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4.25」七週年
鐘桂春談迫害成因(一)


當年的鐘桂春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記者報導)今天是「4.25」七週年紀念日。中共對法輪功的公開迫害已經持續了近七年。七年來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一直在齊心合力的講述法輪功真相、揭露和制止這場迫害,許多人、特別是西方人士聽到後,常問的一個問題是「為甚麼」,這裏我們來看看鐘桂春先生是如何看待這個問題的。

鐘桂春曾經是北京公安的一名政保科長,二級警督。1990年開始跟隨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學習法輪功。因為修煉和支持法輪功,於1993年年底和1994年年初被公安隊伍中的壞人恃權開除,成為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的第一人,也是在公安內部遭到迫害的第一位法輪功學員,「鐘桂春」因此而成為中國大陸、特別是北京各界許多人熟悉的一個名字。此後,鐘桂春轉到國家對外經貿部中央大型特大型企業工委所屬的中國化工進出口總公司任職,1999年7.20江羅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全面開始之後,又被中化公司黨委長期監視,失去人身自由,直到2003年在朋友的幫助下輾轉到新西蘭。在2006年「4.25」之際,明慧網和明慧廣播電台的記者在美國紐約對鐘先生進行了一次專訪。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中央信訪辦上訪,要求天津公安釋放當時因在天津上訪而被抓的數十名法輪功學員,要求允許出版法輪功書籍以及給廣大法輪功群眾一個合法寬鬆的煉功環境。此事後來被中共江(澤民)羅(幹)小集團歪曲成所謂的「圍攻」中南海(政府)事件,並一直作為1999年7月20日取締法輪功的主要藉口之一。

以下內容根據採訪錄音整理。

明慧記者:鐘先生,您好。能否講講您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學法輪功的?

鐘桂春:我呢,就是對氣功感興趣。最早是從78年吧,就開始練氣功,練別的氣功。那時候有氣功雜誌看看啊,突然呢對氣功啊、對修煉啊這些事情感興趣。感興趣就練。我接觸很多氣功。一直到89年吧,我對氣功已經就是不感興趣了,我認為這都是假的都是騙人的,沒有真東西了,沒有真功夫,所以我基本上對氣功放棄了,不再追求了,就去練一些武術吧,甚麼這個傳統的武術啊,我對這個還是感興趣的,就開始練這個了。那麼到90年的時候,有幸在北京拜見了我們的法輪大法的師父,從此得法,跟著師父進行修煉。

記者:具體的情況?

鐘桂春:90年就跟師父在北京進行修煉了,修煉法輪功了,一直到師父這個公開傳法吧。在北京辦班辦了十三期吧,跟著師父一邊修煉,一邊助師傳法,就是做這些事情。還有保護師父吧,本身我是警察嘛,公安嘛,我認為師父到北京人生地不熟的,當時氣功界也很複雜,師父的功法這麼好,我也知道有一些氣功師在背地裏罵師父,在打壞主意。

記者:公安系統把您開除公職,當時是甚麼情況呢?

鐘桂春:當時這個事情我很清楚,為甚麼公安要把我開除呢?我知道他們很早就已經注意上法輪功了,因為法輪功呢這個功法,在當時在北京在全國有兩千多種氣功,那麼法輪功呢在這些氣功裏面法輪功和他的師父──李洪志師父是最正的,最好的功法,是最正的功法。他的治病效果在全國、在所有的氣功裏面也都是最神奇的,那麼法輪功的師父也是最正的、最慈悲、最善良的,也是人所共知的。當時有很多的這個國家黨政軍一些個高級幹部、各階層的人士、知識份子,包括八大院校的大學生哪、各層各階層的人士都在修煉法輪功。當時是這麼個情況,但是公安政保系統它就注意上了法輪功。

記者:您說的這個當時是哪年到哪年之間的事情呢?

鐘桂春:是1993年,1993年和1994年。

記者:法輪功既然這麼好,治病效果那麼好,而且那麼多人從中央到地方大家都很願意去學呀、去受益,那為甚麼公安系統卻採取一種不友好的態度呢?

鐘桂春:這個呢,在當時在公安裏面呢,很多人也在學煉法輪功,他們也都知道這個法輪大法好,也都知道法輪功的師父很好,大法也好,但是公安政保系統由於它的工作呢這個特殊的地位,它的這個政保工作呢就是專門為邪黨、為政治服務的,為邪黨的政權服務,它就是邪黨的鷹犬,就是它的耳目。每時每刻它的工作的性質就是為這個惡黨服務的。那麼在當時為甚麼它要注意上法輪功呢?知道法輪功好為甚麼還要注意法輪功,這也是由於這個政保系統的一己私利吧,一己私利。他們認為法輪功可以被他們利用、被政治利用嘛。搞政保的人,我一說這個話,公安系統搞政保的人,包括安全系統的,他們都會知道甚麼叫作「政治利用」。

記者:您是說,這場迫害之所以發生,並不是中共中央對法輪功認識有多深多淺的問題,也不是因為法輪功本身的功效如何,而是從羅幹到公安政保都需要找一批人作為打擊對像,立了大案可以立功、升官發財,這些壞人和江澤民一拍即合。您想說的是這樣一個問題嗎?

鐘桂春:是這樣的,可以這樣理解,共產黨多年來他們就是為了自己。我剛才講到了一己私利。比如說有的殺人放火刑事案件他們可以不管,因為那個跟他們沒有關係,跟他升官發財都沒有關係。比如說政治案件,特別是政治案件,他們一旦定性以後,盯上了以後,那牽涉到他們的升遷問題。我說的一己私利,是指的政保執意要迫害法輪功的原因,就是說政保系統呢他要把法輪功抹黑,製造假的證據,上報中央,上報上級,然後就引起上面的注意。最後製造、經過抹黑、構陷,一系列的有組織的有陰謀的有計劃的,就是經過這個構陷、導演,最後把它形成他們所需要迫害的這個證據、藉口,然後達到他們迫害的目地,這樣通過迫害,他們討好上級,公安它就討好了比如說中央。

比如說迫害法輪功,他們就討好羅幹,羅幹呢又討好江澤民。那麼就在這場鎮壓迫害當中,羅幹由於迫害法輪功有功,他就進了這個中央政治局常委。公安政保系統由於迫害法輪功,他們的政保系統,本來政保處,全國的政保系統都被砍掉了,要合併到國家安全局,合併到安全系統。那麼經過鎮壓法輪功,他們構陷法輪功,不但政保部門沒有被撤銷,而且他們的這個組織、裝備、人員、經費還加大了,穩固了它的地位。從這個政保和這個610合併改成了現在的國保,它的架子從原來的股變成科、副科變成正科,完了副處變成正處,就是它的架子還大了,裝備、經費、人員都改善了,而且保住了政保在公安的地位。它就是要達到這樣一個目地。

江澤民就是妒忌,看到我們法輪功師父這樣的師父,他就妒忌的不行。江澤民就是小心眼,就是妒忌。完了以後呢,就是怕法輪功的人多,上億人煉法輪功。

所以這個理由呢聽起來很可笑,但是確實是很卑鄙,這確實都是事實。

記者:當年有甚麼直接的文件呢?或者是有傳達、布置過這個方面的任務?

鐘桂春:當時沒有文件,一開始的時候沒有文件,因為我為甚麼知道呢,我們單位是從事這方面工作的,業務範圍就是對民族、宗教人士、異議人士、民主黨派人士、還有這個民運的人士,還有這個氣功、社會團體的人士,進行監視呀、偵查呀、調查呀,就是做這些工作,都是我們的工作範圍。那麼氣功就是我們單位的工作範圍之一。

(待續)