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人啊,你在哪裏?(上)


【明慧網2006年4月5日】

本文內容:

前言
一、他們一去就再沒回來過
二、迫害中他們下落不明
三、秘密轉移和死亡集中營
四、我在海的這一邊呼喚你
五、救救失蹤的孩子
結束語

前言

「丈夫是法輪功學員。自他修煉後處處按真善忍原則要求自己,他沒像別人那樣沉迷於酒桌、牌局,陷入複雜的人際交往,他總是誠心待人,勤懇工作,淡泊處事。那時女兒小,沒人幫我們照料孩子,他就又管採購,做家務,還帶孩子。他孝敬父母,對我體貼入微。我的朋友和同事都羨慕我有個‘模範丈夫’,母親也常說:‘這樣的年輕人不多了,我們真有福呀!’有個真愛我的丈夫,有個溫馨的家,我覺得自己就是世界上那個最幸福的人。

1999年7月,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我們的幸福生活也被打碎了。電視、報紙到處是攻擊法輪功的言詞,說他們自殺,殺人,不顧家……。我知道這些都不是真的,那些像我丈夫一樣的法輪功修煉人都是善良、正直、無私的人,這樣的好人被誣陷迫害,難道世上就無公理、正義了嗎?丈夫跟我說:‘受人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法輪功給我們帶來和諧幸福的生活,現在他受到不公正對待,作為一個受益者連說句公道話的勇氣都沒有嗎?’為此,好多學員都踏上了進京上訪之路,後來許多人不是失去音信,就是被抓、被打、被關進監獄,可他們依然前仆後繼。

2001年新年的第一天,天剛濛濛亮,丈夫就起床了,怕吵醒我和孩子他沒開燈,動作很輕。我早醒了,但一直不敢睜眼,我怕控制不了自己。我強忍著淚水,輕輕閉著眼睛,感到丈夫的目光溫柔地凝望著我和孩子,最後他在孩子的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就離開了……。」

這是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團以「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的政策,驅使整部國家機器,對數以千萬計的修心向善的法輪功群眾進行滅絕迫害以來,在中國大地上時時發生的故事中的一個開頭。就因為堅持真善忍信仰,去向政府和人民說句真話,等待法輪功學員的是鐵窗和慘絕人寰的酷刑;是他們的親屬千里迢迢來到了高牆外苦苦哀求,卻不能和生死未卜、不通音訊的親人見上哪怕是一面;是長時間後的某一天,法輪功學員傷痕累累的屍體呈現在親人的眼前,抑或是連親人遺體最後一面也見不上,得到的僅是被秘密火化後的冰冷的骨灰盒;是一去無返,杳無音訊,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帶給親人們的刻骨銘心的煎熬和望眼欲穿的思念……。

2006年3月以來,中共蘇家屯秘密死亡集中營魔鬼暴行被披露,全世界為之震驚。從2001年至今,該集中營中關押了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大部份人已被活體挖取心臟、腎臟、眼角膜及皮膚牟利後,被扔進營內的焚屍爐毀屍滅跡!而蘇家屯集中營僅是全國數十個類似集中營之一。「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調查結果證實,至少在北京、天津、上海、湖南、山東、遼寧及廣東等地都發生並正在進行活體摘除、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滅絕人性的暴行。這驚天消息帶給失蹤法輪功學員的親友們無盡的心靈折磨,也牽動著普天下善良人的心。

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冷酷殘暴、滅絕人性,受難者及其家屬承受的苦難遠遠超越人的想像。本文所披露的僅僅是法輪功學員捨生忘死突破信息封鎖揭露出的部份失蹤案例的冰山一角,在中共的血腥高壓封鎖和謊言欺騙掩蓋下,不知還有多少罪惡仍被掩蓋和隱藏。

一、他們一去就再沒回來過

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本著善心,依法進京上訪、到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告訴政府和民眾法輪功是好的,希望能夠制止迫害,歸還人民應有的自由修煉的權利。但所有上訪渠道都被堵死,信訪局和天安門廣場成了抓捕法輪功學員的場所,上訪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毒打甚至被折磨致死,很多人一去不返,杳無音訊。由於江氏集團大搞株連的連坐政策,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不願牽連本地區及單位領導、片警及親友而拒絕說出姓名、家庭住址,也許我們永遠也無法精確統計究竟有多少法輪功學員來過北京請願上訪,又有多少人因此而被迫害死亡。

* 「L25」之死

2000年11月26日晚,河北遷安市看守所關進14名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他們來自全國各地,因不願牽連他人而拒說姓名住址,被押解於此。遷安公安為逼他們放棄真善忍的信仰和說出姓名,對他們進行了非人的摧殘。惡警把這14位法輪功學員按跪在地上,將緊捆的雙手反吊在脖子上,揪著他們頭髮,用皮帶、鞋底劈頭蓋臉地抽打他們,鮮血不斷從他們頭上、臉上流出……

「L25」,是位年輕法輪功女學員的代號。與L25同監室的人說,她被送進看守所時,穿著西服革履,待人謙和友善,連監室裏最壞的犯人都願與她交往。每頓午飯就一個巴掌大的玉米團兒,她都掰下一塊勻給別人吃;當有犯人管她要衣物時,她都欣然奉送。

2001年元月初的一個上午,惡警為逼L25放棄修煉和說出姓名,用打火機燒焦了她的鼻子;揪著她頭髮往牆上撞,頭髮被大片大片地揪下來;她的眼睫毛也被拔掉,雙腳被惡警穿著皮鞋碾壓,趾甲被碾掉了,雙腳成了兩個血肉模糊的肉團…… 就這樣,她始終堅持說:「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犯罪。」惡警折磨了她14個小時,才把血肉模糊、慘不忍睹的L25抬回監室。她至死也沒說出自己的姓名和住址,可「L25」卻印在了所有人的心裏……

* 吉林江北林場的王子林失蹤了六年

44歲的王子林,原是吉林江北林場工人。他為人厚道,少言寡語,體貼妻子、疼愛女兒。迫害開始後,看到政府造謠、詆毀法輪功,王子林非常痛苦,出於良心和善念,他決定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2000年11月19日離家時,怕妻子擔心,他把家門鑰匙留在米袋子瓢裏,未給妻子留下隻言片語就獨自上路了,從此以後再無音訊。

以後的六年多裏,親人們多方尋找,妻子的哥哥曾兩次去北京送禮找主管外地法輪功的有關部門查找下落,也無任何音信。據曾與他關在一起的一位法輪功學員說,王子林在京期間曾被關押在北京宣武區看守所,當時王子林說:「我死也不報姓名」。他被提審過二次,第二次就再沒回來,從此再也沒人聽到其任何消息。

* 「不報姓名,就把你們送集中營」

2000年的最後兩天,紫帆第三次去北京時,在天安門廣場被抓捕。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她被毒打後戴上手銬,裝入一輛輛滿載的大巴士送到河北的監獄,紫帆被送入三河市看守所。以下是她在那裏的見聞:

「這裏已關了100多位四川來的法輪功學員,他們衣服單薄,有的還背著簍子,生活很困難,但都非常堅定。不管警察怎麼用電棍毒打他們,就是閉口不說從哪來。後來又陸陸續續的進來一批又一批。警察及四川駐京辦事處的人員說:‘在東北和新疆都有關你們的集中營,不報姓名,就把你們送進去,再別想出來,誰也不知道你們在哪。’一輛又一輛的大巴士拉著不報姓名的大法弟子開走了。這裏每天都有幾百個大法弟子被送進來,後來又被拉走」。

一位化名曉雲的法輪功學員2006年3月18日投書明慧網說:「2001年元旦,我們在天安門廣場被抓進派出所。惡警用盡辦法也沒有問出我們的名字。凌晨3點多,突然緊急集合,惡警詭言怪語地說:送你們去馬三家,還不轉化,就送另一個地方。全部學員被裝進大客車急駛而去。

那天大雪封路,大客車開了快一天,晚上6點在一個地方停下。當時往客車前後望去,都是一輛輛同樣的客車,看不到邊。從警察閒聊中聽出,總共約有60輛大客車,每輛車上都有40多位學員。到目的地後,兩方警察舉行了一個非常陰森、正規的交接儀式。從那以後,很多學員就沒了消息。」

* 蘭州大法弟子於桂萍2000年赴京上訪失蹤

甘肅蘭州大法弟子於桂萍,1946年12月26日出生,大學文化,原就職於甘肅省教育科學研究所。於桂萍修煉前,患胃癌作過手術,體質極差,常年臥床無法上班,苦不堪言。98年喜得大法後,於桂萍身體很快康復,不但生活自理,恢復了工作,還能承擔家務。她身體健康,心情舒暢,家中又恢復了歡樂、溫馨。一次於桂萍參加單位組織的旅遊,旅途中她幫這位提包,幫那位拿物,同事們見她勁頭十足,精力充沛的樣子,無不稱讚大法神奇。


於桂萍

1999年7月20日後,大法和師父受到無端誹謗、誣陷,於桂萍跟丈夫說:「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又讓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我得到大法這麼多好處,怎能苟且偷生呢?我要用親身經歷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2000年1月25日,她隻身赴京上訪,至今未歸,一直音訊全無。於桂萍的丈夫和家人找遍了北京的監獄和看守所,也沒得到任何消息。

* 部份進京上訪失蹤案例

孫標,約五十歲,原湖北黃岡自來水廠二廠職工。修煉前因上班常在水下工作,孫標患有嚴重血吸蟲等多種疾病,幾乎走到生命的盡頭,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很快全身疾病就一掃而光。他嚴格用法輪功的法理要求自己,處處替別人著想,樂於助人,在同事、親友和鄰居中有口皆碑。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孫標於1999年10月去北京上訪,一去未歸,杳無音信。其妻還被當地派出所勒索3000元,說是派人進京找人。

王杏君,河北深州市兵曹鄉邰甫村人,現年55歲。王杏君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都得到巨大改善。迫害法輪功以後,王杏君對女兒說:「電視上說的那些都和真正的法輪功對不上號呀!我一個憑雙手吃飯的農民,想祛病健身,信仰‘真善忍’,做個好人也錯了嗎?」為了說句真心話,他於1999年12月8日去北京反映情況,從那以後再無消息,生死不明……

張翠榮,70歲,山西柴油機廠職工家屬。2000年12月12日晚她和同修去北京上訪,13日在天安門被捕,她在天安門分局登記的姓名是張真,地址是長春市二道河子。同去的同修與她在天安門分局分手後就再不知她的去向。其子曾多次去北京的十八個公安分局尋人,在天津電視台登尋人啟事,未果;去原籍長春二道河子、黑嘴子勞教所找人遭拒絕,警察蠻橫地說:「千把人呢,怎麼給你找。」


張翠榮離家時的最後一張近照

付貴武,家住遼寧大連金州區二十里堡鎮後半拉村,畢業於四川成都理工大學,在遼寧鞍山市環保部門工作。於99年7月法輪功被迫害初期失蹤,下落不明。付貴武修煉後,為人友善,從不與人爭鬥。其母稱:我敢保證,我兒子絕對是好人。付貴武是家中獨子,老父母每天無時無刻不掛念自己的愛子,談起他時便淚水長流。

二、迫害中他們下落不明

* 重大女研究生遭警察強姦後失蹤

28歲的魏星豔是重慶大學高壓輸變電專業三年級碩士研究生,因講法輪功真相於2003年5月11日被非法抓捕。5月13日晚,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警察叫來兩個女犯強行扒光了她的衣服,然後警察把魏星豔按在地上,當著兩個女犯的面強姦了她。魏星豔正告惡警:「我記住了你的警號,你逃不了罪責。」從那以後,魏星豔絕食抗議迫害,被摧殘灌食插傷氣管和食管,不能講話。

強暴惡行在國際社會曝光後,沙區公安分局不但不查處犯罪警察,反而抓捕報案人,綁架了數十名法輪功學員。重慶610和公安伙同重慶大學,極力掩蓋事實真相,不承認有魏星豔這個學生,不承認有高壓輸變電專業;與魏星豔同宿舍和同住一樓的女生也突然不知了去向;所有知情警察全部被調離崗位;凡談論魏星豔事件的人都成了610警察抓捕的對像。魏星豔本人至今下落不明。

* 山東昌樂縣夏愛香被綁架後失蹤

山東濰坊昌樂縣五圖鎮邱家河村42歲的夏愛香,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此前,她身患多種疾病,修煉功後身體百病全無,婆媳和睦,夫妻恩愛,闔家幸福美滿,她常說這條命都是李老師給的。2001年農曆6月27日晚,在方山山會期間,因向鄉親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綁架後送往五圖鎮派出所,從此再無音信。此前,五圖鎮的不法之徒曾多次對她施行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


夏愛香

夏愛香失蹤以後,家人四處尋找。據火葬場職工透露,在2001年農曆6月27日以後的幾天裏,曾有公安送來一女屍,已秘密火化。目擊者說,那屍體被全身包裹,身邊沒有家屬,而是公安緊緊跟隨,感到奇怪,旁人小聲透露:是煉法輪功的。

*  廣州白雲區戒毒所的黑幕

一名2001年曾被關在廣州白雲區戒毒所的男士指證說,所裏的「醫生」經常指使毒癮發作的吸毒者毒打被關押的外地法輪功學員,並要求注意保持其器官完好。他親眼看見幾個吸毒者毆打一法輪功學員,「醫生」在旁「指導」說:「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的。」和他關在一起的幾位操北方口音的法輪功青壯男子,被拉出去後就再沒回來。他說,他們的家不在廣州,即使失蹤了,也沒家屬來查。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