過、罵過,到頭來只落的遍體鱗傷。煙頭燙,皮帶抽,暖瓶碰……家裏幾乎沒有我生存的空間,要不是為了孩子和孤苦的老母親,早就自尋短見了。得法後,我明白了:我與大法有緣,師父早就有序的安排了我的一生,讓我在疾病和虐待的雙重痛苦下活到得法的這一天。我所經歷的一切魔難都是在償還生生世世所欠下的業債。

修煉後,他對我的氣更是不打一處來。頭幾天去煉功點上學法煉功還願意。一段時間後,就開始干擾了。有一天,我們一家三口正吃中午飯,一位同事想買塊石英鐘,來我家問問我在哪裏買的學校裏的那塊。誰知同事剛走了他就不高興了,端起炒瓢一下子砸在我頭頂上,炒瓢一下子成了三瓣。當時,頭也沒疼,只是覺得頭頂發脹,有點充血似的感覺。幸虧有師父的保護,不然頭也得砸開瓢了。當時,我沒再說甚麼,又堅持吃完了飯,洗去頭上的鍋灰,來到了單位。從抽屜裏拿出了《轉法輪》,看著師父的照片,我又一次哭了。心裏一遍又一遍地問自己:我這是甚麼時候欠他的,甚麼地方沒做好……

在以後的日子裏,他為了阻止我修煉,又燒了我的《轉法輪》和師父的法像。由於那時學法不深,悟性差,長期處於家庭魔難之中。後來,讀了師父的《經文》,在同修的幫助下,我一遍又一遍的學習了《道法》這一篇。找到了這一關過不去是因為怕心導致的「人為的滋養了邪魔」(《道法》)。從打人到燒書、燒法像,這是妄想讓我放棄修煉。於是,我更加堅定的學法煉功,有一種任何人也阻擋不了的決心。邪魔一看也沒了辦法,再也不指示丈夫干擾我了。

修煉大法後,我不僅身體受益無窮,最大的收穫還是心性的提高,道德的昇華。修煉前,雖然從不與人發生爭執,處處總是吃虧,在兼任單位會計和現金出納時,雖然也沒私自花過公家一分錢,「可是架不住在常人這個大染缸中被污染」(《轉法輪》97頁),逢年過節單位總要發些福利,幾個負責的都另外多發一些,我自然也在其中。學法後,是尊敬的師父讓我走正了人生的每一步,再也不要這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了。

有一次,我和負責人出來買辦公用品,她順便要了一些生活用品,我以為她自己要的,可誰知道開單據時她和辦公用品開在一起了。出了商店門,她非要給我一份,我死活也不要,可她怎麼也不肯,讓來推去的。我一看沒辦法,就鄭重其事的告訴她:「××,現在我學了法輪功了,知道這種做法不對了,你願意要你自己要吧,我可不要,我保證也不去告訴別人,你硬強迫我要,等於害了我。」就這樣,她再也不強迫我要甚麼了。

以上是修煉中的一個小例子。在其它方面,我也是按照師父的諄諄教導去做,嚴格以法為師,提高心性:「事事對照,做到是修」(《洪吟》)。與鄰里相處,與同事交往,總是為別人著想,有活搶在先,有利躲一邊。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摔摔打打,一步一步的走在師父給我延長的生命之路上。

一九九九年七月,那個黑暗的夏天,我得法還不到一年半,在大法中,我立足還未穩。以江澤民為首的流氓集團,不顧其他領導人和十幾億人民的反對,強行迫害能使人心歸正、道德回升的法輪大法和修煉人。從此,我又隨師父踏上了艱難的正法修煉歷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