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被欺騙了的國人


【明慧網2006年5月10日】一件發生在我鄰居家裏的悲劇震醒了我,使我不得不從新審視「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假!

那是2005年深夏。我隔壁鄰人在北方打工的兒子出事了!在工地上,小伙子一個人住一個工棚。這天晚上他與朋友喝酒,不知是酒喝太多還是酒中有甚麼古怪,半夜是由朋友將其抬回工棚內睡覺的。也不知是他自己的煙頭引起工棚起火,還是另有原因,總之,當夜工棚突然失火而且火勢很大。一定是火燒得他太痛而使其醒來,他不顧一切的衝出了工棚大叫救命,最後倒在地上昏死過去。工地人員將他送進專科醫院,診斷燒傷面積32%。住院僅一個月零幾天,全部醫療費竟是50多萬!

其父、其妻匆忙趕到醫院。他們多麼想近距離看他一眼,或為其做點甚麼,然而一概被院方拒絕。在一個月的時間內他們只能徘徊在窗外。其間,他們求醫護人員網開一面,讓他們哪怕看他一眼。待醫護人員打開窗簾,他們看到的他身上一絲不掛,被用吊床吊在半空中。原來大面積燒傷病人必須在恆溫、無菌病房內,絕不允許非醫護人員進入,更不讓近距離接觸的。後來因傷者所在單位拒絕支付醫療費,病人被移至普通病房,後因細菌感染休克,沒多久人就走了。這是死者的父親講給我的事情的主要情節。

這不由得使我聯想起「天安門自焚事件」中的劉思影。當時女記者拿麥克風對著小思影的嘴,而且女記者還將自己的頭伸向劉思影近距離對話;而劉思影從頭到腳被繃帶裹的嚴嚴實實、緊緊的,只露出了她的嘴。

由此,我想到兩個問題:

一,女記者當時既沒穿消毒防護衣,也沒戴防護帽,那麼這採訪地一定不是醫院的無菌病房!

二,據當時收治「自焚者」醫院--積水潭醫院的主治醫師介紹:自焚者燒傷面積都達到40%。兩相比較,前面講的我家鄰人燒傷面積32%就被一絲不掛的用吊床吊在半空中,而劉思影燒傷面積達40%卻蓋得嚴嚴實實。在此我不想、也無需多談,同是燒傷病人,治療方法卻大相徑庭,甚至南轅北轍,這巨大差別後面反映出的真正含義是甚麼?我相信明眼人讀到此,從良知出發便不難得出正確的符合實際的結論。

「天安門自焚事件」,中國十多億人民和我一樣的被騙上當而渾然不知!我今天寫出來,就是想讓所有善良的國人看一看這個真相,比較比較,鑑別鑑別真假。不要永遠糊裏糊塗的被欺騙而對大法犯罪;不要使自己永遠處在被惡黨蓄意製造出的騙局中還以感恩戴德之心說騙子是「咱們的大救星」。這不是十分的冤大頭嗎?!

我們的師尊李洪志先生早就告訴所有的大法弟子「自殺是有罪的」,真正的修煉者都會自覺的按照師尊的法理去做的,否則能算是師尊的弟子嗎?

我多麼希望大陸各「610」的人和所有公安幹警都能心平氣和的看一看、想一想,不要被騙而又不知被騙;針對法輪功學員幹了最大的壞事卻又不知是在幹最大的壞事,這是最可悲的!不要再為惡黨去犯罪了,神佛都在看著呢,給自己留下一條後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