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白宮南草坪事件談幾個「區別對待」


【明慧網2006年5月1日】白宮南草坪喊話事件發生之後,我想到幾個我們應該區別對待的問題,提出來供大家(尤其是海外弟子)參考。

區別對待中共邪黨的幾個主要官員

任何一個生命,都是在正法當中擺放自己未來的位置,絕不會因為他有特殊的頭銜而可以有資格與大法討價還價。大法和大法弟子是慈悲的,無論是呼籲也好,講真相也好,都是在竭力挽救每一個生命,而不是對任何人有甚麼依賴。然而,在去掉對有特殊地位的人的依賴心理的同時,我們也要注意對他們同樣要保有對每一個生命都應有的慈悲之心。

邪黨迫害法輪功,註定了它滅亡的下場,但其中的個體黨員,包括主要官員,對於大法的態度的不同也決定著他們未來的不同:有的官員在尋求給大法平反,有的希望看到大法平反,有的則極力阻撓。雖然任何常人都不配給大法平反,但這裏面體現了對大法的不同態度,那麼我們大法弟子對於他們也是應該區別對待。同修們都知道重大問題看明慧網,但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明慧網一直是直指迫害的元凶「江、羅、劉、周」等人,而沒有直接針對其他的官員。這次中共黨魁訪美,大法弟子打出的主要橫幅是:

-法辦江、羅、劉、周
-嚴懲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及兇手
-徹底清查全國勞教所、監獄對法輪功的迫害

從這裏也可以看得出來大法弟子整體要傳達一個甚麼樣的訊息。

區別對待明慧和大法弟子辦的其它媒體

雖然大家都知道師父明示的「明慧」的作用,但我感覺海外同修似乎越來越不重視「明慧」了,對於「明慧」和大法弟子辦的其它新聞媒體所起的不同作用也分的不是太清。其實,不同的網站、媒體面向的人群不同,說話的角度不同,但同樣都是為了最大程度的救度眾生,完全沒有誰重要、誰次要的分別,就如同我們不會去討論是陸軍重要還是空軍重要。但是,我們需要清楚他們各自的作用。

明慧網的內容以揭露迫害、報導大法弟子反迫害和洪傳大法、以及促進弟子交流切磋為主,明慧網反映了大法弟子主體對事物的態度,也就是說,當我們以大法弟子身份出去做事情的時候,我們要參考明慧網長期所反映的態度。

我們辦的其它媒體是常人形式的媒體,也同樣起著救度眾生的巨大作用,起著明慧和其它形式起不到的作用。既然是常人形式的媒體,就必須講常人感興趣的話題。常人關心各種政治問題,我們的媒體也要講這些問題,並就著常人的執著,去影響他、救度他,但作為常人媒體持有的立場和觀點,並不一定是作為大法弟子修煉團體主流應該持有的立場和觀點,更何況,常人新聞媒體上常常需要刊載其他常人的各種觀點,更是需要我們明辨的。

比如說,對於為法輪功呼籲的大陸維權律師,我們的社會媒體上給他們關注和聲援,側重的是支持和鼓勵世人反對這場迫害,但明慧網則很低調,側重的是「你們幫助做一些事情是行的,但是你們要清楚:這事的出現是協助你們來的,而修煉與救度眾生才是你們最重要的。」(《洛杉磯市講法》)對於大法弟子寫的一些揭露迫害的文學作品,我們辦的常人網站上可以連載,卻不見明慧網上刊登,那是因為「這本書對揭露邪惡對學員的迫害、救度世人能夠起到一定的作用,可以在常人社會中發行,也可以在常人中大力推廣,對外的個別網站可以連載。但是,為了避免在學員中造成干擾,不要在學員中宣揚。」(《師父在海外電話會議上的講法》)

同樣的,我們的常人媒體上可以有對中共政權及官員的各種褒貶評論,但是,當我們以純法輪功學員個人或團體的身份表達觀點時,則不應該把作為媒體可以說的觀點當作法輪功本身需要傳遞的訊息。

區別對待作為大法弟子的一面和作為社會一員的一面

在證實法、揭露迫害、救度世人中,我們大部份時候是以大法弟子的身份直接去做,但也有很多時候為了更方便、有效的達到目地,我們會以第三者個人或組織的身份去做。不同身份,所表達的觀點和採取的方式就應該有所不同,甚至心態要有所不同。久而久之,在這一點上我們容易淡忘,需要互相提醒。

當利用白宮南草坪事件去跟人講迫害真相時,作為法輪功學員,我們會承認同修當時的舉動或許欠妥,然後讓人們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到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上。而作為第三者寫文章或與人談論時,我們完全可以像其他常人一樣把同修比作民權運動中Rosa Parks那樣的英雄,目地是樹立常人社會中的正氣,把人們引向反迫害、支持大法。但是不能因為把同修樹為常人中的英雄,我們就真的在心裏把她當成英雄,或是在大法弟子群體當中樹為英雄。

我感覺我們這個時期的修煉有兩條主線:一是修煉,一是救度世人,並行在一起。修煉不忘救度世人,救度世人不忘修煉。當我們清醒的想著這兩點時,無論我們做甚麼、以甚麼身份做,都會運用自如,而不會有心態和身份上的混淆。

一些體悟,供同修們參考,不當之處請指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