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4.25」七週年鐘桂春談迫害成因(三)


當年的鐘桂春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接前文)

記者:能否借此機會談談您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的印象?

鐘桂春:我感到,一個是師父給我的印象,最深的印象,師父非常的慈悲和莊嚴,給我的印象是這樣。再一個印象就是,感到師父非常非常的正。比如說師父吧,我和別的氣功師接觸的時候呢,那些氣功師都要求我幫忙啊,要求我做這個做那個的,我也很熱心的幫他們。但是我們這個師父呢,我接觸了我們法輪功師父以後呢,師父從來不要求我們去做甚麼,都是我們,所有的從一開始一直到最後都是我們發內心的去做的,沒有說哪件事情是師父指定讓我們做的,或師父提出來的,沒有。

即使那樣,每天出去,因為我在公安有個方便嘛,開著車方便。師父當時到北京傳法有些不便,我就儘量給師父提供些方便,比如說接師父啊,送師父啊,出去辦些個事情啊,就是用車載著師父出去。這樣的話呢,師父每次一看到我總是說:小鐘啊,你能行嗎?能不能行啊?每次師父都是這樣說:「行啊?那單位裏頭能行嗎?」我看到師父很慈悲,事事都想到了弟子、想到了徒弟,但是每次我都說,能行。師父就笑了。就是這樣的。他是考慮[學員]家裏怎樣啊,愛人怎麼樣啊、會不會不高興啊、單位領導會不會不高興啊,雖然都是小事情,但是師父從一點一滴都是為學員考慮,不是考慮師父自己方便不方便。所以師父越是這樣,我們越是發自內心儘量的提供我們的方便,去幫助師父,跟著師父去完成傳法。

還有哪就是,師父很不麻煩他的弟子。每次師父從長春來北京,來到北京的時候師父自己就坐汽車,坐公共汽車到了北京,到了北京以後他才告訴我們,目的就是怕我們到車站去接他,怕給我們添麻煩。走的時候,師父就更不告訴我們,我們也都知道師父怕我們買東西,怕給師父買東西,怕給師父買車票,怕去送師父,實際師父怕給他的弟子添麻煩,師父每次都是這樣的。那麼我們知道了,有時候就去車站接一接,那我們不知道的時候是多的,師父總是這樣。那麼在生活上呢,師父也總是關心我們,當然師父也沒有錢嘛,我們掙的工資也不高,在當時來說。那麼跟師父一起出去,比如說到戒台寺啊,到哪個寺廟去啊去,回來的路上,在路邊的小飯館吃個炒餅,吃個麵條,大家在一起,吃的都是很簡單的,師父也跟著我們一起吃,但是每次師父從來不讓我們去掏錢,都是師父去買單,所以這些小事這些生活上的這些事情師父做的都是讓我們很感動。

再一個師父處處關心他的弟子,還有個小故事,我也想講一下。那是1994年師父在重慶傳法,我隨著師父到重慶傳法,還有一個老弟子叫李雪君嘛,那麼雪君就負責教功教動作,我呢,就是跟著師父,師父走哪就跟著,師父回來就跟著回來,現場啊維持維持秩序,照顧一下。那麼師父辦班辦了幾天以後,因為那時我們看到師父吃的都是方便麵,都是晚上辦班嘛,在去之前師父都是從來不吃飯的,都是辦班結束回來師父泡一包方便麵,師父都是這樣的。自然我們吃的也是很簡單了,師父都是這樣的吃,那麼過了幾天之後。師父把雪君和我,把我們兩個人叫出來,叫到山底下一家餐館,有炒菜的一家餐廳。師父把雪君和我,我們兩個人叫到那家餐廳裏頭,找一張桌子坐下,師父就親自拿過菜單親自寫菜單,寫了四個菜左右吧,大概四個菜,我印象是四個菜。師父親自寫了菜單把菜要上了。端上來以後讓雪君我們兩個吃,師父不吃,師父就坐在旁邊看著,就像看著他的孩子一樣。這件事情我久久的不能忘記。

通過這些事情可以看到師父的偉大和慈悲,師父事事處處都在關心他的徒弟,當然這些事情是很多很多的,有些個我一時想不起來,師父關心徒弟的事情是很多了,也不僅僅是我們,對其他的同修、老學員都親身感受到師父無微不至的,師父的關心。現在想起來我們大家走入大法以後,大家都是一樣的,不管是老弟子、新弟子同樣,都是沐浴在佛光之下的,我們感到確實很幸福。

那麼從師父是這樣的。再一個,師父的大法,法輪功的功法,通過修煉,確實是很神奇的。

記者:您為煉法輪功被單位開除、失去人身自由,現在又背井離鄉到海外生活,您會不會覺得有些後悔?

鐘桂春:沒有。我對這些東西已經都看的很淡很淡了。我現在就是慶幸,我很高興我能夠成為大法弟子,成為師父的弟子,能夠修煉大法,越修越感到法輪大法真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

記者:您90年就開始學法輪功,在北京一定認識很多的朋友、功友、同修。您是不是知道他們現在的一些情況呢?

鐘桂春:是的,因為我是師父的老弟子嘛,就是在全國各地吧,一些老學員當中,他們都知道我,特別是在北京啊,他們也都知道我。那麼通過這場這個非法的鎮壓呢,情況有了很大的變化,那麼現在經過這麼幾年的正法,我想他們也都明白了這個法是甚麼了,這個大法是甚麼,共產黨是甚麼,共產黨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所以他們現在也都明白了,都正在明白,我想是這樣的。但是我想告訴他們的呢,那就是應該廣泛的去講清這個迫害的真相,向世人講清迫害的真相,他們在大陸上的,這個修煉環境、正法修煉的環境,確實是很重要的,那麼師父呢在海外講法也曾經講過就說大陸是[大法弟子的]主體,那麼希望這些個同修啊,在大陸的同修啊,發揮主體的作用,為結束這場迫害做出應該做的努力吧。

記者:好,鐘先生,謝謝您接受明慧記者的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